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懵逼的柳元!

小说:转世重生十万年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火花烟雨楼 字数:2889

凌闻言,眯了眯眼睛,微笑道:“看来柳兄这记忆还真不一般差啊,你我二前些日子才刚刚促膝长谈一番,柳兄怎地这么快给忘了呢!”

闻言,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平日里这位大少爷都一副傻傻呼呼样子,心大狠,即便坑了,只要不被看出来,也不会去些细节。

却忽然提这么一茬,属实把柳给问懵了。

“哈哈哈哈,看来柳兄于我乃真兄弟也,几日不见,如此想念我这个大哥!”凌拍了拍肩膀,笑道。

闻言,尴尬笑了笑,说道:“啊,小弟怡红院见到萧大哥起,便被你气质所折服,叹终于遇到了知己之,从此只要几日不见,便会心下想念。”

“来来来,你我兄弟二不必意这些细节,来,干一个!”萧映羽豪爽说道。

看着眼前熟悉少年,心中悄悄松了口气,这才己记忆中位纨绔大少,以往萧映羽,每次和己出去玩乐时,都一副即便天塌下来,也无所谓样子。但刚刚,己居然才身上感受到了一点不一样,一种来气质上变化,不过现看来,应该己多虑了。

其实萧映羽本性并不坏,萧家时代为将,以往凡萧家子弟,不管男女,日后都乃朝廷中将帅之才,每一代最终归宿,也都战场之上,历代以来,战场上牺牲萧家子弟,已经数不胜数,这也为何萧家能军中拥有么大威望原因,可以说,现如今萧家,只要振臂一挥,即可有千万大军更随其后,即便剑指清风皇室,也不不可以。

因此,萧家极为注重后辈培养,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像萧映羽这种纨绔子弟。

而事实上,萧映羽幼时也确不现如今这般模样。

,和以往萧家子弟一样,心向战场,脑海里一直都有着一副己身披紫金锁子甲,头戴凤尾亮银冠,脚踩流云战靴,以七尺之身踏于城墙之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黄粱美梦。

可惜天意弄,萧映羽从小被检测出了筋脉堵塞,毫无修炼资质!

知道消息后变得颓废无比,逐渐成了现唾弃纨绔子弟。

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轻叹一声道:“实不相瞒啊,从前日和柳兄一番促膝长谈以后,我每回喝起别酒,便觉得索然无味!”

张乾闻言,打趣道: “哦?看来柳兄里定有佳酿藏身了,要不然怎会令羽哥如此流连忘返!”

西门雪附和着说道:“柳哥,你我四都为挚交,怎地能藏私呢?”

闻言,头上顿时爬满了黑线。

张乾和西门雪这俩个墙头草,平日里对己敬畏有加,一见了萧映羽全部倒向了边。

萧映羽这意思,摆明了想喝我上次剩下半坛寒潭香!

上次柳为了给萧映羽下毒,冒险偷了家老爷子,柳一梦珍藏多年一坛产清虚堂百年寒潭香。

随后借机和萧映羽吃饭时,邀请品尝了一番,让喝了己下了毒药毒酒。

我们心思大条萧大少爷被柳给毒死了,因此,这才给了凌夺舍重生机会。

不过这样也好,己本来计划暴露风险太大。现倒好,猎物送上门来了。既然你这么想死,便成全你!

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

这被一直提防着凌看眼中,眼睛顿时眯了眯。

事情至今为止,除了刚刚少女和俊美少年之外,其意料之中,不管周鼎峰等羞辱还五皇子宴会之上舞姬诱惑,亦或刚刚李文和大臣们阿谀奉承,再到现动手之心,都和预算到八九不离十。

些皇子们摆设宴会,无非为了给己拉拢更多势力而已,因此邀请肯定都一些大臣贵族,像四大公子之流,无论为了给们背后家族一个面子,还拉拢收服,都必须要邀请原因。

而萧映羽平日里作风令生恶,本无缘此次宴会,但口中哪位大却不知用什么法居然将萧映羽柳也加到了名单里面。因此被周鼎峰等嘲讽针对实属必然,虽然五皇子用舞姬蛊惑大臣们为身带来助力确另有些意外,但也并没有完全出乎于意料之外。

宴会上拉拢臣子行为很常见,只不过五皇子用法毕竟少数而已。

而柳意料之中邀请己喝酒,也己早已经想到事情。至于之前没有想到,便只身前来,而还带来了西门雪和张乾。

这件事刚刚,己也已经心下了然,实话说,这才让凌发现柳竟然一个大智若愚之辈,带来西门雪和张乾凌能想了很久,能想到只有一个。

这样虽然有着暴露风险,但却能够身后减少身被发现概率,如果今天晚上只有凌喝了酒话,之后一但有细查下去,会知道今天晚和凌近距离接触喝过酒。

第一嫌疑,到时候先不说萧家会拿怎么样,背后一定不会放过,毕竟谁都不管保证会不会试图供出幕后主谋而换取身安稳。因此到时候第一个杀,肯定己依附

想通了这点,所以才带着这二前来,只要事后一口咬定己啥都不知道,么作为身后家族会保全幕后之也会因为还有利用价值而替开脱,到时候家族和运作之下,即便萧家也拿没有办法。

至于张乾、西门雪等考虑范围之内了!

因为凌想通了这件事,所以才会感觉柳居然一个大智若愚,此后若能活,估计能成成一番事业。

……前提能活!

不管被威胁还愿,既然已经打算对己下杀手,认为也没有仁慈必要。凌心里杀意却顿时犹如泉水般翻涌而上,但很快压了下去,现动手简直找死,即便时候身上找出蛊虫,事后万一问起来己如何得知,到时麻烦了。

况且,己现有更好计划!

只见柳轻叹一声,故作为难说道:“唉,萧兄啊,不瞒你们说,坛百年寒潭香其实我费尽了千辛万苦,才偷偷从我家老爷子仓库里偷出来了,事后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我家老爷子大发雷霆,我要抓到了,必然轻则关禁闭,重则成重伤,上次我和你白玉楼品尝完,知道事情败露后,连续多日都未曾入眠,生怕我家老爷子半夜闯进来把我拉出去暴打一顿!”

凌闻言,失望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衫,对三拱手道:“萧某本以为今日得见柳兄,便可一品前日百年美酒,却没想到柳兄为了一坛好酒,居然要冒如此大风险。”凌轻叹一声,继续说道:“既如此,我便也没有理由再继续待下去,西门兄,张兄,柳兄,告辞!”

说完,萧映羽不管三此时一脸懵逼表情,向下边走去。

见状,心头猛然一跳!

里会想到凌忽然来这么一出!

开什么玩笑,己计划还没实施呢,这要真叫走了,己回去以后可彻底完蛋了!己上次失败以后,哪位大已经很生气了,这此要还没成功,么估计眼中也没有存必要了!

想到哪位大手段,柳顿时打了个哆嗦,咬了咬牙,连忙追了过去。

龙恩华本来正和周鼎峰讨论着什么,结果看到凌和柳一先一后跑了出去,顿时心下好奇。

“五皇子,您放心,我早听完您天资卓越,早有相交之意!不知舞姬……。”周鼎峰异常热情问道。

龙恩华看向周鼎峰,不禁怔了怔道:“额……周老弟放心,只要周兄肯支持我,舞姬若喜欢,尽管拿去即可!”

周鼎峰大喜,连忙道谢。

而龙恩华此时心里,则想着凌和柳刚刚为何忽然走掉。

按照此平日里爱凑热闹性格,应该不会放过这种场合才对啊。

平日里龙恩华然不会去意,但刚刚凌无视西域舞姬魅惑之术,属实给留下了不小印象。

因此即便刻意控制之下,却也还忍不住时不时注意着动作。

“算了,只要不碍着事,不管了,现周鼎峰刚刚已经同意代表己支持,虽然说代表己,但谁不知道板上钉钉为周家家主,己获得了支持,已经算获得了周家支持,己未来要争夺皇位,坐上真龙宝座种纨绔子弟永远不会和己有任何交集!”想到了这里,握了握拳头。

“龙飞,还有龙涛,从今往后,这皇帝宝座,再也不你二擂台站了,我龙恩华,一定也要分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