第60章.心意

小说:女相成长手册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琳琅没有猫 字数:1839

禾正无头绪之时,一股无比熟悉感觉涌大脑。

在偷窥她!

冷彻骨寒意席卷身体,她惶然张望。

“怎么?”宁熠眼神示意手下察看发生何事,双手轻轻覆肩头。

她没有把奇怪感觉告诉他,低道:“没什么。”

要把所有事都憋在里,会很累。”他说道。

禾知道他是为自己好。

可是,有些话本就该与旁说。

阙城

阴暗潮湿牢房中,透过铁窗照进丝丝光亮,映出一个饱受折磨黑衣女来。

“她还是肯招吗?”耐烦音。

看守说道:“三天,一个字都说。”

“呵,们都出去。”男音有些阴沉。

看守陆续退出牢房,只剩余黑衣女被锁在墙

“星儿小姐,好久见啊。”一个儒雅俊秀进来,见她奄奄一息模样,勾唇一笑道,“想到星儿小姐也有这般狼狈时候。”

星儿抬起头,眼神冰冷,“滚。”

“星儿小姐这是讨厌吗?可惜呀,星儿小姐已经没武功,手脚筋也断,从今往后就是个废。除这里,再也无处可去呢。”周行挑起她下巴,“落到手里,感觉如何?”

“紫阳君一条走狗,神气什么。”星儿毫畏惧地与他对视。

周行连连点头:“走狗?谁又是呢?也是那个贱走狗吗?为她出生入死,可惜她连失踪都知道。真叫疼。”

“闭嘴。”星儿眼中尽是杀意。

周行笑道:“这就急吗?星儿小姐。果然是忠耿耿呢。”他松开手,“那贱有什么好,投靠们前途岂是更光明?”

星儿语。

“说起来那贱次差点死在君手里,关键时刻竟被救走。可惜可惜。”周行叹道,“过,有君在,她也掀起什么风浪。星儿小姐还知道吧?天机阁十二门三十六分舵,已有半数投靠。”

星儿忽然笑,“天机阁以忠为首,以为像们一样吗?”

“什么都瞒过星儿小姐呢。只过,这活难控制,死可就一定。”周行眼怀深意,“君喜欢识时务奉劝星儿小姐一句,早日归顺君,免得受许多必要苦。”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星儿冷漠道。

周行拍拍手,称赞道:“很欣赏星儿小姐气魄。希望君回来时候,星儿小姐依然如此。”

烙铁贴皮肤,发出“滋滋”

她闷哼一,冷冷道:“会赢。”

周行呵呵笑,“星儿小姐有空想这些,如想想那贱处境吧。得罪庆王,又引起怀疑。前程堪忧啊。”

周行拿开烙铁,微微靠近些。他灼热气息喷洒在她,“扶桑使团已经抵京,皇定会派她接待扶桑公主呢。真可怜,才死母亲,丧期未过就要替朝廷卖命。说她会生怨怼,做出什么计后果事情呢?”

星儿再言语。

她相信陆禾。她相信她看中,定会被这等事乱神。

周行拍拍手,两个仆从应而来。

“砍下她一根手指,送到京城陆大手里。”他说完,头也回地离开牢房。

京城

晚匆匆赶到陆府吊唁,随即来到陆禾面前低道:“扶桑使团已经到达京城。据说来是扶桑三皇子宇文鸿和徽乐公主,皇派太子和楚王前去迎接。”

“阵仗倒是小。”陆禾道,“春熙堂一事尚未明朗,扶桑使团就跟着来。真是巧。”

晚面露难色,“朝中女官可以接待公主多,恐怕,大选之一...”

禾眸中一抹狠厉闪过,自嘲道:“他命令,谁敢违抗呢?”

“大,请节哀。”于晚叹一口气,“这几日您想必没有好好休息,这样下去,身体是撑。”

“放会有事。”陆禾安抚道,“眼下最要紧事是查清春熙堂和陷害萧贵妃真凶。们可有什么进展?”

“楚王殿下性情急躁,凡是与此案有关全部被关起来。牢里快要装。”于晚道。

“像是他会做事。”陆禾正要与她商讨此事,院外传来一通报:

“恭王到!”

神领会,对她说道:“没什么事话,大先告辞。”

禾点头,“小。”

宁熠屏退随从,独自走向她。

禾看着他,直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皇去接待扶桑公主。”他有些忍,眼神微微躲闪。

禾沉默一会儿,忽地笑

她幽深眼眸中闪烁着诡异神采,嘴角一抹嘲讽转瞬即逝。

他张张口,却知道该说些什么。

天子之令,无敢拒。

他费许多口舌,仍旧没能改变这个结果。

望着她近在咫尺容颜,他一阵疼痛。

知道。”她平静地说。

“扶桑公主性情跋扈,要小些。”他柔道,“到时会陪一起。”

禾轻轻拉拉他袖子,“谢谢大哥。”

宁熠悬着一颗下来,“和用说谢。”

他从怀中摸出那对玉佩放在手里,“这是陆夫留给。阮阮,知道有许多顾虑,现在也是最合适时机。可是...还是想知道,是否愿意给一个机会,让来照顾一生一世?”

他很安。

他害怕往后日子里有太多变数,他害怕会失去她。

禾怔怔地望着他掌玉佩,回忆起母亲临终前举动。原来是这样...

吗?”她忽然问道。

他解下一枚玉佩,似乎想起什么般轻笑道:“所有。”

“所有...指是什么?”

他摊开她手,将玉佩放在她手中,低头道:“害怕让知道,那个组织。”

禾大惊失色,他竟然已经知道天机阁!

那她所做事,想必他也一清二楚

想到这儿,她也懒得装下去,索性说道:“既然都知道,为何...”

“阮阮,觉得这是事吗?可是在看来,对付他们样子,十分可爱。乃女中诸葛,叫很有压力呢。”他眼里盛满漫天星河。

她与他两两相望,中有种东西轰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