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一梦十万年(新书求收藏推荐!)

小说:转世重生十万年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火花烟雨楼 字数:4554

我在那?

我死吗?

黑暗之中,方凌的声音不断的传,不知过多久,方凌感觉眼前好像忽然出现些许亮光。当强烈的光芒逝去之后,又重新归于黑暗之中。

方凌在黑暗中慢慢等待。

不知过多长时间,好像秒,又好像世纪般长久。

方凌的耳边忽然传阵的呼唤声。

“羽儿……”

“羽儿……”

“你别吓娘啊,羽儿!”

方凌费力的睁开双眼,张雍美的脸入眼帘,温柔的眼眸里面透露着毫不掩饰的焦虑和担忧,脸上还俩道刚哭过的泪痕。

还没得及做出反应,方凌脑海里首先传阵刺痛,然后,股陌生的记忆以泄洪之势涌

俩股穿越时空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融合,召示着崭新的灵魂和句身体的交融。渐渐的,方凌的灵魂终于彻底的融入这具陌生的躯体里。

“原如此,九州历908017年,想不到我居然已经死十万年啊!”方凌轻叹声,从柔软的大床上坐

“羽儿你醒!”柳菲烟看着终于醒的方凌,急忙上前检查下他的身体,眼里的忧愁和担心瞬间如潮水般褪去,转而换之的是满脸的欣喜。

方凌看着眼前素未谋面的陌生对自己投的慈爱和关怀,不禁些别扭,但还是尽量的摆出副自认为亲切的目光和语气:“娘!”

柳菲烟如往常般慈爱的摸摸方凌的头,细声安慰道:“羽儿别怕,我已经叫去请石峰大,到时候让他给你检查下,然后再配几颗丹药给你调养调养。”

“谢谢娘,不过我没事,就是点头晕,估计睡会就好。”方凌淡淡看眼眼前脸慈爱模样的妇,内心些复杂的淡淡说道。”

柳菲烟摇摇头,佯装责怪道:“那怎么行,万要是啥问题可就糟,你这混小,每次都出去和那柳元鬼混,身体本就虚弱。”

“这次必须得听娘的,待会叫石先生给你配点丹药调理调理,听话!”

方凌看着眼前也就三十多岁的美丽妇用如此慈爱的语气和自己说话,方凌就不禁些头大。

自己前世好歹也活三千多年,今天居然会被连自己岁数的零头大都没的女,用这种明显看待后辈的语气说话。

想到眼前女的身份,方凌只好安然接受。

发现自己实在没办法支开柳菲烟后,方凌只好作罢,静静的躺着床上等待着哪位“石先生”的到

“咚咚咚!”连串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柳菲烟连忙道:“请进!”

只见名身穿白色大褂,留着小撮山羊胡的七旬老推开门走,正打算向柳菲烟问好,柳菲烟就连忙将其拽到方凌床前,急切的说道:“石大师,请你定要帮我家羽儿好好看看,”

莫慌,既然老夫,那大可放心就好。”

方凌看看这老段记忆涌

是清风国的宫廷御医,也是公认的清风国医术第的医师——石昊。着“御医圣手”的美称。

石昊往上撸撸袖,走到方凌身边,轻声说道:“还请放轻松点,老夫先给您把下脉。”

方凌看眼,闭上眼睛,调动身体的各部位放松

石昊将手搭在方凌的手腕处,观察会他的脉象。

片刻后,起身对柳菲烟拱手说道:“,依我看贵公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应该就是点体虚而已,待我会再给他检查下,然后回头给他开幅补身体的方即可!”

柳菲烟闻言,本还很是担忧的心终于放:“多谢石大夫,那就厚颜劳烦您。”

“石昊惶恐,大帅常年为国征战,小只是尽些微薄之力,实乃职责所在!”

石昊恭敬的说完以后,告退声,走出去。

送走石昊后,柳菲烟稍微叮嘱方凌几句,回去

至于叮嘱的内容,无非就是大部分母亲叮嘱的那样,大体就是不要让他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好好休息之类的。

以前羽对于这些叮嘱的话,都是左耳朵刚进去,就右边耳朵出

刘菲烟走后,屋里就只剩下方凌,他独自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偌大的房间顿时显得很是冷清。

不过这其实正是方凌想要的,趁着现在,他仔细的沉思

自己现在的确是重生应该没错,当时他抱着最后丝希望,动用转魂决,然后成功的借尸还魂,重生到这具废物身体上面。

这具身体筋脉堵塞,气虚体弱,就连丹田都没打通,简直就是毫无根基可言,和普通区别,甚至可以说却连普通都干不过。

在方凌看,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想到这里,方凌就不禁些同情

宁州

清风王国

四大家族之家家主风的亲孙,父亲镇山是王国四大将军之的镇北将军,地元境强者。

而刚刚直照顾他的中年妇是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柳菲烟。

同时也是在羽的记忆中,最解和疼爱他的

话说镇山从小跟随羽的爷爷南征北战,在风退位后,镇山继承他的爵位,代替风镇守北关。

这么多年下无数战功,用诡异的奇谋和多变的兵法,抵御凤霖国三十于年,是让凤霖国的兵将们闻风丧胆的“血刀将军”。

按理说应该是虎父无犬才对,但是这位虎父,偏偏就生这么位犬

羽自幼无心修炼,故此今年虽然已经十七岁,但是却还是连丹田都没打通的普通

不过如果说羽真的就是如此无所作为的废材也不对。

错,应该的大大的不对!

至少他的名声可是响彻整清风国。

羽的大名,几乎是在王国之内可以说是无不知且无不晓,无论男女老少,皆都谈色变。甚至更离谱的是还些老羽的恶名吓唬小孩,叫他们乖乖听话,而且传闻说是百试百灵…………

羽平常的所作所为,也绝对对得起第纨绔这名头。

细数下,可以说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调戏妇女,无恶不作。文武礼仪,窍不通。

在他的光辉事迹传到当朝宰相柳梦手里后,柳梦当场夸赞道:“此武道天赋若能得玩乐之其,武帝之境唾手可得也。”

好吧,虽然这其中不乏些夸张的噱头,但也由此可见,家的这位小少爷到底纨绔到何等地步。

而且,如果光是纨绔也就算,偏偏还胆大包天。

次跑去拦国王最宠爱的灵娇公主的轿,结果当场撞上镇山大胜归,被镇山当场打断腿,最后皇帝觉得于镇山刚打胜仗就把家的儿抓进大牢实在太荒唐,因此这才免顿牢狱之灾!

这样,可以说能活到十七岁已经是奇迹

前世自己以无敌之姿路南征北战,年仅百岁踏入帝境,后更是被风云榜排在前十之列,封号逍遥。

成为近代最年轻的封号武帝,最后在试图更进步,踏入破碎虚空之境之时,却不幸引灭世天雷,要不是最后临死之前用转魂决夺舍重生,现在估计已经道消身死,灰飞烟灭

想到这里,方凌就不禁些庆幸,自己当时觉得反正都要死,还不如试试,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运转从那鬼地方得到的残篇转魂决中的心法,这才得以重生。

但是令方凌没想到的是居然重生到羽身上。

试想下,要是被知道,大名鼎鼎的逍遥武帝,居然成专门调戏良家妇女,夜夜笙歌作乐的超级纨绔,估计世们都能笑掉大牙

不行不行!方凌连忙摇摇头。

绝对不能变成那样,这具身体的所以的切,不管是修为还是其他方面,都必须得做出改变才行。

但当方凌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以后,就当场放弃

他刚刚仔细剖析线自身现在的处境,这才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的处境,居然是如此的险峻。

但凡自己稍微施展出点过之处,会收到万众瞩目,造成这种情况的,羽之前恶劣品行所带的巨大名气,还……家!

清风国的现任国主叫龙风,共生。龙风已经年过五十,差不多已经到退位让贤的时候,而他的七,最小的十八岁

而且龙风也已经在去年就已经表现出要让权的想法。所以现在七位皇之间也被弄的剑拔弩张。朝廷中也被迫分成七方,各各的支持者。

大皇龙飞、二皇龙涛、三皇龙剑华 、四皇龙立华、五皇龙恩华、六皇龙星华和七皇老龙皓晨。

其中最竞争力的是以宰相柳梦为领导的大皇派龙飞和以王国最大的财阀家族张家为主的三皇派。剩下的五位皇虽然也弱,但是却明显要不如大皇和二皇

因此直保持中立的周俩家今年就成为他们首要拉拢的目标。

而相对的,随着各方的拉拢,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段也就相涌而至。其中不乏用在羽身上的。所以这次羽的死,十八九应该也和他们脱不干系。

柳元,柳家家主柳梦的三儿,同时也是羽自认为最臭味相投的至交好友,平常都以羽马首是瞻,昨日在和柳元喝完酒之后,羽回家后马上就被毒死,就算不是他,也绝对和他脱不干系。

不过……就凭柳元,是绝对没胆敢这么做的。

因为在羽的印象里,此胆小怕事,平常尽做些欺软怕硬之事,故此没指示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而且这么做对他而言没任何利益,反而在某些方面还会所损失。

所以估计真正想要羽命的,另肯定。而且此定然所图非小。

现在方凌已经拿羽的身体,那从此以后他注定要以羽的身份活下去。而如果那知道羽没死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而现在自己还是太弱小的,不用说争霸天下,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想活下去都点难,自己的身份但暴露,定会迎灭顶之灾,世间修士,之所以修道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永生、无敌?

要是被知道自己还活着,那么转魂决定会暴露,重生之术,何不想要,即是方凌自己扪心自问,能抵挡这样的诱惑吗?答案是不能!

修道之,修的就是永生和无敌,方凌自然也不能免俗!所以自己现在必须小心到极致,在没足够的实力之前,只能表面上继续当纨绔。

羽仰望着遥远的星空,内心不禁些惆怅。

夜晚褪去,清晨的阳光袭羽从床上爬,升懒腰,忽然耳边传阵敲门声,伴随着声清脆的声音同响起。

“少爷,该洗漱!”

本该宛若百灵鸟般抑扬动听,却被其中明显的忐忑和恐惧破坏掉这份美感。

“进吧!”羽轻唤道。

道开门声紧随其后的想起,侍女打扮的妙龄少女端着盛满热水的容器走

她秀雅绝俗中自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里透露着浓浓的忐忑不安和恐惧。

看见眼前的少女,顿时脑海中羽的股记忆被调动

灵儿,虽然姓,但却其实是刘菲烟在十五年前在外面捡回孤儿,当时正直冬季,外面下着大雪,柳菲烟刚出门在门口遇到她,然后怜悯之心,将她收留,取为姓,名灵儿。灵儿从小跟在柳菲烟身边当贴身丫鬟,而柳菲烟也十分疼爱她,几乎把她当女儿看待。

身为侍女的灵儿是理应要服侍主洗漱更衣的,平常这些事情也都是由另贴身侍女做的,可是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会由灵儿

其中的晓楚方凌大概也能猜到下,或许是因为羽昨日刚昏迷不醒,柳菲烟担心之下才派过的吧。

按照流程,灵儿此刻服侍,少女副忐忑不安的样,畏畏缩缩的缓缓走

最后方凌实在看不下去挥手说道:“你回去吧,我自己可!”

灵儿终于忍不住松口气,连忙放下脸盆和洗漱用具,跑出去。

门口的俩侍女见到后,心下然,定是那恶少欺负眼前这楚楚可的少女。

所以,心里顿时对某厌恶又更上层楼。

洗漱完毕之后,穿好衣服,准备出去采购炼制丹药的药材

轻轻推开门走出去以后,眼前处巨大的院,院里种着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

门口的俩侍女本正在谈笑,见到之后状连忙躬身道:“少爷好!”

羽露出抹自认为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温和微笑,点点头。

殊不知在别眼里这抹微笑却是如同恶魔张口般,吓的俩侍女向后退退。

羽见状,绕是以他前世几千年的阅历,此时也种想把老弟暴打顿的冲动。

无奈,羽只好摇摇头。

怎料不经意间瞥,却发现的四周摆满各种小笼,里面养着许多毒蝎蛇蛛之类的毒物。

羽皱皱眉头,看着那些东西,指指说道:“快点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扔!”

门口的俩侍女闻言,小心翼翼的说到:“少爷,这些可都是你的宝贝啊!”

羽不耐烦的怒骂道:“我让你们扔掉没听见吗?”

若是平常侍女,此时定然已经委屈的想哭,但是这俩位侍女全都是从小开始培养的,而且和羽待久,自然也就对他的脾气和习性见怪不怪

“看这恶少这是又新玩意,之前直喜欢斗鸡,然后换成毒虫,现在这么做,肯定是又不知道喜欢上啥。”侍女心里暗自想道。

此时的方凌正走在铺着鹅卵石的小路上,正悠哉悠哉的看着周围的风景。

按照自己从羽那里得到的记忆,他对某件事和某物体的新鲜感是极端的,差不多也就是半月左右,这些毒物,是他十七天前买回的,之前他直喜欢斗鸡,然后忽然又喜欢上手收集毒虫,所以自己要想不被察觉,短期内就必须要作为羽活下,而不是逍遥武帝方凌。

这,应该是自己成为羽的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