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贤妻良母

小说:不会倒流的旧时光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我叫周小远 字数:1740

第二天是周六。当大黄把衣服交她,玉内心不免吃一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穿。”

眼前这件高领毛衣,领子都快掉下来。她初步判断一下,修补它也不是一个小工程。

即使她提前知道,该答应答应。

拿着衣服回到宿舍,室友问她去不去逛街,去不去上网。她“不去们去吧。”

“这次,又不是非去不可,我是赶紧完吧。”她心想

接下来,当室友们在热闹网吧敲打着键盘,一下又一下,玉却在宿舍里补起大黄衣服,一针又一针。

即使她们有自己电脑,有时,去一下外面网吧。网吧网速更快,打起某些游戏来也更畅快。

下午,玉把衣服递大黄后,大黄就问她一句:“明天中午没事吧?”

“没事。”

“那我明天中午请吃饭啊。今天有点赶,待我得出去一趟。”

“举手之劳,吃什么饭呀。不用。”

凭借对大黄解,玉知道,他不是那种只在嘴上。他要请吃饭,就吃饭。

玉却是这种要请她吃饭,她未必答应。在她眼里,吃饭也是一种回报。她就是觉得:举手之劳事儿,要什么回报。客气也是一方面原因。

这已经不是玉第一次拒绝别回馈。在大学,她变得更加热心,主动地帮助别,更别提对方是自己同班同学。她也不要求回报。

她觉得这样就行。后来,班里一个心直口快女生对她过这么一句话:“看起来,跟每个关系都挺好。实际上,一种距离感。”

这种距离感,或许,从玉15岁那年就已经开始或加剧

跟她关系很一般,反而不有这种感觉。跟她初次接触过,只觉得她热情。估计,她也王波这样感觉。

听到玉大方地衣服,王波就很自然地问一句:“有针啊?”

“是啊。从第一次住校开始,我就随身带着针线。”

无论是高中是大学,玉周围女生,随身带着针线其实不多。

“贤妻良母啊。”王波笑着一句。

“这哪是贤妻良母,这更像是热心大妈。”玉心里是这么想,嘴上是这么:“带个针线就算是贤妻良母啦。照这么,这贤妻和良母门槛也太低点吧。嘿嘿。”

闻听此言,王波脸刷地一下就红,通红通红

“我没脸红呢,他脸红啥。”玉心想

此时玉,仿佛不再是那个看到家接吻都替他们害羞女生;此时玉,突然有一点害羞

觉得,气氛有一点尴尬。为打破尴尬气氛,她又欢快地追问一句:“让我么?”

热情如她,压根也不去想,家相不相信她技术。她不是这样。按,这也是某种自信吧。

“呵呵,让啊。就是怕麻烦。”

“这有什么麻烦。只不过是几针事儿。”

“嗯,谢啦。”王波

“没事。那在底下等我一儿,我上去,很快就能好。”

“好嘞,那我等啊。”

玉蹭蹭蹭地上楼。她刚走进宿舍,就迫不及待地拿出针线。

看到玉手里裤子不太像女生,冯蒙蒙就好奇地问一句:“二姐,这裤子谁啊。”

“上次,来过咱们宿舍装系统那个。”

“哪个?”

海英装系统,叫王波。”

“哦,他呀。他上次不送过吃么。”田真插一句。

“嗯。”玉一边回答,一边开始认针。

“哎呦,有情况!”冯蒙蒙狡黠地一笑,“坏坏”地

“能有什么情况。我就是正好碰见他,多嘴问一句。他他要去校外裤子。正好咱们宿舍不是有针线嘛,顺便两针事儿,省得他往外跑。不值当。”

“好,好不用解释。解释就等于掩饰。”冯蒙蒙

“那我要是不解释,们岂不是更八卦。”

“哎呀,可真不是我们八卦呀。我们家待字闺中老二呀,是不是想借着裤子名义企图把自个儿家心里呀。我们好期待呀。”

没等玉回应,冯蒙蒙又补一句:“不过,才没这心机。哈哈。”

在这方面,玉确实没什么心机,至少在主观意识上没有。

要是真有觉得,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借着裤子名义企图把自个儿进对方心里,那可真是冤枉她。至少在主观意识上,她没有这种想法。她也不刻意而为之。她就是热情。

几针事儿,能图啥?她想法其实挺简单。她就是觉得,这么小裂口真不值当去店里,费钱费时间,尽管他花又不是她钱。

“谁钱不是钱啊。”她心想

“不跟们贫,我得赶紧,他在下面等着呢。”

“等久心疼么。”冯蒙蒙继续开玩笑。

“我心疼宿舍里水啊。瞧这张嘴,这么多话,待不得多喝两大杯。”

“那就让他请喝奶茶呗。”

“嘿,喝奶茶也堵不上这张嘴吧。”

“那就让他试试呗。”

“试试?咦,帮他省下这点钱都不够们买奶茶吧。”

“哎呦,这就开始替他着想?这就开始重色轻友?可以呀,二姐,整我都要吃醋衣服——都没过。”

“我没过,我没她们过呀。谁让衣服跟那什么似得那么结实,撕都撕不烂吧。”

“跟什么似得?改天试试呗,看看能不能撕烂。”

“现在就可以呀,要不我替撕?”

“可别。我看是算吧。我也不是那什么波,谁知道家能不能呀。”

“不,坚决不,除非,是嘴。”

“哎呀,我好害怕呀。”

“真是拿她没辙。”玉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