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少女已成年

小说:不会倒流的旧时光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我叫周小远 字数:1845

自然界,晴天比阴天多;社,好人比坏人多。项依然更喜欢晴天,也依然想做一好人。做一好人的想法,从未改变

那些所谓的阴影,无法彻底遮挡住阳光的。

围绕项的主要美好的感觉,干净而纯粹,唯美而阳光,就像对林晓峰的暗恋。

重新喜欢林晓峰。喜欢他而已。

高一下学期,意外地撞见林晓峰和当年的同位马文文走到一起。此时,林晓峰已经读农校。

没想要跟林晓峰发展成男女朋友的关系。根据的预判,林晓峰毕业后老家,而却想离开这里,因为这里伤害

的,因为这里伤害,哪怕这里爱的人远远多于伤害的人。

没想真正一起,当他和别人一起忍不住哭

哭泣,不再人生的主旋律;笑容,已重新挂扬的嘴角里。那种笑不由自主的,发自内心的。只,依然存的沉重感也使这种感觉:需要努力地扬一下嘴角才能笑得出来,皮笑心不笑。

发自内心的微笑才更多。

从电视里看到自己的偶像,当专注地看《今日说法》,嘴角也不由自主地扬。觉得他很有才,很有才很有才。受姐姐的影响,项阳也觉得他有才。

项阳也喜欢电视里的一公众人物。他一名歌手。

项阳的影响下,项也喜欢声音。有些歌就像纯净的矿泉水,能洗涤的心灵,能使变得平静;有些歌就像激情澎湃的鼓点,带给一种向、向前的力量。

喜欢这声音,但不迷恋。十几年来,唯一迷恋的声音来自于一主持人。

不知不觉间,拥有全新的梦想。想当一名主持人。也想拥有一精彩的人生。觉得,主持人不能读错某些字的音,不能用错某些成语,于抓起厚厚的字典和词典,挨着看面的字。

后来,觉得“主持人”不太适合自己,就把梦想改为“记者”。也更加确定将来想报考的专业:新闻系。

支撑梦想的实际行动。第四中学,的学习成绩依然很好。

高三学期,有噩耗突然传来,一向爱的奶奶离世。为此,陷入到深深的自责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那场景。

当时,项李氏被窝里动一下。想伸出手来,项却转身离开。

这一离开啊,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奶奶。奶奶的那双“脏”手啊,想握也握不到,再也握不到

没有料到,那将和奶奶之间的最后一面。一想到这儿,更加想哭。

班里,忍不住哭泣。当哭泣时,坐后面的男生安慰。接下来,他们就成为彼此的朋友,不男女朋友。

他叫林安,曾被班主任调侃为“令人不安”。长长的头发,爱跟老师吵架,说脏话,也骂人。某些人眼里,他确实令人不安。

面前从未说一句脏话。他一种安静的感觉。

觉得,他人其实也挺好的,至少人品没什么问题。项的好朋友方婷却不这么认为的。恰恰相反,觉得林安不好。劝项离他远一点。后来,项真的和他疏远。两人甚至形同陌路,直到高考前夕。

那年高考,四中只有一孩子二本线。这孩子不

选择复读。复读一年后,的高考分数不如第一年的高。五百三十多分,没考本科,也没有被新闻专业录取。

油小荷考一本。项当初没有更好地意识到,从离开S中学那一年开始,就和油小荷拉开距离。

从低谷里爬出来后,也不不努力。也依然快乐的。,再也找不回最初的自己。无论初二之前那种效率很高的学习状态,一身轻松的感觉,都没有它们主人的生命里一一复原。另外,项变得比之前敏感的精神也依然有被锁住的感觉。

其实一直想改变,一直想冲破,无论学习思想试着努力,只,步伐依然追不重点高中的油小荷。曾经,油小荷

填报志愿时,父母建议首选B市的大学。没听。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也好,逃离这伤害的地方也罢,选的都外地的大学。反正,父母也不,依然不

为什么要逃离呢?曾经伤害的那两人,一早就失踪,一已经死的,小P已经死读高三那年。

他死,他带给项的影响却没有彻底消失。反正,项这样的一种情况。

无法彻底消失的肩膀那块很明显的伤疤。这块伤疤,项试图掩盖。到夏天,穿长袖或七分袖。若穿长袖,就把袖口挽起来,挽到伤疤下面的位置。

有人就问:“你不嫌热啊。”

嫌热,但更嫌的肩膀的那块伤疤。眼里,它更像敌人。无法和它握手言和。尽管,它也的一块肉。

其实,它也受害者,被毁容貌,要被主人嫌弃。

这仿佛颠倒的世界。正如当年的项,明明受害者,承受这一切的反而,以及那些真正爱的人,哪怕他们并不知情。

的选择。

这又不的选择。

有人说,成长需要付出代价,甚至,“傻”到为别人的错误或罪来买单;有人说,成长就不断试错的程,也不断地蜕变。

少女已成年。

行囊遥望远方,当火车远离家乡,更像走向成年的开始。

成年后的项遇到什么样的人?遇到什么样的事?亲情、友情、爱情,又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的面前?

一切都未知。

因为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