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老情人?

小说:天道人元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夜雨吟 字数:4741

天儿可好?”看着殷天,眼神透露着丝柔情,那个的孩子,没想到已经那么大

眼神迷离,眼神看得殷天心里惊!啥意思?从不招男弟子的落樱峰那么多年来就招个男弟子,现在又要叫天儿...看上?不会吧?怎么说有几十岁吧,老牛想吃嫩草?天啊!万她要对做什么,从还不从呢?内门长老怎么说都还虚境界吧?跑不掉,不从得从啊...

“只要峰主喜欢,随便叫什么都行!”虽搞不清什么意思,但殷天还笑着回道,现在可不得罪个女的时候。

“天儿,...爹他...可还好?”看着殷天,犹豫地问道。

“您和旧识?”殷天问道。想想对,殷剑和辈份相同,个才几十岁就当上峰主,个原本真传弟子,当年应该都浩天派的红,相识很正常!

13岁就认识,他那时候14岁。入门就真传弟子,而落樱峰峰主的弟子。自入浩天山门,俩就经常在起修炼,起外出历练,可能不知道,爹下山挑战天澜国各个门派、世家的同代天骄时大都在场助阵。哎,时间过得好快,爹相见的第面都差不多30年前的事情。”说到陷入回忆之中,不知想到什么,时不时脸上还显露出少女般迷恋的神情。

好嘛!原来不看上看上下让殷天明白,为什么从来不招男弟子的落樱峰会让他入...敢情老爹年轻时候欠的风流债啊...不知道老爹当年对什么,让老姑娘几十年过去还念念不忘!等等...因爱成恨得可不少,她不会让当牛做马吧...

样啊?次听说。”殷天小心回道。

“咦?他竟然没有和说起过?”的脸上稍微起意思失落,此时她的身上不再有长老、峰主的风采,更像抛弃的妇般。

“不...不...不爹...爹从出生起就直在殷家的禁地里,没怎么见过他啊,所以很多他的事情不知道!”殷天变脸,急着解释道。

“...他现在还在那闭关不出呢?,从前他就个专情的,那么多年他还他!许他的心里只能放下她啊!...爹他...现在还...好吧?”听完殷天的话,脸上神情再变,话音中些委屈和幽怨。

“其实很清楚,活到现在见过他的次数指手指都算得出来。而且每次见他,他都那副老样子,张严肃脸,不苟言笑,感觉所有都欠他钱似的。”殷天回忆着那个他印象中并不熟悉的父亲回道。

不要怪他,心中所爱离去,对他般专情之打击真的很大!没有见过他原来的样子!他以前可喜欢笑,还喜欢逗所有身边的笑。其实,样子偏像母亲,但的脾性完完全全就和他样。记得那年考核次见他,他那年中唯个六星天赋的!知道吗?他竟然嫌弃六星太少,抓着当时的主考官阵抱怨,说什么天赋石肯定坏,还要再测次,弄得考核官爷不知道如何好。呵呵,碰巧那次门主作为主考,他不怕,在谷口直接就把门主堵住,然后不知道他和门主说什么,门主竟然同意让他再测次...最好笑的,他第二次测还六星,怒之下竟然拔剑把天赋石给劈!呵呵!那可天赋石啊,他敢动手!门主罚他5000中品灵石作为赔偿,他竟然当场和门主讨价还价起来,呵呵,他见过的最没心没肺的!”

看着笑道花枝乱颤,殷天心中寒,心想:剧情需要如此雷同不...想劈那破石头...还好没劈...要不5000中品灵石可坑死

继续道:“他辈弟子中...不,他整个天澜国代中的佼佼者!们所有都把他当作目标追赶,但每次就在们觉得要追上他时,他又远远把们拉开没有见过他身白袍,把寒剑站在山巅的样子...18岁,才18岁的他挑尽天澜国年轻辈!成就,前无古!后来有天他突然来找,说他要出去闯荡天宇,挑战整个天宇大陆年轻辈的最强者!何等的雄心啊!本想和他起作伴,他答应,但第二天早再去找他,他早已经离开...直打听他的消息,只知道他路向北而去,在离开天澜国后不知所踪,有说他往四大凶地去,但无能够证实。”说道,慢慢抬头看眼身前站立的殷天,“再见他已经10年后,他带回的母亲,而母亲的肚子里,已经,有!”

念念不忘啊!位对老爹可算长情啊!殷天想道。

“四大凶地?什么玩意...那您后来怎么都没去看过爹啊!他现在天天和那太爷爷待在禁地里,胡子不刮,衣服不换的...邋遢的,哎!”殷天道。

“四大凶地可天宇大陆最恐怖的地界,现在不用知道,更不要进入!哪地方可不样修为的修士能去的!不说,想当年娘去世,爹闭关不出,门主去过家,回来通知群和他关系不错的师兄弟们,让们不要去打扰他!只好在,希望他哪天能回来再见。”脸无奈地说道。

姨,您辛苦!”殷天脸感动,副快要被说哭的模样。个女子,苦苦等着不知道何事能见的意中,让敬佩心疼。要不给老爹和她牵个线?老爹那么久,对老娘算有个交代,现在有那么好的女在等老爹,想老娘应该不会反对吧?

“不辛苦!有什么好辛苦的!”摇头道,“嗯?姨?”

“对啊!您和同辈,起各地历练,怎么着算得上生死之交吧?叫您姨不应该的吗?”殷天道。

“呵呵!好!以后就那么叫!”听殷天的话,让高兴不少。虽然那个心中所想的见不到,但他的孩子在自己身边份因缘。

殷天笑着答应,立马换态度,屁股坐在对面,然后看着壶中的茶,道:“姨,茶好香,给杯呗!今天天都没喝口水,都渴死。”

被殷天的变化弄得愣,笑着摇来摇头,道:“啊!真样!脸皮厚的无能敌!”虽样说,但手上可没有停,拿起茶壶就给殷天倒杯茶,看着殷天口就把茶杯里的茶给喝干,“慢些喝,好茶,哪有样品都不品就口干的!”

“喝茶不就为解渴吗!哈哈!不错!要不,您再给杯?慢慢品?”殷天举着杯子道。

“啪!”轻轻拍下殷天举在半空的爪子,道:“等会回去自己的住处慢慢喝,给的茶就糟践东西!连喝个茶都个死德性,们父子能像成样!”

“哈哈!”殷天尴尬笑,放下手中的杯子。

“好今天来还要和些要注意的事情!仔细听好!”不再说笑,在凉亭周边甩手就布下个结界,防止别偷听他们的对话。

“好!姨您说!”殷天说完,拿起块桌上的点心就吃起来。

看着他,无奈摇摇头,道:“在们门里,有几个地方最好不要去!第,巨擘峰最好不要过去!”

“为什么不能去啊?明师伯不和您亲兄妹吗?去哪会有危险?难道...爹以前揍过师伯?”殷天脸疑惑道,但发现眼,马上改口:“您说!您说!听着!”

们同辈的当年有几个没被爹揍过...但不事!现在在巨擘峰上哥虽巨擘峰峰主,但他自小就不喜欢尘事,只对修炼感兴趣,所以自他当上峰主以来从不管理巨擘峰。现在巨擘峰都由他们外门大长老白牧代为管理,内门弟子中除哥的几个徒弟,估计在背地里没什么听他的。”解释道。

“不会吧?外门长老能管理内门弟子?”殷天不解道。

“别的峰可能不会,但他们峰早就个样子!巨擘外门长老白牧的弟弟就门主的真传三弟子,爹的师弟——白子辰!”道。

“既然爹的师弟,那有什么好担心的?”殷天原本脸无所谓,但突然想到还有个可能。

个白子辰比爹晚届入门,入门时6星天赋,与爹相同,修剑。他被白牧大力举荐给门主,门主见他修为不错,天赋极高就收入门下成为真传三弟子。白子辰入门后不管境界还能力都被爹压筹,但爹每日不修行就到处游玩,对门中事务全不关心。白子辰此时正好收拢真传弟子的特权,门下收很多内门及外门弟子。后来爹出去闯荡,竟然去不回,更加让白子辰有掌握实权的机会!现在的他在门中除门主和台上长老外,他已经算势力最强的!”道。

“不会吧?不还说真传三个弟子吗?那爹的师兄呢?不还有个大弟子在啊,怎么样轮不到他啊!”殷天不解道。

“真传大师兄...20多年前于秘境中身死道消!”惋惜道。

“哦!原来样!所以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殷天点头道。

“真传大师兄在秘境中身死,如何身亡的到现在所有都不清楚,更未曾看见他的尸体!以后外出历练定要小心,别太轻易相信别,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郑重地向殷天提醒道。

“没见过尸体怎么知道他死?”殷天问道。

“在们们派中,弟子外出都会在主峰寄魂阁中存上自己的丝魂魄于魂牌中。们修行之修为高深以后来外出可能会很远,几年都不定能找到;二来,修为高深的修士次入定可能几年甚至几十年,门派只能依靠魂牌才能知道外出弟子的生死。而二十多年前,真传大师兄的魂牌碎们只能知道他大概在什么地方出的事,但尸身直没有找到,可能早就被什么灵兽吃说不定。哎!修行看似风光,但谁能想到们身死后找回尸骨可能都妄想。”道。

姨,说半天没说道点子上啊!那就算白子辰掌管门中事务和不去巨擘峰没有关系啊!”殷天道。

爹在时,因为修行刻苦,天赋又强,境界和实力上直压制着白子辰,白子辰在门中的大比中更多次输在爹的手里!他个有野心的,眼睛定还盯着门主的位置,而爹当年太过优秀,门主及台上长老都心把他当作下届门主培养!当然就成白子辰成就门主之位唯的阻碍,说他心里对爹有多讨厌?本来爹不回来大家相安无事,但次来啊!觉得他不会因为担心而对付呢?”分析道。

“别说,还真有可能啊!”殷天突然觉得浩天派的水还不般的深啊...

“所以,万事小心!能不出去晃尽量不要出去,只要还在门中,他现在还不敢乱来!”道。

“行!看来没点实力还真不敢出门!”

啊!好好修炼,到时候他比不过爹,再又比不过,那他真没脸见!呵呵!”说道起来。

“那脸打得太痛吧?他还不找拼命!”殷天道。

“没事,他欺负久找爹,让爹回来收拾他!当年爹可把他吊在后山上狠揍啊!那么多年没揍过他,估计手痒!...爹不在门中,现在不知修为如何...没关系,不还有明叔嘛!照样起揍他!”笑道。

“呵呵!行!”殷天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大腿可以抱的。

“好先去住处吧!几日记得和秋儿起去到处转转,认认地方,定要记得去‘藏卷楼’找几卷功法,听所说爹估计没怎么教过,就家那点家传功法可不够看!”道。

“师父!弟子给师父请安!”就在下逐客令的时候,道清脆的女声从殷天身后的不远处传来。

那么近自己没发现,个高手!殷天想着转头看去。位紫衣佳站在凉亭外向行礼,面上蒙着面纱,不知到底长什么样子。听称呼,应该的弟子,其他弟子都见过,只有那个大弟子没见面,个应该就大弟子吧。

“烟儿来,进来坐!”笑着招呼道。

“谢师父!”女子进入凉亭看眼坐在对面的殷天,点头算个招呼,又道:“听闻师父今日收两个小师妹,特来见见!位就们落樱峰唯的内门小师弟吧。现在小师弟门中红,所有的师妹们都在谈论呢!”

“呵呵!来介绍,天儿,的大师姐诗雨烟!烟儿,他殷天,其父门主座下真传二弟子,的侄儿!”介绍道。

“见过师姐!”殷天行礼道。

“见过师弟!”诗雨烟回礼后,道。

“以后在门内还望师姐多指教!以后多亲近亲近!”诗雨烟岁蒙着脸,但露出的双目让殷天认定其个美,于巴结地说道。

“指教不敢!师弟有什么不懂的可来问。”诗雨烟显然个好脾气,回道。

“天儿,师姐她现在核心弟子第三位,教!但师姐远点!师姐为正派,怕和接触多带坏!”看起来心情不错,开起玩笑。

的转变让诗雨烟微微愣,看向的双目中显得有些惊讶!她个大弟子跟着师父已经8年,值钱从来没见过师父开过玩笑,个师弟来,师父竟然如此说话,真...但当她听到殷天和自己师父的回话时更不可思议,小师弟在师父心里的地位不般啊!

“师姐都核心弟子第三?那不婴中期修为...哎!姨,么说就不对!美女师姐就应该和多亲近啊!肥水不流外田啊!”殷天说完,对眨眼睛。

“殷师弟莫要开样的玩笑!”听到殷天么说,诗雨烟轻声责备道。

“哈哈!师姐莫怪!肺腑之言啊!哈哈!姨!先溜!”殷天说完,立马站起身路小跑往山下行去。

“师父!他!”诗雨烟看着殷天离去的背影,眼神中微怒还带有些娇羞,今天莫名其妙被新来的师弟调戏,还当着自己师父的面...师父竟然点都不生气,要往常有样说自己,师父早把他劈...

“呵呵!他就嘴厉害!看他不跑得那么快啊!好!以后有机会让好好揍他!”笑着看着脸生闷气的诗雨烟,心中思索着个徒弟介绍给殷天啊,好像小子不错啊!而诗雨烟恨恨地看着殷天渐渐消失的背影,目光冷,哼!下次师父不在看怎么收拾!此时的殷天嘴上占便宜,欢喜地跑下山,点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个实力超群的师姐给盯上

说要让个女记住,要不让她爱上,要不让她恨,今天师姐应该对的印象极其深刻吧!殷天跑着、笑着、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