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辆脱轨的列车

小说:不会倒流的旧时光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我叫周小远 字数:1882

心理出现了问题。始叛逆。敏感。从精神想把自己龟缩到一个壳里。正常生活和学习受到了影响。最终,了S学。

就像一辆脱轨列车,或者,一辆朝反方向驶去列车。

内心里,其实想离,行为,却闹着离

在S学,班主任唐老师,发小油小荷,好朋友向玉,均再三挽留。爸爸经常去学校。唐老师更一而再,再而三,苦口婆心地劝。他对很好,很好。

可惜,他们好并未将体内“病毒”感化,好让它放一码。可惜,他们好言相劝并未将重新拉回到那个正常轨道。

有人试图拉有人在经意间做了一个“推”动作,譬如NN老师。NN老师说脑子有问题,有病。项玉,就连抬头看一看天,低头洗一洗手,都能成为话柄。因此,更加敏感。甚至敢直视眼睛。害怕那种眼神。

更加勇敢了,而——

从S学离,去了另一所乡镇学后,进去,在状态。没多久,就辍学了。而这根本本意。

无聊、迷茫、痛苦、纠结、沉重、叛逆、沉默、爆发,此时项玉依然被很多人爱,难免被人嘲笑过。

以前,最听奶奶话。现在,话都听了。以前,看到林晓峰时觉心。现在,看到谁都心了。

林晓峰鼓励起什么作用了。

项修贤,说服过被迫辍学孩子家长,使他们孩子重返了学校,马小玲就一位。现在,他说服了自己孩子。

辍学,项玉主动被动

这时候,项玉家乡已经通了火车。某阵子,喜欢站在离火车道地方静静地瞅着它。

瞅它时,项修贤瞅过

有一天,想起了五岁那年自己。

那天,坐在豪华公共汽车,目转睛地盯着窗外火车,想象着一个和火车有关远方,憧憬着美好未来。笑着,笑很灿烂。

小小人儿渴望着再次看到火车。现在,很容易就能看到了,却再出来了。

出来父母。

,他们会笑,会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会试图逗心。他们学习,逼去学校。

无论他们怎么逗起来了。

以前,您用逗都会很

有一天,在爸爸注视下试图朝铁轨爬去。远处爸爸撒腿朝跑来。

城堡仿佛坍塌了,一转身,爸爸在身后。

大人会影响孩子。孩子会影响孩子。谁都没想到,被父母忽略,被姐姐影响项阳——姑且这么认为吧,有些叛逆。学习成绩有所下滑。

项玉这一阵子表现,又谁能想到呢?

——谁都没有想到。

就这样,曾经让两口子引以为傲两个女儿均走起了下坡路。

下坡路本项玉想走。正如当时,教学质量好,升学率高(相对而言)S学,本想离

想离已经离想这样,已经这样。

那种状态就像,面临深渊,跌入谷底。

躲在谷底日子里,项玉从电视里收获了一个偶像。他曾给灰暗岁月里带来了一丝光明。

年后,重新入学,去马集镇学,读七年级。情绪从谷底走向了地平线,有时候云端。

好了,跟父亲关系却像摔倒之前那么好了。吵架,而沉默。直到读了普通高,他们关系才真正地缓和,他们家庭更加明显地重新被欢声笑语包围。

普通高,第四学。油小荷去B市第一学。第一B市最好两所高级学之一。

曾暗暗地发誓,哪怕在普通高要争取考一所好一点大学。

梦想可以很丰满,现实却有一些骨感。第四学和第一差距一般大。项玉考那年,四没有一个孩子考了本科。这一点,项玉当时并知道。即使知道了,又能怎样?

曾经,周围人觉项玉最有希望。现在,项玉已经被油小荷他们超越。

从墙头纵身一跃,就再没有站过那个高高领奖台。这就罢了。高一学期,本以为已经彻底远离了“抑郁”项玉,竟再次陷入了绝望境地。绝望和眼泪更容易走到一起吧。

李箐同桌。会轻轻地抚摸后背,会在耳边温柔地说一句:“别哭了,同位。”

这一次,哭泣时间长。

好了,跟李箐关系再像刚始那么亲密了。

,这首先自己原因。

从低谷里爬出来后,某些创伤后遗症却莫名其妙地出现了。比如,在热闹人群里反而有一种孤寂感觉。会总如此。比如,承受赞誉能力反而变差了。承受了某位老师一而再、再而三赞誉,于愿意在这个老师课堂如此耀眼而出众。明明,渴望过再次站到那个高高领奖台接受大家最热烈掌声啊;明明,这某种形式领奖台啊。

一方面,渴望过引起别人关注,一方面,有过“龟缩”心理。

依然矛盾,就像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比如,李箐阳光和灿烂、纯真和美好、优秀和出众、友善和热情,后来既想靠近又想远离存在。

甚至觉自己有一点神经质。那种阴影依然没有彻底放过

比如,有时候,会觉某些东西。公交车扶手,甚至包括了奶奶手,都

就像有洁癖一样。表面看起来,它生理,实际,更心理

好在这种感觉会总来找。但每次坐公交车,需要抓着公交车扶手时,都会习惯性地在手心里垫着东西。这一种强迫症。

这种感觉其实挺好受。有人这样做,首先为了让自己好受。这样做,其实有一点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