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宴会风波!

小说:转世重生十万年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火花烟雨楼 字数:2921

龙恩华一声令下,一个个身轻纱的舞姬迈小巧玲珑的步伐从俩旁井井序的走进来。

伴随一阵优美动听的曲子,轻纱之下洁白的玉体缓缓舞动起来。

跳的,正是在星武界各地流传甚广的《广陵散》。

优美轻松的音乐响起,伴动感的节拍,十几个舞姬跳动轻快的脚步,序的扭动柔活的腰身。

旁边的张乾戳凌的胳膊,给他使一个猥琐的眼神,轻声低语到 :“羽哥,你看中间那个女的咋样,要要……嘿嘿嘿~”

凌闻言,扭头去,只见在一群妙曼女子中,位于主位的那名舞姬,红纱蒙面,青丝墨染,身披白色纱衣,里面诱的肌肤若隐若现,手中彩扇飘逸,若仙若灵,仿佛从梦境中走来精灵一般。

周围的显然也早被她出色的演技所吸引,纷纷拉长脖子去,想看清楚一点。坐在主席上的龙恩华见状,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果然亏是本皇子专门托从西域那边弄回来的皇武姬,枉我一片苦心啊!现如今四大族中,已表明态度,柳已经用多想,柳一梦那老东西已经在去年将他那孙女许配给龙飞,态度已然明。而我那三哥龙涛的母亲是张主张云的亲姐姐,因他背后一直的大力支持。

剩下的周萧二则是一直保持中立,近年来一直都没少被五皇子等各势力拉拢。

过由于萧镇山常年驻扎在外,事务繁忙,并没时间回来,而萧老爷子萧风也早退隐理政事,萧晨羽也因为常年跟在萧镇山身边,只春节之时才会赶回来一趟,因就导致那些想拉拢萧,根本无从下手,至于萧映羽…………”

龙恩华看看已经狠得把脸贴上去看那舞姬的凌,嘴角抽抽:“我看还是算吧,就他这生活作风,你能活到中年都是个问题……”

正是因为如,就导致那些们发现萧无从下手后,就全部将目标转向

和萧说是分别代表清风国军权的半片天。周老太尉和萧老爷子在很久前就已经成为清风国屹立倒的无敌象征。

近年来周的老大周长开和老二周万钧分别镇守在清风国的东和西,统领整个东西二的兵权。

的萧镇山大元帅统领兵权,南兵权则是由镇南将军秦雨掌管,而秦雨是萧老爷子的一手带出来的兵,早就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拜萧老爷子为师,传闻重情重义,向来快意恩仇,最痛恨背叛之,因他掌管兵权,与萧掌管无异。因,萧便是掌管南北的所兵权。

论是龙恩华还是龙立华等,他们只要任何一得到周的支持,就可在未来争夺皇位时赢得一席之地,和龙飞龙涛二相抗衡。

,对这一切都心知肚明的龙恩华,早在即将举行成礼的一个月前,就已经专门托费尽千辛万苦才从西域那边的偷渡客手里买来这十几个西域舞女。

尤其是时在场上,吸引的那个少女,那可是龙恩华付出很大的代价才弄来的。

要知道这偌大的星武界地域辽阔无比,可是就宁洲一个烟的地,星武界一共九个大地域,分别是殇州、南荒、宁州、中州、澜州、宛州、北漠、云州、西域。

宁州的地盘被五大帝国所统治,五大帝国之下,还很多的附属王国。

清风王国就是五大帝国中苍玄帝国众多的下属国中排名毕竟靠前的王国。

龙恩华可从千万里之外的西域弄来这十多位皇舞姬,可说是属实费一番功夫。

过显然,他的付出是值得的,周鼎峰刻早已经被那名舞姬迷的神魂颠倒,眼睛直勾勾的看她,眼睛里一团欲之火简直要太明显。

“唉~只是可惜喽,这舞姬回来的太晚,自己还没来得及享用,倒是便宜这周鼎峰!”龙恩华一想到眼前花自己大价钱的美女舞姬,自己还没用,就得送你,内心就一阵惋惜。

“算,只要日后能拿这舞姬换取周的支持,那么一切就都是值得的”他心里暗暗想道。

眼前一个个被勾走心神的大臣公子,龙恩华顿时为自己的英明之举感到欣慰,同时心里也些余悸:“早就听闻这西域的皇族会专门挑选一些姿容出色的少女,从小便逼迫她们修行魅惑之术,长大后便会培育成舞姬杀手送给敌国,在被蛊惑之时,砍掉他的头颅!”

“幸亏自己来之前已经吃过解药,要然恐怕连本皇子也要陷阱去,果然是英雄难过美关呐~”看看场中舞动的绝美舞姬和已经全然顾庞物的众,龙恩华内心顿时感叹道。

“等等,这货是在搞什么鬼啊!”

龙恩华看在台下正左手举一个鸡腿,右手夹一个熊掌,大吃特吃的少年,龙恩华心里顿时宛若雷劈一般恶心。

仿佛是感受到在看他,凌吃完手上的熊掌,抬头对龙恩华笑笑。

“你笑*啊,为什么其他都被迷惑住,就你在哪吃啊!”龙恩华心下好奇的同时,只好哭笑得的和凌对视几眼。

龙恩华刻稍微些震惊,西域舞姬的魅惑之术举世无双,按理说即便是修道之,也应该能抵挡才对。

就像周鼎峰,即便是已经修炼到灵武境,也还是被迷惑住

即便是他旁边智力出名的张凌宇和柳州路,也还是和周鼎峰一样陶醉其中。

为何平日里生活作息如混乱的萧映羽,会被蛊惑,难道是因为他太饿,所才在美食和美之间选择吃东西?

龙恩华内心顿时陷入沉思。

其实这件事情的原因很简单。

追其根本,就是周鼎峰等的欲太过于渺小,被区区舞姬就填满。

凌的欲太过强大,因反而逃过一劫,被蛊惑。

乃是世界上所动物最原始的、最基本的一种本能。从的角度讲是心理到身体的一种渴、满足,它是一切动物存在必可少的需求。

一切动物最基本的欲就是生存与存在,简单的来说就是 爱与满足。

与本性相交,欲包括梦想与贪欲。

类的欲是由的本性产生的想达到某种目的的要求。

它是多样性的,生存需要、享受需要、发展需要构成一个复杂的需要结构,并随们的生活的社会环境和社会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变化。

类的欲也是无限的,任何可避免,即便修炼到武帝境,也例外。反而一个越强大,他内心的欲就会越大。

即便是强大如凌前世,他难道就没吗?

凌前世已经站在这世俗的巅峰,所他的欲,早已经再局限于如

每一个巅峰强者,都一个共同的欲——“永生”

站在他们的角度上,美色,权力,财力,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属于垂手可得的东西

,他们会去最求那些他们得到的东西,永生,或者永恒。

的欲会随自身实力而增长,一个的面前俩个盒子,一个里面九两银子,一个里面十两银子,他肯定选择九个的。

如果选九两的可得到一个美女,选十两却啥都没,大部分会选九两。

其实他如果选十两,分明可买到更多东西,可他为什么选十两呢?

当某件事物的欲超过另一件事物的时候,往往会选择前者。

这就叫“性!”

凌可因为欲的强大而被这些西域蛊惑,而周鼎峰他们却因为欲过于渺小而深陷其中。

终于,想很久的龙恩华实在想出来被蛊惑的原因,再次看一眼在下大快朵颐的凌,只好认为他的确是因为太饿才没去长时间的关注舞姬,因才没被蛊惑。

这时,场中的表演也接近尾声。

只见那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

乐声环绕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笔如丝弦般流转。

终于,随一道标示结束的尾音想起,一曲终

曲声停,直到场中的舞姬们序的从侧门退去,在场的大臣们这才回过神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场上的众禁脸色一红,尴尬的咳嗽几声。

当然,柳元等永远都是那么的给惊喜!

都早回过神,他们的眼睛却还是直直的盯场上,久久未能回味过来,嘴里的哈喇子都快滴到桌席上

龙恩华见状,连忙使劲咳嗽俩声,柳元三这才从脑海中那美艳的幻觉里清醒过来。

发现周围都看自己后,摸摸下巴上的口水。

饶是城墙般强硬的脸皮,刻也感觉到那么一丝丝难堪,无奈之下,只好化尴尬为饭量,低头吃起桌上的饭菜。

四周的大臣见状,些啼笑皆非。

同时,凌也终于迎来次来宴会的主要目标。

“萧兄,自从上次过后就再也没和你喝过酒,来,小弟我敬你一杯!”柳元笑嘻嘻的看凌,举起手里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