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相逢不识

小说:神史成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司泽院蓝 字数:3648

雅典晚上都没睡好。确切一点来说,根本没睡着。从最近父神吩咐事情再想到酒神节,一到《安提戈涅》时就忍不住怕头痛再次袭来。实在太费解。雅典在那张窄小、硬邦邦四柱床上翻来覆去,终于忍不住爬起来;宁愿去外头吹吹风。

几颗晨星寂寥点缀在天幕上。厄俄斯都还没起,雅典想道,深深一口还带着冰冷水意空气。绕过广场,想去神殿再瞧瞧神像,结果惊异发现,那面还往外透着昏黄光。

不要告诉,那雕刻师还没回去!雅典瞪大眼睛,蹑手蹑脚走近,站在台阶下往面瞧。果不其然,人背对着,手挥舞着一柄短锤,另一只手握着楔子,笃笃敲得正起劲。烛火把他影子投射到雕像上,整包围起来,就好像雕像正在被他拥抱着似

雅典莫名一热。转过身,朝前面入口走去。机会,也许可以在工作间歇时同雕刻师说上几句话。不知道人手上不停,心思已经跟着转走

雅典蹑手蹑脚走进大殿。上散落着大大小小木屑和石屑,一盏灯火孤零零放在正中,另外一盏在雕刻师侧面脚边不远方。雅典对着昏黄灯光皱皱眉毛,走过去拨弄一下灯芯,火舌立刻变得欢快明亮起来。一小小法术无伤大雅吧,心想。

菲迪亚斯回过头,脸上带着恰到好处惊讶:“……你?”

“米丽莎,”雅典没想到他发现得么快,稍稍愣一下就报出自己假名字。“我看到光,所以过来看一下……”

菲迪亚斯微微一笑。“我听说过你,”他干脆收回工作中双手,把他工具放到一旁,“凯法罗斯神父说过,他找到手艺巧夺天工织匠!”他故意夸张上扬语调,双手一摊。

雅典被他神态逗笑。看起来很随和,热情诚恳,容易打交道,喜欢种人。走过去,近距离看着自己雕像。木质紧实,纹理致密,线条流畅……总而言之都优点。雅典叹服,从特托河畔(雅典出生)开始,记忆中就没见过比面前座雕塑更完美,从材料到手艺,没挑得出毛病

菲迪亚斯小心看着表情,注意不被发现。他拿起一把银柄鬃毛刷,替雅典拂开面前雕刻上留下浮尘,露出下面光洁表面来。雅典摸,触感细腻,就好像皮肤一样。直愣愣盯着,赞扬道:“您真我所见过最伟大雕刻家!您会名留青史,那简直一定!”

“你可以叫我名字,好吗?”菲迪亚斯不怎么想听到从雅典说出来对他敬语,让他一种感觉,明明雅典离他那么近,听起来却那么遥远。

雅典惊异他一眼,对他好感更深。一已经扬名于希腊各大小城邦雕塑家,如此敬业,如此谦逊……一趟塔尔塔罗斯而已,人间就出现英才么?“那就听你,”雅典微笑说,“菲迪亚斯。”

雕刻家脸上也出现笑容。“你赞扬我可不敢当……你敢说你没在雅典城引起一股抢购风潮吗?所人都在谈论,阿戈拉市场上米丽莎拥简直就神一般织造手艺。‘你没见过东西吗?哦,天啊!’”

雅典笑出声来。“听起来就像我们两在互相吹捧对方,”说,“既然同为泛雅典大祭做准备话,我建议我们停止种做法,把时间和精力放到我们工作上去?”

样说来……”菲迪亚斯眨眨眼睛,“你要织造献给女神方毯,活计可很久没让雅典人以外居民经手过。我很好奇你要缝制一些什么图案呢?”

雅典低头沉思片刻。可以把经历都织成一副画卷,但显然用不着那么多。“提坦之战吧。”最后说,凡人们想象力永远猜想不到真正宏大战争。

“我很期待!”那宙斯巩固神权战争,凡人确不可能想象得出那样场面。菲迪亚斯在心撇嘴,他想到宙斯和雅典对待对方完全不同态度。果然雅典继承墨提斯方多一点啊,像宙斯,他在心一声,那才不雅典

天边渐渐变得明亮起来。远处市场隐隐传来声音,新一天又将开始。雅典告辞出去,还得去改良一下纺车——现在用双人手臂织布效率太低。还纺线,一根根用手揉出来,那要做到什么时候?

时刻都不忘记子民啊……菲迪亚斯在心苦笑一下,不过就算样,他也希望能把留在身边。他看着雅典背影,突然想出点子:“我说,米丽莎!”

雅典已经走到大殿门口,转过头来,微亮天光正好显出笔挺面部轮廓。菲迪亚斯呆一呆,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想说什么,“我们可以一起工作,”他热切说,“我和凯法罗斯说一下吧,我觉得你要能在和我一起,你作品很可能带给我更多灵感!”

也不失为一好主意。雅典愉快点头,“那看起来我应该去收拾东西?”

他们相视一笑。

太好……雅典走远以后,菲迪亚斯蹲下来,把脸埋到膝盖之间。如果人现在能看到他脸,就会发现那上面狂喜神色。“雅典,”他喃喃说,“我答应过你,我要为你建造世上最好殿宇,面竖起你雕像……”他抬起头,隔着很长一段距离空气伸手轻轻触摸,好像他真碰到雅典,“还什么比更好回报呢?我要让你看到它完工后第一眼……你将和我一起见证份辉煌……”

等到雅典再次回到神殿时,愣住。大殿中间隔出一大块方,菲迪亚斯正在敲敲打打,看起来在给一张长方形矮桌雕刻边缘花纹。“你……?”雅典出声问道,怎么才离开一小会儿,就完全变样子?

“噢,”菲迪亚斯直起身,从各角度打量着橄榄叶子圆润程度,“当然给你做一工作间啦,”他手臂随意指周围,“我想方大概够。”

何止大概够!“你难道要告诉我,”雅典环视着那些桌椅——面已经些雕上精致花朵叶片,“些都为我准备吗?”语气已经带上震惊。

“我想你应该需要,”菲迪亚斯把他目光转过来,直视着雅典,“我做得不好吗?”

雅典瞬间感到一阵莫名心疼。“当然不,”急忙辩解道,“只太隆重……”

“那都不问题,”菲迪亚斯又快活起来,“只要你喜欢就行。”他又开始修饰他手下雕刻。

雅典哑口无言。坐到一张横贯着整条常春花藤长凳上,看着菲迪亚斯专心修饰工作间。淡淡木屑飘在空中,外面布谷鸟清脆鸣叫时时无,到处都弥漫着各种不知名蔷薇花香。雅典坐在那,慢慢生出一种安宁幸福感觉来。

做一些简单桌椅还用不多久,即使菲迪亚斯执意要把它们变成“花园般布景”。他们一精雕木像,一摇动织布机手柄,闲暇时候谈天说

如此过几天,阿克罗波利斯圣山上下,从大祭司到烧制青铜熔浆烧火工,所人都知道原本只雕刻家一人大殿另一常驻人士。“来自德尔斐圣所米丽莎,”他们都么说,“在么短时间,已经俘获我们雕刻家高傲不可一世吗?”要知道他们从来没见过菲迪亚斯对哪女性么好过,即使在他年轻时全雅典城女孩子心目中白马王子,也没见他多看哪一眼。

雅典些话语只一笑而过。在看来,不过人们对一件新鲜事正常好奇,等时间过也就忘得差不多

显然人不么想,譬如说雅典执政官大人,伯克利。他可比平常人还要解自己朋友对爱情多么油盐不进,所以当他再一次来到帕特农神殿时,马上就被自己眼前景象震撼住。菲迪亚斯那时正在和雅典讨论方毯布景问题,两脑袋一起凑在织布机前指指点点,那距离、那态度、那语气,别提多和谐温柔

所以他立刻改变计划。他原本只来看一眼神像进度,现在他决定要在一没人打扰方好好问一下菲迪亚斯。他可以邀请他朋友们去他家来一场晚间聚会——虽然他并不喜欢种聚会,也从不参加,但他多年老友,一次必须破例。

菲迪亚斯虽然很疑惑于一向不热衷社交克利突然要在他家举行聚会,但毕竟难得一见好意,他答应。直到他如约前去之后才发现,只克利和索福克勒斯在等着他呢。

“菲迪亚斯!”索福克勒斯一见他就激动起来,“听说你终于心仪对象?”

菲迪亚斯皱皱眉。“什么叫终于?”他说着走到他朋友们中间,拿起一杯红葡萄酒,“我不一直都告诉你们,我爱雅典吗?”

“哦——”索福克勒斯夸张一口气,“我们在说真人,现实存在!而不奥林波斯山上虚无缥缈神灵!你终于能看见你面前东西吗?”

雅典一直很真实,一直存在。话菲迪亚斯没说,他轻轻抿一口酒。他一直能看清他面前什么。如果他朋友们也能话,那毫无疑问,他们会被吓到,他们面前混沌之神卡俄斯,在他们神话故事中只在开头出现过一句人。

么说,你告诉索克?”他抛开自己想法,转向伯克利道,后者正在透过酒液打量他,“就为件事才弄聚会吗?”

克利放下一整块宝石酒杯,拍拍他肩膀:“不要用种漫不经心语气谈论你终身大事嘛,”他强调道,“我和索克都很关心你。”

“我们甚至一段时间怀疑你……”索福克勒斯插嘴道,用眼神示意他下面,“……不行,所以对美丽女孩和男孩通通视而不见。”*

菲迪亚斯哭笑不得。他给他们一人一拳头,“你们成天脑子都在想什么?尽些乱七八糟事情。”

“军国大事。”伯克利严肃说。

“美丽邂逅。”索福克勒斯一脸向往表情。

朋友对视一会儿,放声大笑。“说真,我也觉得米丽莎不错,”伯克利说,若所思,“眼睛真漂亮,像最深邃海洋。”

“真?”索福克勒斯收起他那副不正经表情,“我想也,菲迪亚斯眼光那么挑……”他转头,“邀请我去看你神像吧?”用肯定语气。

“不要想打米丽莎主意,”菲迪亚斯知道他想看肯定不雕像,郑重警告他们两,“我提醒你们,绝对我说过最严肃话。”

索福克勒斯手捧心口,一副受到伤害表情:“我们怎么可能和你抢米丽莎?妙龄少女我还能点想法!”

克利和菲迪亚斯一起习惯性无视他。剧作家奇怪癖好,说话时动不动就变成演员腔调,搭理他就更没完,年纪越大越活宝。他们曾经背讨论过性格怎么写出催人泪下悲剧,结果无解。

朋友开怀痛饮,外袍乱七八糟落在一边。夜深女仆进来收拾,当看见菲迪亚斯裸-露在外胸膛时,眼闪过一道光。原来凡人也可以么完美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