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机锋暗藏

小说:神史成灰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司泽院蓝 字数:2305

“这是第十条支流的水?伊里(诸的信使)定会感谢你的,你帮他解决多少次麻烦啊。”宙点头说道,下面听到并且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诸脸色都白下。“那这样,你先保管着吧。你去三个月,定累,父为你准备这个宴会,放松心情去享受吧!”随后手招,示意雅娜坐到他右手空下的首座。

娜点头,再次行礼,转身走过去。波罗知道这是宴席开始的信号,他看向背后的乐器班子,顿时,美妙的齐特拉琴声叮叮咚咚起来。

个铜砧从天宇掉下,要经过九天九夜,第十天才能到达大;它从大再往下掉,也要经过九天九夜,第十天才能到达塔尔塔罗。这个众都是知道的,虽然祗的速度比较快,但是雅娜还是去整整三月之久。天上年,这个旅程的时间人间足有百年。

这么长的时间,肉眼能看见的成果罐子水,月光女对此十分好奇:“雅娜,能把罐子再拿出来看看吗?”

娜给挤过来的尔忒弥让出位子,声音压低:“特,那水是诸的忌讳。”

月光女小鹿般清澈的眼下,她的声音也跟着压低:“第十条支流的水是所谓的冷水?”

大洋有九条漩涡银白的支流环绕大和广阔的海面,但是第十条支流发源于块岩石,它是诸的忌讳。当灵之间发生争吵和冲突、或奥林波的任何灵说谎时,宙便派捷足的伊里只金杯,远万里来装诸的伟大誓言——即那块岩石上淌下来的著名冷水。奥林波无论谁用此水浇奠,只要发伪誓,他会气息奄奄躺上整整年。这年的病态结束之后,接下来的九年修行更为艰苦;仅要与永生灵断绝联系,还要永参加他们的会议或宴饮。而梯克河永恒的原始流水被任命为这种誓约。

娜小声讲解,尔忒弥明白,为什么刚才宙说“第十条支流的水”时众们的脸色那么难看。她吐吐舌头,挽着雅边胳膊,色里是掩饰住的兴奋:“你下去那么久,肯定知道少新鲜事吧?冥府里是是血流遍、恶臭难闻?”她好奇猜测。

娜刚咬口鲜红的无花果肉,听到这话咽下去也咽也是,只有无可奈何看着那双无辜闪烁的碧蓝眼睛。

特,”边的波罗忍再忍,终于看下去,“你能先坐好吗?雅下界奔波劳碌那么久,好容易完成任务……”

“我知道!”尔忒弥直起身子,朝她的孪生哥哥嘟起嘴,转回头去又是灿烂的笑容:“雅娜,你饿吧?我把我那份也给你吧?”待雅娜回答,嗖嗖几声,她面前的长几上顿时堆满各种琼浆玉液珍馐佳肴。

其他人眼里,尔忒弥派庄重可敬的女形象,偏自家哥哥和雅娜面前只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波罗看着妹妹的举动哭笑得,向雅娜投以抱歉的笑。雅娜摇头笑笑,她当然介意。她和尔忒弥乐衷于社交,偏偏如此意气相投,她怎么可能生得出责怪的意思呢?

宴席进行到半途,气氛热闹起来。众们都手执金杯,殿中穿梭交谈。自宙率先对雅娜举杯之后,其他相熟的祗们陆陆续续过来祝贺。紧跟之后的是天后赫拉,再来是赫淮

双耳浅口杯碰撞时溅出清亮的酒液,赫淮趁这个当儿悄声说道:“雅娜,为帮助你驱除疲劳,请收下我的小小礼物。你只需要把它往想要放置的扔,它会提供给你舒服酣睡的场所。”

“谢谢你,赫。”雅娜伸手接过个小小的金色物体,她知道匠所言绝是夸大其词。他们的友谊源远流长,雅娜也常常动手做些小发明,这和匠的爱好谋而合。所以她才能泰然自若收下他的礼物,因为和赫淮客气,诋毁他们的友谊。

的脸上浮现出愉快的色。他知道雅娜把他看作重要的朋友,这也算她永远能接受自己的爱情,能够直看着她的笑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对面的佛洛狄特看着这幕,生出阵妒意。自家丈夫前些天钻工作间里出来,是为给雅娜做礼物?怎么从没见他送给自己什么,连个花环都没有?虽然她喜欢又老又丑的赫淮,但这并代表她看见自己丈夫对别的女人大献殷勤时可以视若无睹。我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雅娜凭什么和我比?

想到这里,佛洛狄特也站起身,顺手端起面前的花瓣酒杯走过去。她披散下自己长长的、富有光泽的波浪卷发,身上也特意涂抹清晨百花研磨过滤的香汁,穿的是最华贵飘逸的长裙。这是为雅娜举办的宴会没错,但她是存心要把对方比下去,让众都知道——她,佛洛狄特,才是那个集万千光芒于身的宠儿。“雅娜,为你的平安归来,干这杯吧!”

特洛伊战争人间已经过去快六百年,早已湮没历史的烟尘中,天上的祗们还到两年的事情耿耿于怀。过雅娜并包括内,她战争快结束时已经后悔,凡人的鲜血和生命足以让她成长到无视某些虚名。

面对金苹果的获得者(金苹果,上面刻着“给最美丽的女”,特洛伊之战的起源),雅娜微微笑,她装作没有听出佛洛狄特语气里的挑衅意味,相当淡定举起自己的酒杯:“谢谢。”作为爱佛洛狄特,她的招牌是永远的满面笑容,以及伴有甜蜜、爱情和优雅的欺骗,过雅娜丝毫担心她会场的时候对自己做些什么手脚。

“既然这样,希望你晚上能做个好梦。”赫淮似乎没有看见自己的老婆身边,他只是等到雅口喝干杯里的酒时,继续之前的谈话,向雅娜告辞。“你也样。”已经喝少橄榄酒的雅娜双颊飞红,眼愈发明亮,看得赫淮心跳猛阵加速。怕自己再呆下去会失态,他赶忙低头走回自己座位去

这两个人……根本是无视自己的存啊!佛洛狄特肝火上升,可是又找到理由发泄,只得悻悻走回另边。小儿子厄洛正扑桌前大吃特吃,脸都要埋进银盘里头去佛洛狄特心情好,正想叫儿子站起来,目光突然落两只扑扇扑扇的小翅膀中间的箭袋上。

她回头看向雅娜的方向,只见被包围的个圆圈;人是那么多,以至于座位娜邻近的波□□脆坐到下席他妹妹尔忒弥那边去。再转回到儿子背上的小弯弓和金色箭簇,佛洛狄特的目光跳下。

金箭代表着爱情,这是普天下男女都期待的美好事件;但是如果这件事发生发誓要以永恒童贞奉献给祗的雅娜身上的话,恐怕她得尝尝她自己带回来的著名冷水的滋味……

佛洛狄特想到这里,露出今天第个真正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