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针锋相对

小说:神史成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司泽院蓝 字数:3024

就算典娜觉得这件事特别荒诞羁,她也得承认,这年轻女的确很本钱。至少,容色上乘,这让她使的小手段也变得可爱起来——显然她故意装作快要绊倒的样子,好趁机暗送秋波。过这点也很正常,蜚声典的著名雕塑家,光从衣服的形状上就能看出的身材,而普遍认为美丽的身体——男还女——都神或者神性的体现,暗中觊觎的女少。典娜也第一次和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了,但这还第一次直接就上来。

想到这里,典娜由得多留了点神。虽然她喜欢妓-女,但典的妓-女也分很多种,从单纯的泄-欲-工具到能和苏格拉底辩论而毫占下风的女。她抿着唇言语,只谨慎地把这个陌生女打量了一遍。但当她接触到方的目光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怎么发生的了——

阿佛洛狄忒!

看到她意无意地扫向自己这边的、针尖般的眼神,典娜真心觉得这绝阴魂散。方肯定也认出了她,这显然故意找茬。可父神知道,她下凡间来可为了和阿佛洛狄忒抢男来的!

过看起来只她一个这么想。周围的叫卖声好像都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所的目光都定在了们这个方向,隐隐地形成一个圆形。

典娜听到远处低声地说特奥多忒的印象——美丽,聪明,雄辩,曾和苏格拉底针锋相地进行争论……唔,她看起美神,但后面三项听起来都阿佛洛狄忒的强项——大概之前的特奥多忒能做到的事情?

然后另一种更广泛的观点。在这几个月里,众已经认定了一心想要俘获德尔斐圣所的米丽莎的心,而在这种敏感时候跑出来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她暗送秋波,还米丽莎颇敌意……同样外乡,一个耄耋老妇,一个智慧美女,的选择又会哪个呢?

说,八卦总群众的胃口。但接下来的发展却出乎们的意料之外。

“好久见,米丽莎。”阿佛洛狄忒先打了招呼。她直起腰,那简单的动作依旧充满了妩媚,丝毫坠她美□□声。

围观众瞬间更激动了。这两个女认识的?那岂说道了吗?

“的确如此。”典娜意所指地回答——按照神的历法,她们的上一次见面距离现在几乎就转瞬之间。“我好像听到了一些关于你的赞美,恭喜。”

美神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她知道典娜在反讽她。没错,聪明的特奥多忒,雄辩的也特奥多忒,她只暂时占用了一下这个美丽女的身体而已——这她挑选的唯一标准。智慧典娜的强项,可她的,所以她更应该用她的美貌来打败方,就从开始。

“如果您兴趣,亲爱的雕塑家先生,我可以邀请您晚上来赴欢乐之家的约会吗?您的朋友已经慷慨地答应了,相信如果您的到来,它一定会更加精彩。”

周围的群中发出一片激动的呼气声。欢乐之家典最名的风月场所,以极高的性价比享誉附近的所城邦。典的文政客都里面的常客,这让那里举行的晚会变成了一个高水平的交流活动。因为那时候谈论的,而滔滔绝的辩论会。第二天,那些辩论内容很可能就会出现在公民议事堂或者将军统帅部的讨论里。

错的迂回策略,典娜想,但这并足以掩饰后者的目的——虽然她从来掩饰自己在这方面的想法。方的潜台词明摆着——就在讨论之后,又或者可以中途退场,们可以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典娜转头望向了。这种事情当然她觉得就算数的,决定权掌握在方手里;她只认识三四个月,没错,但后者看起来完全个正君子,她相信方能做出最好的选择。

也正在看她。“你觉得呢,米丽莎?”声音高,但十分温柔。

已经在低声惊呼。在们听来,雕刻家的意思明摆着就:你说吧,你同意我去我就去,但我更希望你同意。们从来没见过这么温柔的雕刻家!哪怕一瞬间也没!于这难道说,一个交际花的出现,促进了米丽莎的危机意识,也促进了发现自己的心吗?

典娜接触到那种目光,心脏一瞬间狂跳起来。她一直在把其们般配的话当耳边风略过,但这也无法抹杀给她留下的良好印象。她第一次觉得庆幸,因为她假扮了一个老妇,脸红被掩盖在层层叠叠的皱纹下,然马上就该露馅了。她的确欣赏少凡男子,但没能带给她类似的感觉,同的……这为什么?

而与此同时,典娜也想到了自己立下的誓言——她要以永恒的童贞奉献给神。这让她心头一凉,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马上就消失了。当然,你总能和一个凡谈情说爱,她在心里自己说。所以她微微低了头,什么话也没说。

只当她在害羞,只心里微微一沉。知道典娜的性格,没更了解了——这无疑就拒绝,但她一般会当面给落面子,除非那个惹着了她——就和现在的美神一样,而且她还隐晦地反击。

“十分抱歉,晚上我还点事情要做。”礼貌地回答。然后转向典娜,声音又自觉地变成了特殊的温柔调子:“那我们走吧,那边还些宝石摊子,你应该能给我宝贵的参考意见,米丽莎。”

典娜点点头,很感激方并没说下去。

一起走开了,留下周围一圈目瞪口呆的围观士。

“要我说,这绝一个错误的选择。我可听说,年轻的阿尔西比亚正在追求特奥多忒呢,已经向将军的位置发起冲击了,而她还根本没一个眼色!”

啊,如果我,绝会放弃这个出名又漂亮女的机会!要知道特奥多忒开价至少两个迈纳呢!”

“请容许我提醒你们,已经够名了……但说到漂亮女,我也觉得的眼神只定在山上的典娜身上。”

“噢,你们都!这绝深爱!雕刻家好像完全没看到特奥多忒的美貌!”

一群闹哄哄,各执己见,谁都无法说服谁。而话题的另一主角,特奥多忒,脸色已经青了。她无往利的眉毛居然吃了一个闭门羹!这绝可能!但她也能确定,典娜可能给施放什么迷魂咒的,因为这她擅长的领域。在这种方面败给典娜,这她绝能忍受的事情!一定她还没表现好,她应该展现更美好的身体曲线,她一定要打败典娜,无论如何!这就需要再一次机会了……

特奥多忒开始往回走,一路上也无视了许多目光。那种带着欣赏甚至赤-裸-的目光,以前会使她感到满足,但绝在现在这种刚吃过一个巨大败仗的情况下。一定因为男的虚荣心在作祟,时候想要展现出自己的忠贞,即使实际上根本那么一回事。她选择的方式,就和刚才说的那样——已经够名了,需要在一个满艺妓的地方高谈阔论以增加的知名度。她应该绕过这个坎儿,直接用美丽的身体勾-引的……

顶着特奥多忒脸孔的阿佛洛狄忒打定主意,脸上又露出了一贯的迷笑容。

--

因为这件事,这一次的下山之旅显得和平时的几次点区别。和米丽莎当然没在那些普通的珠宝摊子上发现们所要的东西,只能无功而返。

而在回去的路途中,典娜察觉到方的目光在她身上的停留时间明显比以前增长了。她由得在心里考虑,怎样说才能让方打消这种想法:且说她能答应,这个男依旧还能吸引许多好女。当然,她指的阿佛洛狄忒,而良家妇女。啊,了,阿帕西娅那样的其实也错,吗?除去她的身份和经历,毫无疑问个好女——相夫教子,做得比其典女性公民还要好。一般来说,交际花都愿意从良,而能做到这点的女通常都会比一般更忠贞——因为能固定下来她们的梦想,而阿帕西娅就其中的佼佼者。据说她还能为伯里克利修改讲演稿,使在辩论中更加容易地驳倒手……

简直要觉得绝望了。“米丽莎,要想太多,好吗?”等到两离开喧闹的市场和道路、开始往上攀登圣山的石阶时,恳求道。“我知道你会轻易答应,但请别从现在就想着拒绝我。”

典娜猛地回过神来。她刚才在想什么?想帮这个凡找一个好妻子?方很可能还察觉了,请求她要这么做?噢,这简直就天方夜谭!“我……噢,,我……”她从来没这么结结巴巴过。的态度光明磊落,总让她觉得她的做法……怎么说呢,太自私?噢,这简直糟透了!

你爱的并我们的哥哥……你爱的你正义的姿势……

这些句子像燃着的火焰一样蹦进了她的头脑,一阵剧烈的疼痛席卷了她的全身。典娜只感觉眼前一花,视线中残留的最后一个影像惊恐的脸。好像在叫她的名字,她真实的名字……

典娜能确定这一点,因为下一刻她就什么也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