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永恒之誓

小说:神史成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司泽院蓝 字数:2241

接下几天,克罗波利圣山上依旧十分平静。建设神庙众多工人都不觉得希波克拉底会和米丽莎产生火花,毕竟他们年纪相差太大。而且他们解菲迪亚为人,认为一个毛头小子显然无法与他们伟大雕刻家相提并论——即使个毛头小子长得很英俊,医术高明,在乐器方面也相当拿手——谁有过年轻时候呢,?菲迪亚年轻时也一样如此啊!

依旧在大殿正中和菲迪亚一起工作。羊毛方毯织造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祭司们正在挑选全典最美丽可爱少女在祭典最后时敬献给神像。也正因为如此,一向围着她转个不停波罗最近都往祭司们所在地方去,用借口探讨研究奇特拉琴演奏方法。天知道波罗音乐之神,他到底怎样才能想出么个理由——和不怎么通韵律凡人研究指法——啊?不过多大影响。她认识波罗也不一天两天事情种事发生完全在她预料之中。

另外就菲迪亚位雕刻家似乎完全听到满城风言风语,依旧一脑门地对她好。换做她一贯风格,如果别人早就干脆利落地拒绝。而次大概个意外,她想法在触碰到对方目光时就软化,拒绝话说不出口——因为她在第一次准备说时候就已经被对方察觉到,那种情形可真尴尬。

不管怎么说,反正她打算在泛大祭之后就换一个新凡人身份。想必到时候菲迪亚也会放弃吧……就算不放弃也和她关系……

惊异地发现,她想到最后一点时候,心里居然有点儿泛酸。菲迪亚会喜欢上别人,种想法瞬间刺痛她。

不,你太自私。如果你有办法接受对方爱情,就不能要求别人一直在无望地等待你,在心里严肃地对自己说。她理智一向强于感情,次也不例外。菲迪亚不放弃也和她关系,她怎么能么不负责任地想呢?她应该祝福菲迪亚找到他真爱啊!

察觉到些想法,正在雕刻神像盾牌上战斗场景菲迪亚手一抖,差点敲到自己。虽然现在依旧不个合适时机,但他真想告诉,让她死条心——他不会喜欢上别人,就和她一样。话说回种记忆缺失症状宙应该负大部分责任,如果不话……

一声,锤子落,正好砸到地上一个小木块上,瞬间碎片飞溅。

“你怎么啦?”种声音惊回神。“受伤吧?”她停下手里织布动作,站起往菲迪亚那边走去。

菲迪亚张开两只手对着她,示意他一点儿问题也有。“不,有,当然。”他只太愤怒,一不小心把地上木块当做宙而已。对方最好小心一点儿,在奥林波时候还能给他留点面子,如果还敢到凡间话……种心思菲迪亚当然不会告诉也肯定不会想到方面。

“小心点儿。”看到对方对自己露出笑容,心里微微一动,脸上神情却有表现出。她不接受不意味着她不知道,只可惜她先立下誓言。

菲迪亚点点头。他看着对方转身过去,重新坐到那张常春花条凳上。然后他收回视线,唇边隐隐笑意也消失言出必行,件好事;但如果现在种情况,他宁愿她食言……其实也并不算真正食言,?以永恒童贞奉献给神祗,说起他完全可以取代那一切,他只不想勉强想法而已……

丝线划过木条声音和凿子笃笃声音又响。只不过种平静很快就被打破,因为希波克拉底从祭司们那边回。他刚进到大殿里面,就忍不住大声囔囔起:“米丽莎,你真该去看看那些死板祭司们眼光!”

“怎么啦?”从羊毛方毯上抬起头。她觉得那些祭司们兢兢业业,那到底哪里惹到波罗?话说回波罗在意应该年轻女孩子容貌吧?她微微皱皱眉,目光里带上一点儿警告:“如果我记错话,上次我看到那些少女们……一个一个娇嫩到赛过盛开矢车菊?”

错,但……”波罗正想大倒苦水,结果就接触到怀疑目光,顿时觉得自己更冤。“她们都好严肃!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法逗她们笑一笑!样有什么意思啊?”

样……忍不住笑应该祭司标准,因为如果不品行操守都很好良家女子话,法接到泛大祭里最受人瞩目任务——四年一度大祭最后敬献羊毛方毯那四个少女,绝对典城都数得上好姑娘。“和祭司有关系,他们忠实地履行自己职责。只你挑选范围错,”她故意板着脸说,“如果想要容易应和女子,我建议你去……你知道。”

波罗瞬间听出她隐含嘲笑。有提到地方就欢乐之家,妓-女当然要容易应答得多——因为她们职责就要让顾客高兴,从而从他们口袋里掏出德拉克马。“果然用种事情找你就一个错误决定。”他无奈地叹口气,“要不有其他人可以说话……”

“所以那个其他人。”菲迪亚冷不丁地插一句嘴。从波罗进之后,他手下停,但也把对话一字不漏地听到耳朵里。虽然知道波罗和有任何关系,但对方一就拉着陪他说话点也真碍眼。他当然知道,波罗意思其实现在奥林波山上神灵只有在身边可以说话,实际上他难道忘记佛洛狄忒吗?

“……什么?”波罗有一瞬间反应过。然后他微微侧耳,听到山前门廊位置传隐隐喧哗声。有谁敢在圣山上闹事?尤其本人还在情况下?

好吧,答案显然明摆着。波罗瞬间想到也下凡佛洛狄忒,只有她敢么做,也只有她会么做。只不过菲迪亚居然比他还早察觉到件事,到底谁才先知之神啊……波罗一边想,一边怀疑地盯对方一眼。

他想到事情,也想到。她转过头,脸上表情一瞬间闪过疑虑。

“你们正在说话,有注意到声音。”菲迪亚本不想解释,但接触到目光,就淡淡地说一句。而且个理由也错,波罗本可以早点儿察觉到,只不过他们都有把注意力放在上面而已。

外头喧哗声越越大。波罗正想走出去看,就有一个烧火工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特奥多忒……他们拦住她,尊敬雕刻家,还有医生!”

、菲迪亚波罗瞬间交换一个眼神。克罗波利圣山本就不妓-女之流能进地方,不论有什么原因,佛洛狄忒么做都故意在挑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