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

小说:迷惘之森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淡魂L 字数:12445

开题答辩很顺利地结束

一方面多亏之前学生会经历,我现很擅长做PPT,从网络上下载一个漂亮模板,取精华,去糟粕,略作修改可以为我所用。另一方面,论文指导老师张老师,是我班主任,是一个认真且负责女性,我实习期间通过网络沟通一一指出PPT中存问题,然后我无一纰漏地加以完善。

因此事前准备较为充分,所以讲PPT时几乎没遇到什么困难,评审老师问题我对答如流。

但显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样幸运。

每个论文指导老师都要负责指导10名左右学生,很难做到到雨露均沾。那些本与老师认识或是表现优异学生更容易获得老师青睐。与之对应,如果碰上不认识老师再加上没什么表现,被老师冷落无可厚非。

如果仅仅是冷落话还不算最惨,最令人头疼当属过分严厉老师。

舍友王昊很不幸被分配到系主任名下。位以严厉闻名老师指导10个学生中,他只允许其中3名参加开题答辩。其余7人都被要求延期开题答辩。老师那里顶多有一两个不被允许参加开题学生,大部分老师一个都没有。

王昊论文题目改3次,开题答辩PPT写5次,仍旧没能达到系主任要求。让他一度很崩溃,听他说有个女生改4次题目仍旧没有通过之后从系主任办公室出嚎啕大哭。

他原本不是喜欢学习人,平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态度,成绩一直稳定全班倒数前5之中。但次是真遇到克星,昨天夜里他把改第5次PPT发给系主任,仍被驳回。

万念俱灰他今天已经联系枪手

阿P开题答辩不是很顺利,他指导老师没怎么管他,开题时候被评审老师一度问到语塞。不过还我们学校开题答辩更像走个过场,只要指导老师觉得没问题,让参加开题,一般都能通过。所以他最终有惊无险地通过

小超是我们几个里面最认真人,他总会勤勤恳恳地完成所有任务,我已经记不清几年抄多少次他作业。他指导老师没有给他太多建议,因为他本身,需要修改地方不多,答辩过程一帆风顺。

开题结束之后可以着手写论文,而且学校并未规定写论文期间必须校。所以像我种有工作学生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写论文,只要经常与导师保持联络,沟通论文进度即可。

我原本只向公司请两周假期,是说过几天需要返回北京。但具体日期没有定下,票迟迟没有买。

没什么特殊原因,只是自欺欺人罢像不买票不用回北京一样。

公司那边没有催我,我种可有可无员工并不重要,但我终究还是要回去,结局无法抗拒。

作为一个有所归属人,我只能回到那个地方,不论我愿不愿意。人从都不自由,不如说自由一开始是个伪命题。人只要活着会受到出身、天赋、法律以及道德制约,即便死要受到阴曹地府管束。所谓自由充其量只是某种程度、某些方面,被条条框框限制住自由。没有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事。

宿舍中突然响起一阵狂笑打断思绪,定睛一看发出声音人是王昊。

“哈哈哈,我找枪手啦,800块钱所有事情都管,我再不用写个破论文啦。”

“不便宜啊。”阿P咂咂嘴说道。

“很划算吗?而且个东西越往后越贵,现还算便宜呢。走吧,咱们吃饭去。”

“昊哥,等等我,我去。”

不是减肥晚上不吃饭吗?”

王昊一脸狐疑地看着小超。

“今天答辩消耗太多体力,实饿不行,偶尔吃一顿没啥。”

听他们一说我觉得很饿,于是我迅速从床上爬起

“我去。”

“历哥,最近咋都不和对象一起吃呢?”

……

分手事还没和他们说,不过没有隐瞒必要,趁此机会告诉他们

“前阵子分手。”

“真咋分手呢?”

“额……”

理由真非常复杂,我没有自信可以讲得明白。所以……不如不讲。但是,别人已经问,该如何回答呢?

该不会看上别妹子把学妹给踹吧?”

王昊说话一向不着边际,种时候不忘趁机拿我开涮。尽管知道他没什么恶意,但还真是个恶劣玩笑。

“别胡说,历哥不是那样人。”小超却显得格外认真,帮我反驳他。

“想再找一个吗?喜欢什么类型跟哥说,我微信里妹子可多,什么样都有。”阿P拍着胸脯说道。

虽然件事很扯,但他说得过于认真,以至于我不得不同样认真地拒绝他。

“不用……单身挺。”

“P哥,没记错那微信里女生十个有八个都不堪骚扰把拉黑吧?”

小超对阿P社交能力提出质疑,阿P辩解却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怎么可能?顶多一半。”

不少啊……

说真我确实佩服阿P,追女生件事情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尽管大学四年都没能找到一个女朋友,但时至今日他不曾放弃。

“不懂些谈恋爱人是咋想,大学里谈恋爱不靠谱,一毕业肯定分手,谈么几年有啥意思?”

王昊转过身去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句话。

恋爱观方面,王昊是另一个极端。不知道他究竟是柳下惠再世还是心智尚未开化,对现实中异性一直没多大兴趣,对恋爱本身持一种鄙夷态度。曾有过对他抱有女生,但他完全不理会对方。

话说,谁谈恋爱时候是奔着分手去,大家都不容易。走吧,历哥,咱吃饭去。”

我下床时候小超拍拍我肩膀对我说道:“谈三年对象说分分换谁受,我当初被甩时候几个月都吃不下饭。分手只能说明学妹不是对人,别担心,以后肯定能碰上更合适。”

小超是典型和事佬,安慰起人有一套。但我忽然发现一件出乎意料事,记忆中小超没有谈过女朋友,他被甩是什么时候事?难不成他我不知道时候偷偷谈个恋爱?

什么时候谈恋爱?我怎么没听说过。”

“初一。”

还真是……出乎意料早熟啊。”

“唉,陈年往事不提。”

“……”

我们四个到食堂时候已经七点半,大部分窗口都变得很冷清。食堂高峰期一般是6点到7点,个时间点吃饭可能有些热门窗口饭菜早已售罄,但处是去哪都不用排队。

我点一碗兰州拉面坐椅子上大快朵颐,其余三个室友一边玩手机一边悠哉地吃着饭。我没有吃饭时玩手机习惯,因此总是吃得很快。每次和室友食堂吃饭都是我先吃完,然后等他们很久。

王昊曾讥笑我吃饭像逃荒,上辈子怕是个饿死鬼。我则回嘲他像鸡一样吃饭,总是一粒粒啄。

我尽情享用拉面时候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袭,双臂环绕着我肩膀,两个纤细手掌精准地抓住胸部。

当时我吓一跳,手中筷子没有拿稳险些掉桌子上,但我很快淡定下,不用回头我知道是谁。会做恶作剧人全世界只有一个。

我把嘴里面咽下去后对背后人说:“大哥,是个变态不要暴露么明显。光天化日之下,不怕有人报警吗?”

“那意思是只要不是光天化日之下行喽?”翰轩把脸贴近我耳边,用一种略带妩媚与诱惑声音说道。

“滚。”

“哈哈哈。”

翰轩又切换一种特别豪放声线,放肆地大笑一番,随即放开双臂,坐到我旁边。

舍友大概是第一次见到场面,一个个目瞪口呆着看着我,看着我们。不过他们之前都见过翰轩,知道我们关系,应该不至于产生什么奇怪联想。

们营销开题答辩是今天吧?”

“对啊,们呢?”

“我们金融是明天。那接下准备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回北京呗。”

“什么时候?”

“过几天吧。怎么?”

……是不是忘点什么事?”

“嗯?”

“凌熙下周过生日啊,臭小子,都能忘?”

“……”

能记住才会很奇怪吧!我记性一向很差,只是隐约记得凌熙生日上半年,翰轩生日下半年,具体日子当然是不清楚

能不能再多待几天?公司那边可以多请几天假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周几过生日?”

“下周三。要是请告诉我一声,我先走啦,拜拜。”

说完,他站起身用手抓抓我头,把我头发抓似鸡窝一般凌乱,然后一路笑着离去。

“拜个头啊!”我冲着他背影大喊。

旁边舍友看到我新发型笑到停不下,我连忙放下手中筷子用手捋捋头发。等我再次拿起筷子时,碗中面已经坨,但我还是风卷残云一般吃完剩下面。

回到宿舍,我正想该怎么请个假,手机上忽然收到凌熙发消息。

学校待到什么时候?”

如果刚才没有碰到翰轩,我肯定不知道到底想问什么。

毫无疑问是生日事。

没有直接说,大概是怕如果我下周三之前回北京没法陪过生日,样会让我为难。

所以试探性地问我学校停留时间。

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人。

但是,对我而言不是具有可比性事,完全不需要抉择。

朋友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更何况我压根不想回北京。

“待到过完生日。”

居然记得我生日?太感动!”

没错,我记性差是出

压根没想过我会知道生日。

因此才会小心翼翼地跑试探我。

虽然是个美丽误会,但我还是要澄清一下。

一功劳要记给翰轩。

话说翰轩个家伙学习方面明明很差劲,但是跟人有关事情倒是记得都很清,是所谓社交型人格吗?

“虽然我很想让感动一下,但其实是翰轩告诉我,哈哈。”

“……不管怎么说,能留下陪我过大学里最后一个生日已经足够让我感动。”

是理所当然事啊,毕竟我们是朋友。”

和凌熙聊完后,我拿起手机给我直属领导打个电话。我告诉他开题答辩没有通过,下周要重新答辩,因此要多请一周假。他很无所谓地说句‘嗯,解’,然后挂断电话。

合适理由很重要,请假尤其如此。虽然领导看起并不乎我回不回去,有可能我说实话他会同意让我多请几天假。但为稳妥起见,我还是找个他无法拒绝理由。

以不可抗力作为借口再合适不过。毕竟我现主要身份还是学生,还受到学校制约,学校安排不得不服从,一点公司无法改变。并且,最重要一点,种事公司无法与学校核实,所以我说什么是什么,简直是只手遮天。

嗯……只手遮天么,个词像一般是用形容大反派,用形容我有点大材小用感觉。我种程度撒谎应该算不上什么罪大恶极事情。科学研究表明适度撒谎有益于人身心健康。况且我不单是为自己,主要是为帮朋友度过一个美满生日。样一想,我心安理得多

但究竟是什么时候起谎言种东西可以做到张嘴地步呢?

几乎所有人从小都被教育不要撒谎,要做个正直善良人。但越长大越发现撒谎是刚需,我很难想象有人能一生中做到从不撒谎。虽然有善意地谎言种东西,但欺骗本质没有改变。人总是会为追求些什么撒谎,不论是为自己还是他人,归根结底都是为利益。

每个人都有愿望,但并非每个人都有实力和运气,便是个世界残酷地方。谎言最重要作用是拉近人与愿望之间距离。只要人还向往着美东西,谎言便不会有尽头。

打完电话后我把请假成功事告知翰轩,但我并未向他提及请假理由。原本我打算约他一同去挑选生日礼物,没想到他发一个贱兮兮表情并说‘哈哈哈,我已经准备啦。所以只能麻烦自己去喽。’

忍不住想去揍他一顿!

去年生日我送给凌熙一只马克杯。今年要送什么呢?为女生挑选礼物还真是一件令人头痛事。

离我们学校不远地方有一条商业街,出校门后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可以到达。规模方面跟柳巷完全没得比,热闹程度远不及。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印象中有专门售卖礼品商店,我准备明天去那里看看。

虽然现有网购种方便方法,但前提是知道自己要买什么。如果脑中没有一个明确概念,无法输入搜索引擎,自然没办法下单购买。对于完全不知道该买什么我,网购条路一开始被堵死

网购优缺点,某种程度上说其实和实体店是互补,那些担心网购盛行会导致实体店消亡人无异于杞人忧天。表面上看起水火不容、相互对立东西,实际上却有可能相互依存。

正因为有怪兽,奥特曼才有意义。

只有怪兽变强,奥特曼才能成长。

只要怪兽不放弃毁灭地球,奥特曼会一直守护人类。

人们爱都不是奥特曼,而是可以帮他们打败怪兽奥特曼。

现如今,我们宿舍人都不需要上课,所以起都比较迟。我一睁眼已经9点多,小超床上玩手机,看起是刚醒。另外两个人还睡,他们一般会直接睡到中午。我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去洗漱,生怕吵醒他们。

昨天穿过衣服领口不小心沾上油渍,今天肯定是没法穿。我打开衣柜后发现上周柳巷买衣服还手提袋中放着,买回没穿过,网上买帆布鞋前天收到,刚可以穿出去。

今天阳光比昨日更加耀眼,夏天气息逐渐浓厚起,春天已经接近尾声。燥热季节,是分别季节,还真是有些讨厌。

走过一段漫长路之后我那条街。稀稀落落行人看起只是单纯路过,并不像是购物难怪,谁会大早上出逛街呢?除非是我种闲人。

记忆中礼品店位置很模糊,像是一家皮鞋店旁边,又像是一家奶茶店旁边。于是我只能沿着条街从头开始找,最终一家便利店旁边找到它。

一踏入家店,首先引入眼帘是一只金色招财猫,摆摆机械手臂对我说‘欢迎光临’。靠着门口右手边是结账处,穿着工装收银员小姐正熟练地操作着计算机,面前女生一只手拎着一个漂亮礼品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亮出二维码付款界面。礼品袋不是透明,所以从我所角度看不到里面东西。

从左手边望过去发现里摆放着密密麻麻货架,琳琅满目时髦商品置于其上。种空间利用效率,连超市都会自愧不如。

我径直走入店内后左拐,第一排货架正反两面都摆满大大小小毛绒玩具,作为礼物讲太普通,而且我觉得凌熙不是喜欢种东西女生,因此不考虑范围内。第二排货架上则是形态各异陶瓷饰品,看上去倒是不错,但我还是想送一个有实用价值东西。于是我接着往后走。

由于货架摆放得比较密集,过道显得很窄,无法允许两个人从容地通过。当我看到第三排货架那里有个人以后,没再往深处走,打算直接去看下一排货架。

可我刚路过,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名字。

我被声音吸引,回头走几步,原是戚雪洛。穿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白色宽松T恤,搭配着浅蓝色牛仔裤和白色运动鞋。仍旧是一副干净清爽样子。

“还真是。刚才身衣服视线里一闪而过,我马上想到可能是怎么会儿啊?”

“我……我给凌熙买礼物。”

“天啊……怎么会?”眼睛瞪得圆圆,捂着嘴,用一副不可思议表情说道。

幅吃惊神态,再加上作为凌熙舍友身份,不难猜出和我是一样。虽说学校周围正规礼品店仅此一家,但同时选择个时间过,真是太巧

“难不成是?”

“对呀,没想到居然会里碰到。”

既然是已经认识人,那我没有必要刻意回避,于是我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身旁。

“我实不知道该买点什么,所以才要店里看看。买什么吗?”

“我看,反正不着急,可以慢慢挑。个闹钟很可爱吧?”

戚雪洛拿起货架上一台正方体电子闹钟,按一下背部开关,正面漆黑屏幕上马上显示出时间和温度。外表整体是粉橙色,独特之处于上面有一对棕色驯鹿角,增添一番可爱风味。

“确实不错。”

虽然嘴上么说,但我觉得凌熙不会喜欢种东西。如果真要买,我该怎么劝呢?我不习惯否定别人,尤其是假如表现出一副比解凌熙样子,会让很尴尬吧?

“不过熙熙不太喜欢种风格东西,会觉得很幼稚。”

知道啊……看担心是多余是嘛,跟凌熙朝夕相处,怎么可能连种事情都不知道。那里看么久,还特意跟我提起,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喜欢?

只有一种解释吧。一般女生对可爱东西基本没有抵抗力。只是,凌熙没有被划分到个范畴里。

“而且,过生日一般不送闹钟。寓意不是很。”

“是吗?还有种说法?”

“送钟谐音不是送终吗?过生日送像咒别人似。”

“哇,知道多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没什么,只是我恰知道而已。”

有时候懂多并非是一件幸福事,其中往往蕴含着惨痛教训。

我知道个事情要追溯到小学时期,当时一个同学过生日,我买台闹钟送他,收到礼物时他看起一点都不开心。后我们莫名其妙地闹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那个礼物。

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闹钟,往下一排货架走去。

“那我们去别地方看看吧。”

我们?难道要一起?怎么自然而然地变成结伴而行状态?虽然脑子里有点蒙,但我还是很听话地跟身后。

戚雪洛店里看得非常仔细,仿佛是要把货架上每个商品都一一收入眼底,遇到感兴趣东西还要拿下仔细观摩一番。

跟我习惯截然相反,我一般都是粗略地浏览,不会看得太认真。但为配合节奏,我耐着性子慢慢地看。

一路逛下,各种造型巧妙、功能丰富商品让人目不暇接,比如可以当暖宝宝用抱枕,可以当化妆镜用台灯以及可以当香薰和夜灯用加湿器,让我不得不感慨人类非凡创造力和现代工业精妙制造能力。

不过,当我一眼看到那台浅蓝色小音箱时候,我心里认定是它是一台复古造型蓝牙音箱,侧面有USB充电接口,表面扬声器做成旧式留声机唱片形状,控制音乐播放与暂停拨杆则被巧妙地设计成唱针样子。放手里,甚至都没有我巴掌大,精致而小巧。

根据说明书内容,只要手机上下载对应APP,可以通过蓝牙连接到台音响播放音乐,使用起非常方便。

戚雪洛台音响很满意,夸我有眼光,并说‘熙熙一定会喜欢’。我暗自庆幸,里是一个正确选择。于是我收它,准备一会儿去结账。

由于戚雪洛还没有选到满意礼物,所以我们还货架之间徘徊。

一路过很多东西,但没有哪个曾令一见倾心。其中有几个比较喜欢都是被拿起,欣赏一番后加入备选清单,看得出件事上面颇为费心。

当我们把家店前前后后都逛一遍,略做沉思之后对我说:“要不还是选那个首饰盒吧?”

我们确实一面货架上看过几个大方漂亮首饰盒,但我不太清楚具体指是哪个。

是哪个呢?”

是白色那个呀。”

说罢,折回去走向我们之前看过一个货架。我紧跟后面。

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把货架上一个足球大小盒子取下,端手里,一股高贵典雅气息扑面而。表面是一层白色皮革,上面印有简约而又优美图案,提手是一根白色皮革带子。银色金属纽扣打开后可以看到盒子顶部内侧镶嵌着一面镜子,其余部分全是植绒面料,盒子内部第一层收纳区被分成三块区域,正面外壳掀开后还有三层小抽屉和阶梯扇形戒指槽。

个颇为复杂设计想必倾注设计师不少心血,但我很怀疑凌熙有没有足够首饰可以把它塞满。

个挺,储存空间足够大,整体设计很用心,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作为礼物讲无可挑剔。”

“对吧,看看去还是个比较顺眼。熙熙之前一直把首饰装收纳袋里,感觉很容易丢。有不用担心啦。”

收纳袋么……看果然没有多少首饰,么大盒子送给会不会有点大材小用呢?不过不需要太担心,首饰又不是消耗品,慢慢会变多。凌熙男友,要加油啊,不要让个收纳盒太寂寞。

结完账之后我们从店里走出,看到一个女生拎那么大袋子,我提出要帮拎一会儿。一开始谢绝意并说‘首饰盒是空,一点不重’,不过我再三坚持之后还是给我。

但作为交换条件,拿走我手里装有小音箱手提袋。

我们沿着回学校路走几分钟,忽然停下脚步。

一会儿有事吗?”

我如实回答:“没事。”

喜不喜欢吃烤肉呀?”

“还行,挺喜欢。”

听到我回答后一脸欣喜地对我说:“那我们去吃烤肉吧?附近新开一家韩国烤肉,我早想去试试。但是熙熙不太喜欢吃肉,所以一直没机会去。”

难不成只有凌熙一个朋友吗?而且个朋友还跟吃不到一块儿去,想想都觉得凄惨。食欲都无法满足人生简直是人间地狱。虽说饭店没有规定一个人不准去,但是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一家烤肉店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火锅和烤肉之类东西当下年轻人里面很受欢迎,我不例外。虽然种辛辣油腻食物吃多会对身体造成负担,但是又有多少人能抵抗美食诱惑呢?

我咽咽快要流出口水努力装出一副从容自若样子,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

“现会不会有点早,还不到十一点。”

“是有点早,那我们去别地方逛逛吧?”

虽然我对逛街种事情没什么热情,但我没有更提议。因此只能听从意见。

于是我们又沿着相反方向走回去,进入沿街几家服装店转转,仅仅是看看,甚至都没有试过任何一件。我一直不太能理解女性为什么可以没有任何购物需求情况下漫无目地逛街,又不打算买东西,作为消遣太累吧。

里居然有家首饰店,以前没见过,应该是新开。我们去看一眼吧?”戚雪洛略带兴奋地说道。

我抬头一看,店面招牌上写着一长串不认识英文单词,不过开种地方不太可能是什么国际知名品牌。估计只是为看起档次高一些。

进入店内后发现里灯光打得很足,玻璃柜台里面首饰一个个看起都是闪闪发亮样子。

难不成是打算把个首饰盒塞满再送给凌熙?”

看到戚雪洛一脸认真地盯着那些首饰,我故意和开起玩笑。

扑哧一声笑

“我哪有那么多钱。不过我要是发财,肯定要帮熙熙塞满。”

“那估计辈子都等不到那一天。”

“哎,可真是……”

戚雪洛嗔笑着把另一只不拎袋子手握成拳状轻轻地敲手臂上,不痛不痒。突如其肢体接触令我一时语塞,只是呆呆地看着察觉到异样之后立马把手收回去。

,能帮我把个耳坠拿出吗?”

不知是不是为化解尴尬,指着一对镶着粉钻银制耳坠呼唤远处导购员。

导购员见状一路小跑过,打开玻璃柜台把那对耳坠取出教给

戚雪洛对着镜子撩起耳边长发,露出白里透红耳朵,用指尖捏起一只耳坠小心翼翼地戴上面,不断调整脑袋角度回看着镜中自己。

小巧装饰物挂那仿佛灵工巧匠精心雕琢耳朵上面,协调而又自然,竟有一种浑然天成般美感。

导购员站身边一直称赞对耳坠如何如何般配。

对导购员马屁一副难为情样子,看并不擅长应付类人。

导购员见无动于衷,转向我。

女朋友耳朵很漂亮,跟对耳坠特别搭。是我们店卖款式,本不贵,现还打折,只要……”

我打断导购员话。

“不意思,我们不是……我们是朋友。”

导购员一脸窘态,没有再说些什么。

戚雪洛趁机摘下耳坠塞到手里,我们两个心照不宣地逃

旁边默默地走着,没有说话。过一会儿,我忍不住打破沉默。

“那个导购员太搞笑。”

是,那个耳坠其实挺一直那自卖自夸,烦得不行,搞得我都不想买。”

“对,太热情反而容易让人反感。顾客又不是傻子,看自己看得出。”

凌熙拿出手机看一眼时间。

“现时间差不多,我们直接去吃烤肉吧?”

“行,走吧。”

家韩国烤肉店服务员格外热情,穿着朝鲜族传统服饰漂亮女生站门口,一旦有客人进门鞠躬并用韩语问候。问过顾客用餐人数后便会将其引导至合适餐桌上。虽然装修没什么可圈可点地方,但是宾至如归氛围感觉很温馨。

每个餐桌上都挖一个圆形洞,里面放着一台电烤炉,烤炉上面有一根从房梁上悬着排烟管。服务员把我们两人安排一个四人桌上,因为他们里没有两人桌。

家店还处于开业酬宾期间,全场七折。菜单上价格不贵,样一确实很划算。

不知道是刚开业没及接入相关系统还是别缘故,家店不能通过二维码点餐。服务员给我们一支笔和一张菜单并让我们点。本着女士优先原则,我让戚雪洛先点菜。

菜单上勾画一阵子后皱起眉头,看起有些为难。

“有什么问题吗?”

抬起头意思地笑一下。

“其实没什么,我想点一份韩式拌饭,但是怕吃不完浪费。”

“没关系,点吧,吃不完给我分一些。”

“行。”

愉快地菜单上又打一个勾,然后把菜单和笔推给我。

多……

而且我想点东西基本都包含内,怪不得会担心吃不完,么多菜三个人该够吃。不过我将菜单翻一遍后发现没有点饮品。

不喝点什么吗?”

“额……”盯着天花板想想。“果汁行。”

那我喝果汁吧。我果汁那一栏后面写上2。

等服务员过收走菜单期间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果汁要冰还是常温?”

戚雪洛一开始显得有些惊奇,稍后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有些想笑。抿嘴唇对我说:“常温吧。”

我做什么事吗?话说个人太爱笑吧,一路上都笑,虽然笑起还挺……

“如果人多点啦,可以多尝几个菜。”戚雪洛不无遗憾地说。

“有时候吧,人多不一定是事。记得以前有一次学生会办完活动,我们部直接去聚餐,大家忙一天肚子饿得咕咕叫。上一道干锅土豆片,一桌人每人两筷子夹完,过一会儿服务员拿着打火机过看到空空如干锅,直接愣原地。”

“哈哈哈,们吃得太快吧,是不是把服务员吓到?”

“后翰轩对还是把锅点着吧,里面洋葱炖一炖能吃。”

“哈哈哈哈,配菜都不放过?怎么饿成样?我都有点同情。”

戚雪洛用手拭去笑出眼泪,我接着给讲下一个故事。

还是多同情同情自助餐厅老板吧。之前学校旁边有家自助还记得吗?有一次,是学生会聚餐,店里只有我们一拨人,服务员端出多少我们吃掉多少,把后厨师傅累得跑出跟我们抗议。后再次路过那家店时候看到它倒闭。”

“哈哈哈哈哈,那家店我有印象!原是被们吃垮!”

“其实它本生意不太,只不过我们可能加速个进程。”

都把我笑饱,一会儿该吃不下饭啦。”

是我计谋,到时候看着我吃吧。”

“哦?没想到居然是么有心机人。”

“没看出吧?”

“现看出一点都不会说谎。”

突然抛出话语令我摸不着头脑,嘴巴里只吐出一个字表示疑问。

“啊?”

见我不知其意,戚雪洛得意洋洋地宣布原因:“像精神病不会承认自己有病一样,真正心机深不会承认自己有心机。越是么说,反而证明越是没什么心机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浅浅一笑作为回应。

菜被陆陆续续端上,戚雪洛熟练地夹起几片牛舌铺烤盘上,待牛舌被烤得滋滋作响时候又迅速地翻面。

戚雪洛夹起一片肉放入自己蘸料碟中,蘸上一层干料之后用生菜包裹起送入嘴中。

“哇,吃呀,太幸福吧。”

闭上双眼细细地品尝烤肉滋味,一脸迷醉。

“看起……还很嫩啊。熟吗?”

我之前烤肉都是烤到表面微焦才吃,牛排一直吃九分熟,从没有吃生肉习惯。

“当然熟。老,赶紧吃呀。”

敦促之下,我半信半疑地夹起一片,试探性地尝一口。

味道出奇,口感非常嫩滑,细嚼之下还能感受到牛舌中迸发汁水。

“不错呀,原烤到种程度会吃。”

“对呀,而且可以把肉用生菜裹着吃,样不容易腻。”

还真是行家。”

“毕竟吃东西是一件很愉快事嘛。”

“亏还能跟凌熙种对食物很冷淡人交朋友。”

“那是因为熙熙人很。”

倒是真。其实有件事我刚才想问,学校里没有别朋友吗?”

顿烤肉,不得不叫上一个认识没几天人。那证明没有别关系亲密之人可以选择。但是,明明看起是一个很活泼很外向人,只和凌熙一个人走得近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戚雪洛顿顿,一改刚才喜悦表情继续说道:“倒不是没有,普通朋友话还是有几个朋友只有熙熙一个。我入学前一周外面旅游时候扭到脚,家休息一个多月才报道。那个时候班里女生早已经有固定团体,我没什么机会交到要朋友。熙熙则是整天忙于学生会事,除上课几乎见不到人影,和班里不怎么往。像我们宿舍里另外两个女生,关系得不得,但们跟我们之间总感觉有点隔阂。我不觉得非要融进别人圈子里才行,所以没有想去讨别人什么。后熙熙从部长位置退下宿舍时间渐渐变多,我们意外地发现彼此很对脾气,最后朋友。”

样,所谓核心圈子吗?女生之间关系还真是微妙啊,不,说不定男生之中种东西,只是没那么明显罢么看所说普通朋友充其量只是关系不错同学,吃烤肉都不会想找人怎么可以称为朋友?

按照说法,最初两年里都没什么朋友。毕竟凌熙到大三才卸任学生会职务。

般漫长孤独时光,被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仿佛不是什么大不事。我想,一定有什么别东西支撑着

为什么开学前一周还旅游呢?一般人那个时候都准备开学吧?”

“因为我喜欢旅游啊,高中时候因为要学习没怎么出去玩。然后高考完那个暑假,压抑很久之后,我放飞自我,三个月时间里有两个多月都外面旅游。”

太爱旅游吧?”

“不光我爱,我妈爱旅游。每次出去旅游,我基本都是跟我妈去,我爸不忙时候会一起。因为我们家是太原,我回家很方便。基本一到小长假,我妈会叫我去旅游。么多年下,我们差不多把全国都走遍。”

全国……夸张。我至今为止旅游去过地方只有寥寥数个,而且南方基本没去过。因为我比较讨厌交通工具,所以旅途对我而言总是充满艰辛。

“像个年纪还总和父母一起玩人可不多见。”

“很奇怪吗?”

“不,那倒没有。我只是觉得和父母相处是一件比较困难事。真让人羡慕啊,们家关系么融洽。”

“前阵子去北京是我妈陪我去,虽然不是第一次去,但我们还是复试结束之后几天。看,是我们当时拍照片。”

戚雪洛拿出手机打开相册,找出几张照片让我看。

照片上比较年长女性看起保养得很,不太像有一个二十多岁女儿人。虽然戴副墨镜,但不难看出和戚雪洛有几分相似之处。两人站一处鲜花盛开地方,亲昵状宛如姐妹。

是今年过年时候海南拍。”滑动屏幕换一张照片。

一家三口照片看起其乐融融,穿得都很清凉,悠闲漫步沙滩上。

“我爸很帅吧?”戚雪洛一脸自豪地问我。

“嗯,蛮帅。”

作为中年男人讲,没有臃肿身材本身已经算是加分项,棱角分明脸更增添几分帅气。

“唉,我是我们家最丑那个。”

一不小心笑出声,第一次见到和父母比颜值家人太有意思。不过,个问题,真棘手啊。如果说不是最丑那个,那相当于说爸或者妈比丑。样肯定不合适,没有人喜欢听自己父母坏话。但我不能和说‘没错,爸妈确比漂亮’。当面说女生没有别人看更是禁忌中禁忌。

思考再三之后,我只能么回答。

妈是大美女,是小美女,都很漂亮。”

“我可担不起美女名号,我妈年轻时候倒真是美女,总说我没有遗传到他们两个优良基因。”

“看看知道妈年轻时候一定很漂亮。那么说是跟开玩笑呢,跟他们还挺像优点都有。”

“是挺像,我嘴巴和脸型比较像我妈,眼睛和鼻子比较像爸爸,身高大概是受爸爸影响,比较高。反正是遗传我爸多一些。我妈说我要是个男孩子一定会很帅,他们小时候一直把我当男孩子养。”

其实我倒没有观察得那么仔细,非要说是感觉,不仅是外貌,神态上很相似,大概是所谓一家人吧。

不过经么一说我发现爸爸更像一点,但完全感觉不到哪里像男生。眼前个温柔清纯女生居然是被当成男孩养大,太匪夷所思

“为什么要当男孩子养呢”

“因为我们家没有男孩子,我是独生女。小时候家里开店,我经常帮他们干活儿,可辛苦啦。我妈见我比男孩子还能干,干脆把我当男生养,当时衣服啊发型啊,都和男生没什么两样。”

“完全想象不到,跟现差距太大吧。”

“差不多从小学开始,我妈才开始给我梳辫子、穿裙子,要求我说话举止都要像个女生,送我去学琴、学画画,慢慢地变得像个女孩儿啦。”

身上倾注心血可真不少。”

“嗯,我很感谢妈妈。大概不敢信,从小到大我们都没吵过一次架。我从没体会过叛逆感觉,我青春期像还没开始结束。”

戚雪洛滔滔不绝地讲很多事,令我有些惊讶,原么健谈人。上次柳巷刚刚认识时候根本想象不到么活泼一面。

谈话间,桌子上菜和肉一盘接一盘地被吃掉,可能是聊比较开心,胃口,我们两个人都吃不少。最后端上韩式拌饭聊天过程中被一口一口吃掉,没有剩下一粒米。

分我一些呢……

我们两个筷子基本都没停过,等我感觉到时候,胃已经很撑。胃个器官实迟钝得要命,总是后知后觉。戚雪洛不少,难道胃要更迟钝一点吗?不管怎么说,提醒一下比较

不要紧吧?”

“啊?什么?”

像吃很多。胃不要紧吧?”

一听脸刷一下红,羞愧地低下头。

“上次是因为人比较多,没意思吃太多。再加上又是晚上,心想少吃点。今天心情,胃口。中午话,多吃一点没关系吧?”

“没关系,没关系,吃得下尽管吃,我主要是怕吃撑伤到胃。么爱吃不会发胖,太让人羡慕。”

“其实我挺胖,看起不胖是因为占身高便宜。不过我倒不是经常么吃,是碰到东西才会忍不住想多吃点。”

戚雪洛身高女生里面绝对算高。已知凌熙身高165cm,戚雪洛比高一些,所以戚雪洛身高大概170cm左右。顺带一提,我身高方面有一定优势,净身高182cm,所以跟一起没有太大压力。

虽然不知道体重,但我觉得完全算不上胖,体态相当匀称。

对胖定义太苛刻吧?要算胖子,我岂不是成猪?”

听到我么形容自己,戚雪洛笑得合不拢嘴。

“不不不,男生和女生不一样。男生是壮一点才看。”

“女生是有点肉才看啊,太瘦不行。很多男生都喜欢微胖女生。”

们男生说微胖是指那种前凸后翘然后别地方都很瘦类型。如果不是话,只是单纯胖而已。”

次轮到我笑到无语,个领悟太透彻。看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没有机会被归为微胖那一类,个人,出乎意料聪明啊。

吧,。”

“吃完顿,我要开始认真减肥。”

减肥是不是始于每顿饭后,终于每顿饭前?”

虽然有调侃成分,但据我所知,是大部分人减肥现状。减肥种痛苦事情,只有吃饱才有力气做。

“哼,我肯定能瘦成一道闪电,到时候亮瞎。”

“那我拭目以待,闪电小姐。”

我们回到学校准备分别时候戚雪洛请我帮个忙。

个可不可以们宿舍放几天?”

指我手里收纳盒。

“可以。”

个盒子么大,太显眼。放宿舍一定会被熙熙发现,我想保留点神秘感,等到当天再给。”

“没问题,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它少一根汗毛。”

可真逗,太夸张,又不是什么价值连城宝贝,别丢行。” 又晃晃手里小音箱。“那个?”

“给我吧,一起带回去。”

“麻烦啦。”

“不碍事,再见。”

“再见。”

戚雪洛微笑着冲我摆摆手,眼睛弯得如同月牙一般,皎洁而清澈。

原本回宿舍路没那么长,可我却走很久。

不是因为吃太多走不动。

不是因为手里礼品袋太沉。

脑海中画面挥之不去,没有多余精力去指挥自己双腿。

最后那个甜甜笑容,仿佛会散发阳光一般,耀眼而温暖。

拥有,我不曾有过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