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神的新衣

小说:神史成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司泽院蓝 字数:2443

伯里克利心里摇头,知道不能反驳这种状态下艺术家,他们热情有时候令人难以理解。他指向外围,“那些人字形山墙怎么样时候,你不说要把它们镶嵌屋顶线下面顶盘吗?”

“那可项大工程啊,还早呢,老伙计。”菲迪亚不舍地把目光从雕像移开,从立柱间穿到内殿外部,一边还说:“那面要雕刻一系列祗和女,还有话中场面,”他双手比划着握着刻刀样子,“要说,雕刻这速度可快不起来,慢工出细活啊,可不想被人们指责,说他们历史被变成一堆垃圾。”

伯里克利仔细打量着菲迪亚递给他一块石板,面刻万灵雅典娜节□□场面,奏乐堂里有人正朗诵史诗,旁边有演奏者为他用双管长笛配乐。他雕刻方面外行,但这并不影响他欣赏那些细腻微小表情和动作,堪称完美。

“如果你指话,那你可要失望,”伯里克利走到他身边,蹲下去看那些已经雕刻好装饰板,“你工作一直让找不出任何毛病,确切地说,每次都让大开眼界。”

菲迪亚。“你每次都这么说——”他举手阻止伯里克利想要说点什么举动,“不过这次你说对。”他望着外面还搭着脚手架巨型青铜雕像,“希望这次能做到最好。”

伯里克利不满地打断他。“别那样说,有眼力见人都知道,你做一直都最好。”

菲迪亚感激地看他一眼,随即摇摇头:“已经老……有一微薄心愿,希望这能成为能雕刻墓志铭作品。”

伯里克利拍拍他老朋友肩膀。他也五十多岁,他也希望自己墓志铭能够写“这里对雅典有贡献人”这样字样。两朋友沿着内殿断断续续地走一圈,交换一些细节意见。眼看太阳升起来,伯里克利只能告别凉爽殿,顶着炎炎烈日去将军统帅部。

菲迪亚殿看着他远去背影。他依旧布满皱纹,但眼里情绪却超越外表不知道多少倍。

伟大凡人,他想。他父亲赞蒂波曾被公民大会放逐十年,归来之时却成为英雄;而他本人并不知道,未来几年内,他和其他五位将军受到死刑判决,再也没有翻身可能。公民大会伯里克利本人倡导民主政体最重要部分,却因为被他政敌们蒙蔽,群情易变,滥用权力,最后成为他自己夺命索。

他已经预见到这一点,?他知道他做伟大实验,不会随着他自己死亡或者雅典失败而消失。这人一贯充满希望,相信他雅典会因为自己为时短暂榜样将永为世人所怀念。

无可争议黄金时代,菲迪亚想。所以就算知道他和伯里克利朋友关系会使他成为政敌们第一开枪炮灰,三年之后他就要被流放,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不乎。其实,他所关心从来和心里只有雅典伯里克利不同;他走回殿,目光又恢复艺术家热情,他只要雅典娜一切安好。想想那些愚蠢凡人最后给他安罪名,不敬?哈哈,宙知道,他会开心

还有那根本不信苏格拉底,对伯里克利审判中他唯一拒绝藐视法律人……伯里克利之后,他也成为公民大会牺牲品,罪名恰恰也不敬。通向光明道路一向都曲折……一时代已经开始,凡人们从愚昧走向开化,使命已经完成,?*

菲迪亚继续他工作之前,又往柱廊外张望一眼。一只布谷鸟正好斜斜飞过,落已经长出亮红色叶片橡树,左右探头探脑一阵后,又拍打翅膀飞走。快要三月,酒节就临近。其中举行戏剧大赛雅典娜最爱,今年会来

--

阿戈拉市场,流言一向传得飞快。前一阵子最流行公民尤菲利托妻子与人私通,大家都向那天晚被尤菲利托带去堵人朋友们打听消息。不过现,大部分人谈论耄耋老妇羊毛织品,人人都以拥有做出毛料外套而自豪。,除米丽莎,还有谁能布料织出那样精美图案呢?

这位传说中米丽莎,现正看守着市场小摊子。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穿着打扮和普通外来人员没有两样,没有人怀疑真实身份。米丽莎宣称原本住德尔法,最近才搬到阿蒂卡乡下来。雅典人一边把带来织品抢购一空,一边张开双手热情欢迎从阿波罗圣所来外乡人。(阿波罗先知之,而德尔法建有最有名阿波罗圣谕所。)

米丽莎说自己“年老体衰”,所以每次带来东西都只一点;即使这样,名声也很快传遍雅典。这不,离太阳到中天、市场结束时间还早得很,就有一披着长袍祭司——凯法罗——找来

他仔细地捻着毛料,看看它们否有毛刺等等情况;又对着阳光透视它们,看厚度否均匀;最后他显然满意,对这老妇人发出邀请:“明年就四年一度万灵雅典娜节们需要献给女一件羊毛绣袍,你愿意接下这光荣活计吗?”

米丽莎睁大眼睛,祭司发现瞳孔一种很漂亮灰色,清澈、明亮,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那样透显着智慧眼睛。几乎哆嗦着听祭司给详细讲解要做工作,而受宠若惊反应显然令祭司很满意。由于向女敬献织品典礼结束时重头戏,他们商定,为能更方便地商议有关图案纹样之类细节以及详细解织造进度,米丽莎要尽快搬到阿克罗波利圣山祭司们居所去。

“正好酒节就要到,到时候你可以好好欣赏一下雅典盛况!”临走时候祭司这么说道。

米丽莎点头,“那今天回去和家里人说一下,他们一定会为感到骄傲。”

送走祭司,米丽莎看看日头,决定今天早点离开市场。这招百试百灵,轻松入住圣山顶。祭司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献给雅典娜织品,不少都自己亲手做

“嘿,敬爱祭司大人!很少见你下山去啊。”被叫到祭司正撩起他长袍跨过圣山入口处石阶,抬头就看到全雅典最有名雕塑家菲迪亚正站脚手架,一身铜绿和木屑地跟他打招呼。他助手们忙碌地来来去去,一些人扇火,更多人小心翼翼地照看着那些注入模具管道。

啊,有人告诉,阿戈拉市场从德尔法来老妇人,织得一手好图案。们想也许能胜任给女织造贡品这任务。”凯法罗走向雕塑家,后者停下手里工作,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看你表情,确实能?”

凯法罗点头,“比前几次都要优秀,敢保证,再也没有见过比更漂亮织造手艺。”

当然,雅典娜前几次时候还塔尔塔罗呢,菲迪亚看着祭司满意表情心想。“吗?听起来件大好事。”

“确实,没有比祈求女喜爱和保护更重要事情。”凯法罗庄严地朝殿方向点头致敬,随后说道:“该回去。顺便说一句,你雕刻手艺也绝对所见到最漂亮。”

菲迪亚没有注意祭司长袍飘飘背影,而把目光投向可以望见阿戈拉市场。很期待,雅典娜,们很快就要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