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 终

小说:反其道而行之(快穿)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杨九洲 字数:2087

连串的动作惊呆了众,绝仙阁内弟子纷纷戒备,只月,不怕死的只身前往魔教,说要和顾求和。

魔教大殿内,顾和顾枫坐在上面,月站在大殿前。

"你什么筹码?"顾没打算做任务了,便不用在乎女主的想法,颇兴味的看女子。

"你是任务者对吗?"月眼神漠,不卑不亢。

眼皮跳笑起来,点意思,"哦?那你呢?"

"也是。"月干脆承认。

"所以把你的剧情也毁掉了,你打算怎么做?"

"无所谓,不过是群数据,你找到回去的办法了对吗?联手吧。"女子说出的话如她名字般使心生凉意。

这时顾枫开口了,"你的筹码呢?联手可不是倒贴。"

"的系统已经被主神抹杀,但是它留下了些线索,这是系统进入主神空间的钥匙。"她手里凭空出现把金色的钥匙,她接说:

"这形状是想象出来的,总之它可以帮你在回到中转站时跳转到主神空间,这筹码够吗?"

这太够了,但她为什么不自己进去?顾的眼神很明显,月接解释:

"灵魂力量太弱,无法催动它,你不样,你是第批觉醒者,是灵魂波动最强的任务者,也只能力催动它。"

这是顾第二次听到这说法了,顾枫看点点头。

"好,说出你的要求吧。"

"帮你完成任务,去主神空间时你带上的灵魂。"

"可以。"

这场交易算是完美达成,月会想办法帮完成任务,也就是自攻略。顾这边依旧想如何作妖,将所正派通通收入麾下。

时候,主神似乎才反应过来,反击来了。

波就是魔教内部出现内乱,以右护法为主掀了竿子闹起来,现在魔教的势头如日中天,在顾的带领下甚至隐隐统江湖的趋势,却突然内讧,这太不合逻辑。

紧接就是剑灵宗四散的弟子再次集结,以当初常青的师弟为首建立了新门派--灭魔宗。这名字摆明了针对魔教,并且主神很聪明,既然男主死了,便重新培养男主出来,师弟明显是新目标。

对此丝毫不慌,师弟刚冒出点势头,消息立马被孤影楼传回来,分分钟派去找事儿,导致灭魔宗虽然起来了,却直无法真正壮大,而右护法那边更简单了,没轮到顾出手就被左护法干/死,干脆的很。

但更为凶猛的反击接踵而至,主神似乎也打算破罐子破摔,世界里的突然变得异常暴躁,杀放火变得随处可见,甚至能看见空间在摇摇欲坠。

必须得抓紧时间。

月那边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大概是自催眠之类的,顾坐在魔教好感度都每天上涨,倒是体验了次躺赢的快乐。

这天,月来找,说最后步快要完成了,让随时做好准备,并正式在魔教内部住下。

在最后的时刻,顾问004:"这世界快结束了,你会怎么样?"

等了许久才听到004的回答。

【消失……或者回到程祁山身边。】

"你真是亲兄弟?程祁寺?"顾

【嗯,那是时候的名字】太久没叫过,已经快忘记了。

"能回到身边也好,祝你成功。"

【谢谢,你也是】

第二日,女主好感度满值,系统提示是否立马脱离世界,顾犹豫选择脱离,两只手分别牵月和顾枫,三的身体在白光中渐渐消失。

意识清醒后置身于极具现代气息的实验室。

实验室很大却极为空旷,四周都是冰的金属墙壁,包括地板。面前直径两三米的玻璃圆柱体,呈透明状,能清晰的看到里面漂浮犹如大脑形状的机械物质,机械大脑上许多密密麻麻的触手漂浮在外,看格外瘆

都被惊呆了,这里除了玻璃圆柱体什么也没竟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

正当此时,空气中传来道声音。

"嗯?"声音来自四面八方,却看不见影,三表情大变。

道投影凭空出现,是身穿白褂的青年,表情淡漠。

"啧,怎么又是你?"

"你是……主神?"顾不可思议道。

"可以这么说吧。"薄奕淡淡的瞥了眼。

"那你要怎样才肯放回去?"顾得到答案并没轻松,相反心里产生了更大的恐慌。

内心似乎声音才疯狂叫嚣:快逃!快逃!快逃离这

"回去?你竟然还在做梦?"的瞳孔漆黑如墨没情感,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沉吟片刻。

"算了,你俩的灵魂太稀少,马上更新到六十级了,你下次找来的时间也会推迟些。"低低的呢喃,说出的每字顾都倍感熟悉。

"回去吧,你是爱对吗?上次洗掉了你的记忆,这次换吧。"薄奕这话是对顾说的,随后漠然的眼神扫向月,"至于你,太普通了,消失好了。"

说完手掌朝月抓去,就这么轻轻抓,像在做件完全微不足道的小事,月的身体却立马膨胀起来,像皮球样疯狂胀大,在她惊恐的目光中身体轰然爆炸。

尸体没血,化作光点消失了。

和顾枫脸色煞白,想逃却无处躲避,空间里充满诡异的气息。

"放心,不会杀你,上次答应过你,只要你熬过三次,就会放你回去,现在是第三次了吧,祝你成功。"

投影消失,顾脸色铁青,两的手紧紧握在起,从青年的话语中已经推断出些信息。

的脚在逐渐化作光点,慢慢往上延伸。

紧紧拥抱对方,光点蔓延到膝盖,顾枫在哭,顾双手轻轻抚摸的脸颊,温热的指腹轻柔的摩挲,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最后次了,会熬过去的。"

"嗯。"光点蔓延到腰迹,两额间相抵,亲密无间,顾捧起顾枫的脸轻轻吻,声音沙哑。

"这次换来找你。"

"顾枫,等。"

光点蔓延到胸膛,脖颈,鼻梁……

彻底消失了……

……

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不知道自己为何存在,醒来便在婴儿体内,没情绪,没动作,身边的都叫少爷。

天天长大,看那些自称是父母的傻乎乎的逗不屑回应,每次都脸不说话。

直到开始念书,每天在群傻子中听讨论毫无营养的话题,让心感烦躁,的生活不应该这样,的生命里缺少了些东西。

高二那年,班里转来名新同学,少年高大帅气,在讲台上自介绍。

"大家好,叫顾枫。"

心中某尘封的罐子被掀开,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叫顾枫的少年,似乎生命里缺少的那东西瞬间被填满,看向少年的眼神炙热又浓烈。

顾枫,找到你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