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风雨欲来!

小说:转世重生十万年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火花烟雨楼 字数:3746

人,您没事吧!”

那壮汉神情狼狈的飞奔向宗祠,此刻以门为中心,外面很的一片房屋都收了波及,纷纷倒塌。

宗祠因为距离的很近,因此受的危害并

过爆炸的余威导致空气中的灵力产生了很的波动,场的几位人员皆被震的有些头晕目眩,现正瘫椅子上面使劲的揉脑壳。

灰衣汉冲了进来,看一梦正铁青一张脸,眼神阴沉的有些可怕。

汉松了一口气,一脸歉意的说道:“人,恕下无能,没能护好府!”

一梦压制心里那沉沉的怒意,随意的说道:“事并怪叶先生,实太过意,竟小巧了云龙,料他的竟如此决绝,宁愿凭自爆也要让付出代价。”

时,场剩下的那些人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

人言过了,其实件事错并您和叶先生二人,主要咱们都没有想云龙会如此狠毒,竟丝毫顾及昔日的提拔之恩,敢对下如此狠手!”

“姑父说的有道理,既然元如此近人情,们也就无须顾忌了。”

“三舅所言极,对付此等恶人们必须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也同意此举,恶贼敢毁,就挑衅们,如果还击,百姓们便会认为懦弱可欺!”

“说的对,若们国的百姓们都看们,那么其他国的人肯定会更加看们,此举有辱国之威严,请求人将云龙一以叛国之罪满门抄斩,以儆效尤,扬国威!”

一梦满意的点了点头:“诸位说的有理,一梦一定会给一个完美的结果,绝让某些宵小之辈也敢窥视!”

过——”

一梦顿了顿,容置疑的说道:“目前还以修复府和找出杀害元儿的凶手为主!”

!”众人应道。

,他又对人群中一个胖胖的肥腻中年男人吩咐道:“源管,重建府的事情就交由你全权负责,希望此重建以后,会给一个更加美好的府!”

此人听一梦居然把如此重任交付于自己,顿时便昂首挺胸,挺起圆滚滚的肚子,凝重的答复道:“多谢人,小的一定负众望!”

“好了,此番会议就此为止吧,都可以回去了!”一梦挥了挥衣袖说道。

众人闻言,纷纷散去。

一梦向宗祠外走去,叶龙连忙跟后面,他还要保护一梦的安全,件事他已经做了很多年了。

一梦走门外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四周的一片狼藉,摇了摇头,稍微叹了口气。拐了个弯,向另一面走去,因为边距离较远,因此并没有受伤害。

一梦拐了几个弯,绕过了一个人造湖,才向主殿走去,身为一之主,当然要住主卧里了。

房门前,他还未推门,就听夫人传来的一阵阵辱骂声。

心里给自己做了做心里准备,轻轻推开了门。

门刚打开一半,一把菜刀就已经飞了过来,直劈他的脑门,一梦将神经拉了极致,险险的躲了过去,冰凉的刀刃几乎贴他的鼻子和额头飞了过去。吓的他冒出来一头冷汗。

一梦你个没用的王八蛋,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护住!亏陪伴你么多年,老娘真真白瞎了眼,当年嫁给了你个怂包!”只见小院内,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长的特别有韵味的中年妇人正指他哭喊道。

叶龙见状,并没有出口阻拦,而淡然的退了一旁。

整个王国之内敢如此指堂堂的当朝宰相一梦骂的人,除了老爷子,另一个恐怕也就只有眼前的妇人了。

此人便一梦的夫人——蒋棠。

出生于一个臣世的名门女子,年轻时和一梦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下相遇,一梦对其一见钟情,可奈何君子有意,佳人无情,对于出生于四族的一梦,蒋棠起初并很感冒,最后一梦日日夜夜的苦苦追求之下,终于被他的一片痴心所感动,因此才嫁入。当然,其中一梦少主的身份也起了小的作用,蒋棠的父亲可没少给他提供帮助,换做一个身份如蒋之人,估计能能同意二人结合还个问题。

也正因为有了段曲折,一梦婚后对自己的位妻子可十分的包容,也就造成了他庭中地位极度卑微,实打实的妻管严。

一梦擦了把额头的冷汗,走上前去,将蒋棠轻轻拥入怀中,安慰道:“夫人莫急,马上就去派人去彻查此事,给几天时间,必要将那人碎尸万段,将他的头放元儿的祭坛之上!”他的眼光中冒出一股杀意。

蒋棠闻言,心下一软,之前对自己丈夫的愤怒瞬间化为一串串的泪珠流了出来,靠一梦的胸膛哭个停。

感受怀中妻子的泪水逐渐打湿胸脯的衣料,一梦明亮的眼神黯淡了下去,默然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拉起了蒋棠的手腕,轻轻说道:“走吧,带去见见元儿…………”

“夫君,对起,刚刚言过了!”蒋棠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看身旁的人轻声道。

一梦闻言,愣了愣,随即缓过神来,温和的笑了笑:“没事的,夫人你意。”

“对了,刚刚的巨响怎么回事,怎么听好像爆炸声?”

“没事的,咱们走吧,洲路和江儿也吗?”

“嗯,他们都,五皇子也跟来了。”

“行,那们快点吧!”

叶龙:“。。。。。”

片刻之后,二人了一处偏房中,眼里此止步,立于门外充当护卫。

里原本元的房间,此时已经有三个人站一块,好像围什么。

其中一个正州路,他现正静静的站,一脸沉痛的看地上的一座冰棺。

另外俩个一男一女,那女的身浅蓝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水芙色的百灵鸟淡淡的开满双袖,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随意的戴上绘银挽带,腰间松松的绑墨色宫涤,斜斜插一只简单的飞蝶搂银碎花华胜,浅色的流苏随意的落下,眉心照旧一点朱砂,眉目之与蒋棠极为相似,却又有一梦一样的剑眉,稍稍透露出一股英气,此时正双眼中俩道眼泪流淌,一名青年将其抱拥入怀,轻轻拍她颤抖的身体。一女一男,便的二小姐江儿和皇子龙飞了。

“父亲人!”

“爹爹!”

相!”

三人同时向一梦叫道。

一梦点了点头,算给予回应,看了看地上的那尊冰棺,蒋棠早以忍住哭的梨花带雨,一梦则慢慢迈沉重的步伐缓缓向冰棺走去,了冰棺旁后,向其看去。

只见冰棺之内正躺一个被烧的漆黑的尸体,从依稀可见的头骨和焦黄色的牙齿上面可以看出一名人类,他的手臂像莲藕般弯曲直伸身前,俩只手掌如同花瓣一般绽放来了,象征他身前所经历的痛苦,令人无法想象。腰下的一块血红色玉佩如同彼岸花一般他身上娇艳绽放,象征他生命尽头的结束。

一梦眼睛一眨眨的盯棺内的尸体,虽然已经被烧的黢黑,但他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尸体,正他那顽劣堪的三儿子,因为他隐约中,能从躯体上感受的一种从另一个世界,远远传过来的血缘感,种感觉源于他的灵魂深处,绝对无法改变。感觉,此刻犹如一把无情的刀,斩断了他最后的期盼。

他之前还或多或少的期盼那么一点点的侥幸,万一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死,那具尸体,只罪魁祸首为了掩人耳目,伪造的一个,或许,他的儿子明天便会像上次那样,只被人藏起来了,当众人已经绝望的时候,然后忽然出现街上,吓一跳。

道灵魂深处的血缘感,清晰的告诉他,像一张嘴一样,停的他的耳旁轻轻低语:“你儿子,元,他已经死了,再也回来了!”以此反复,一遍又一遍。

他看眼前的尸体,逐渐入迷,记忆中关于元的一切,就如同电影一般倒放,一幕幕呈现眼前。

他自以为自己并知道他偷了清虚堂佳酿的偷笑,还有以往被自己发现犯错之后的忐忑,再小时候的乖巧可爱,最后的最后,那只刚刚出生的小小身影,仿佛和眼前的尸体融合了一起,那个娇嫩的小手掌,仿佛穿越了时空,轻轻的握住了自己的食指。

“夫君!”

一声轻唤将他惊醒,眼前的身影带笑意缓缓消失,变成了那具焦尸。自己的手指正轻轻的点冰棺上,和元被烧焦的手指隔冰棺相对,冰凉的感觉从上面传了过来。

蒋棠正站他身旁,眼神疑惑的望他,俩只漂亮的眼眶里还孕育眼泪,脸颊上有俩道醒目的泪痕。

相,您没事吧!”皇子一脸关切的走了过来问道,身后的江和州路也满脸写满的担忧。

一梦轻轻拜了拜手,示意自己没事。

众人禁松了口气,已经死了一个人了,若身为顶梁柱的一梦也倒下了,那么府想必一定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个结果对于众人来说都想看的。

五皇子一脸郑重的说道:“相节哀,此时以禀报父皇,父皇听闻后也怒,已经颁布圣旨,令各执法队地毯式搜索调查,想必久就会有结果的!”

“多谢五皇子!”一梦神情黯然的道谢一声。

随后就独自走了出去,一路向北,回了自己的卧室内,身后的叶龙也一路跟进来。

一梦进了卧室以后就椅子上坐了下来,黯淡的眼神逐渐的变得深邃,似见光彩,却又宛如深渊。

龙,暗卫如今有多少人?”他淡淡问道。

对于一梦忽如其来的提问,叶龙却并奇怪,而面带笑意:“报告人,暗卫如今包括内,一共有三千七百人,其中地元境三人,灵武境一百人,炼气境五百九十七人,剩下的三千人都普通人。”

叶龙的回报,他眼中精光闪过,内心暗自琢磨。

“想暗卫规模竟如此强,倒出乎的意料。”

暗卫乃从刚建立开始就计划组建的一个专门隶属于的私兵,其中个个都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死士,而且其中还乏有武道高手存,眼前的叶龙就其中之一,一名地元境五重的超级高手。

只私兵由每代的自觉合适的时候,便会传给下一代,由当代主执掌控制。因此一梦也几年前才得知原来还有么一把利刃存

过自从他掌管以来,并没有机会能让他动用把利剑,因此对暗卫的内部情况也很了解。

他也正好借次的机会,深刻了解一下把利剑,样才好为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

一梦的眼神瞬间变得阴沉的可怕,甚至还有些狰狞。

他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令牌,上面一面刻一个字,另一面刻一个暗字:“叶龙接令!”

!”

“吩咐下去,暗卫全体人员,开始暗自收集关于元最近一个月的全部信息,凡发现可疑者,立刻上报,若有碍事者,格杀勿论!”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间便便过了三天,已经了方凌让唐元才收集药材的规定时间。

此时,罪魁祸首方凌正坐床上修炼轮回圣体决,周围的灵气冲入他体内,冲刷自己的肉身。

灵力的淬炼,方凌的身体素质逐渐已经快要达一种饱满状态了,而修炼了现,他肉身方面也终于达了一个小瓶颈。

论他怎么吸收灵力,也无法再提升肉身强度了。

方凌缓缓睁开了双眼,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露犀利的光芒,仿佛一柄利剑一般。

“少爷,妇人叫你现赶快去客厅一趟!”门外,萧灵儿清脆的声音想起。

他深深吸了一口。

“终于,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