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章.

小说:(SAO刀剑神域)归属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懒小琳 字数:3571

城镇的时候,辰把名为亚历山大的灰毛宠抱在怀里,宽大的披风一抖挡住了家伙毛茸茸的身体,面上平淡无波,根本看不出怀里还揣了个东西。

这种行为玛很欣然的理解了,这种驯服了怪的行为目前为止还没,一旦被看见和谐的跟进城镇,没准会引起恐慌,还会一大堆来打听,一向讨厌和过于亲密接触的辰不会给自己招惹种麻烦的。

们的落脚点城镇外某片农场里的一户农家,在城镇内解决了补给问题后,们自然而然的了集合处。

农家的木屋建造的十分情调,周围景色宜的草场,晴朗的天气下,放眼望去一片翠绿,农场很,养了一些卷毛的云朵似的绵羊,于了保卫农场的任务,接下后的一段时间里要在农场看护,防止强盗来抢羊。外形形的名为山贼的怪大多以斧子和柴刀为武器的,而且都会使用简单的剑技,一点不浪费形的造型,长得魁梧血也厚,打起来挺麻烦的。

一旦做完了看护农场的任务后,农家的住宿系统会开启,能够花费远比豪华旅馆便宜的价格享受十分亲和的待遇,房间够大,够温馨,每天早上牛奶,每天晚上烤羊腿,还能够用很划算的价格买的道具羊毛,裁缝会用的道具。另外花费一定的金钱租借场地的话,在农家后面的空地上还可以举办篝火晚会。

辰和玛回来的时候,其也都在,包括段时间没的奥利维尔。大概半个月前,奥利维尔加入了公会,找了自己的团体,并且十分乐在其中。

也问过利亚尔,为什么不组建公会呢?随着攻略层次的增加,团体战显得越来越重要,同一公会的在一起组队各方面能力都会所增长。

当时利亚尔的回答很气

说:“组建公会后,得的金钱一部分要上缴作为公会流动资金,还什么税收之类的,总之要被系统吞掉一部分,太不划算了,即使不要公会附加的点数值,我们的打手也很厉害,完全不需要降低我们的收入。”

好可恶的轻描淡写的话把挥霍队友的劳动力以换取更高的福利的行为一表无遗。

了农家的时候,附近什么了,这里既然已经被们的团伙给占了,便不会再来做费力不讨好的任务,而且这里的位置离城镇很近,没好的刷怪地点,也没城镇里面行动方便。

辰把新得的宠放在地上,家伙迈着短腿吃力的跟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镶嵌在灰色的毛发里显得十分精神,此刻已经完全不会畏惧的样子,很大方的跟着辰进了屋。

“欢迎回来!”

才刚一打开门听见莲爽朗的声音,相处的多了玛了解了,金发少年一个开朗点神经的,总会精神奕奕的说一些颇为自恋的话,却又不会吝惜对别的赞美,在这个队伍里太阳一样耀眼,很适合金发。

“啊咧?”

莲一眼注意了辰脚边的,并且毫不客气的去挑逗东西。

然后,获得了和玛一样的待遇,被咬了一口。

“啊呀。”莲收回伸出去的手,眯了眯秀气的桃花眼,“好凶。”

“哈?你子又捡这些奇怪的东西回来啦!”

高大的麦基豪迈的弯下腰,揪着的脖子提了起来,架势,和之前辰的动作很像,伸出另一只手,没丝毫温柔可言的弹了东西脑袋一下,让东西瞬间炸毛,趁着的手缩回去的同时狠狠咬了一口。

“这家伙!找死啊!”

惊恐的想要阻止麦基施暴的手,却晚了一步,辰已经捏着的手腕一拧,然后把东西给抢回来了。

“别欺负它。”

这场景,貌似似曾相识……玛抽了抽嘴角。

个,被驯养的吗?”

问话的坐在桌子旁和牛奶的利亚尔,牧场的农家当然不会提供名为咖啡的饮品,可能把牛奶喝得像在品茶一样的,恐怕也只利亚尔了吧……

这个装十三的家伙!

替没搭理的辰点了点头,些担忧的看着躲进辰怀里的

对这家伙来讲,这群会不会太可怕了?

“驯养?什么?”

金发少年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这群里,利亚尔无疑最博学的,当然一部分原因还要归功于打探情报的,作为管钱者,用适当的金钱去购买情报也被允许的。

“所以才让你在进游戏之前多看看官网上的情报啊莲,SAO里驯养系统,一般的碰对你示好的怪适当给点甜头能达成关系,可以作为你的使魔了。”

“你们两个底走了什么狗屎运?怪示好的几率很低的?”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

惆怅的看了一眼吐着舌头的某,心里某处瞬间柔软了下来。女孩子大多都抵抗不了这些可爱东西的诱惑,况且回来这一路,东西已经不抗拒玛摸它了。

么,你和辰大哥在哪里碰见它的?明天我也去碰碰运气!”

奥利维尔也凑过去摸东西的头,下场和大家一样的惨,被咬了。

在心里偷偷笑了笑,她也不最让东西讨厌的一个吗。

“没用的哦。”利亚尔端起陶瓷制的被子啜饮了一口,“只能说巧合吧。”

“如果么容易能得使魔的话,这个游戏要违背理念了。”

“这可剑的世界。”

“想要得的亲近,最基本的一点绝对不能杀害同类的怪。”

“最近一直给玛送饭吗,着急赶路的时候,一只怪都没杀过吧。”

利亚尔想起当初辰带着玛逃离迷宫的场景,放在桌上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

眯着眼睛看了看辰和玛,心中暗暗想:还点过节没报复呢。

的话自然道理的,可……

种山里会狗吗?已经第十五层了啊。”

在这已经很少见兽型怪的第十五层,怎么会如此低级的怪,也应该被狩猎为食材的吧!

狼。”

辰提醒玛,狼属犬科,时候长得确实很像土狗,长大了才会变得所不同。

“你可得心,这玩意长大后反咬你一口。”利亚尔似乎想了什么趣的事,勾了勾嘴角。

“无聊。”

麦基似乎很不屑似的,打了个哈欠上楼去了,估计去睡觉,虽然将近黄昏,但天色还早……

奥利维尔皱了皱眉,只说了句:“狼可忠诚的动。”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加入公会之后,都以公会的行动为主,也很享受和公会的相处的感觉的样子。

“都走掉了。”

莲的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挤进玛和辰中间,一边挽着辰的手臂,一边搂着玛的肩,很热乎的样子,把两个桌旁坐好,把中间水壶里盛着的牛奶给们一倒了一杯。

“辰你这属性会不会太让羡慕了,现实也好游戏也好,可爱的女生和可爱的动怎么都喜欢你呢?”

状似不经意的一句话让玛立马听出了问题。

“可爱的动喜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初利亚尔说的实实在在的们都不喜欢

把怀疑的视线投向利亚尔,对面的在喝牛奶,借着陶瓷杯子的体积挡住了自己的脸。

果然问题。

“嗯,你不知道吗?”莲完全没注意们间的互动,自顾自的兴奋地说着:“举个例子吧。”

“学校附近的广场一个老流浪汉,养了条瘦巴巴的眼睛土狗,很怕生,只要靠近挪着没多少肉的腿飞快的跑走,这家伙靠近的时候会上来闻一闻。”

“可我听说辰君经常掐死啊……”

心虚的往边上挪了挪,试图离辰远一点方便自己第一时间逃跑,刚刚这句话,可不什么好听的,况且玛也注意了,辰本很喜欢动,这么冒失的把的短处说出来,难保不会生气。

“诶?”莲先惊讶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的拍了下桌子,“对了,么一回。”

“我告诉你,当时的情况超倒霉的。”

莲的话匣子被打了开来,“我们一起去大个儿乡下的姥姥家玩,大个儿刚才上楼的家伙。”

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麦基确实很高大。

个季节鸡们刚孵出来,每天都要跟着老母鸡处溜达。”

天上午们出去乱逛,刚好看见一只鸡崽子落单,走过去把鸡崽子给抓起来了。”

“我天睡过头了,找们的时候刚好看见一幕,当时也没怎么在意,想吓唬吓唬,在附近捡了片大叶子在池塘里盛了水后面泼了过去。”

这里的时候,莲从凳子上迈了过去,转而坐了玛左边,把她给推了辰的身边,还露出了一副讨好的表情。

“然后想护着鸡崽子不被水淋着,揣兜里了,等我再扑身上想要撂倒的时候,鸡崽子被压死了。”

讲完话,莲跳门口,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脸上则哈哈的笑着,一副欠揍的样子。

死在手上的!只鸡活活掐死的!”

说完,莲开门跑了……

悄悄回头看了眼辰的表情,只觉一杯凉水从头浇脚,不禁抱紧了双臂。

太可怕了!如果莲跑的不么快的话,现在会被怎么对待啊……

不经意的,她眼角的余光瞥了嘴角含笑的利亚尔,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所以说,你又在骗我?”

站了起来,这一次,她绝对不要轻易被糊弄过去!她怎么么笨呢,怎么相信了辰会变态捏死N多只呢!

“夸张只一种修辞手法。”利亚尔如此解释道。

仔细一想,利亚尔说的话真的不能相信,所以错还在玛这里,被骗了一次两次还要被骗三次四次,只能说她自己蠢,这也怨不得旁

不会太过分了吗!明明辰么温柔的,却要被这么诽谤!

“好吧,我错了。”

利亚尔的认错里没一丝一毫的诚意,扣了杯子,起身走了,只剩下玛和辰,还巴巴望着们的宠狼亚历山大。

苦着一张脸,惨兮兮的跟辰道了个歉,一来自己误解了,二来刚刚又说了不很好的话,辰的表情不太对劲,眼神幽深的像一潭死水,这样看着精神,但远不如平日里种木然只顾着望天的样子让亲近。

这样子,给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的感觉。

算辰的心里酝酿了再多的暴风雨,也不会对着玛洒的。

等玛了解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很久以后了。

两个对视了一会儿,狼亚历山大不安分的在辰脚边蹭着。

半晌,玛投降了,她泄气似的垂下了头。

“我错了。”

只要抬起头,立马能看见辰注视着她的专注目光,她很清楚这一点,因为辰一直都这么看着她的,一开始只觉得怕得很,次数多了也习惯了。

哪怕只低着头感受的目光,好像股灼热感在身上蔓延,她不知道现在她的脸红成什么样了,但她知道自己的心跳多快。

个……其实……”

不安的用手指绞着自己衣服的下摆,前所未的紧张。

“实际上……”

“我……”

别扭的把头偏了偏,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冲动这么一次。

“我对你……”生以来的第一次。

“我应该喜欢你的!”

第一次跟男生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