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底裤与毛巾

小说:不会倒流的旧时光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我叫周小远 字数:1725

本来,李还能跟李华好好地说几句,后来

华也吃素。咋地,你跟我唱黑脸,我还能跟你唱小曲?

在气头上时,李华还有过“改”倔强。她要让她舒服。

都较着劲呢。

都有每缺点和足。李也有让地方。比如,她有一点大小姐脾气;比如,她习惯于让你让着她。看似跟她关系挺好老四,私底下跟项玉抱怨过。抱怨完,该包容会包容。

在项玉眼里,李华也有包容心。她包容,包括李冷言冷语。

“来,尝一尝我菜。”

“来,给你一块肉。”

这样场景,在这间宿舍里也发生过,却会发生在每之间。

项玉来到学校后还认识B市老乡,其中关系最好毛小宇。她跟项玉,住在这栋宿舍楼六楼。

项玉有时候会去她们宿舍玩。她们宿舍气氛很好,每之间都很融洽。涉及到集体事情,其他五姑娘会默认,最大决策权在老大手里。

在507,若让年龄最小听李话,貌似可能。她们俩呀,一像水,一似火,撞到一块儿,那水火

上对方,跟其说话。要么懒得说话,要么,话里带刺。有时候,真跟吃呛药似得。

窗外没有雨棚,晾衣杆上,楼上刚洗好衣服滴下来会拐弯,直直地落在楼下衣服上无比自然现象。最“可怜”一楼

会把衣服尽量拧干,争取让衣服少滴点水;也肯定有没有更多地考虑楼下,衣服挂上去,“雨点”开始啪嗒啪嗒停地往下落。严重掉色衣服,还曾把楼下白衣服染上颜色。这种情况下,矛盾也出现。直接上来敲门警告。把头伸到窗户外面朝楼上喊叫。楼下和楼上也曾趴在窗边对骂过。

知道哪层楼还行,有时候,都知道哪层楼事儿。

,宿舍楼里叫骂声肯定远低于欢声笑语。

院子里有晾绳,也可以把衣服晾在楼下。只,在有些女生眼里,内衣、内裤方便晾吧。外套晾在那里,还有丢过。再说,那么多,晾衣绳两根,哪晾得过来。

也有在楼下丢过被子、褥子、床单、被罩。

洗好被罩,太大,按说,晾在下面才更方便。阳面宿舍还好一些。阴面容易干

,自己被子丢,于。当然,去买一床新拿走别,这样才更多,否则,也符合“好更多”规律。

宿舍本大,窗户,大又能大到哪去。两根晾衣杆长度和窗户长度一样,宿舍又有六,晾衣服时难免拥挤过。有一次,李华把自己内裤和李毛巾晾在一起。没有贴着,只挨着。

发现后乐意。她阴着脸说:“拜托,能要把你底裤和毛巾挨在一起啊。你恶恶心啊。”

两条毛巾,一条擦脸,一条擦脚。李华好像记错。但解释。

而且,这底裤若,擦脸毛巾却,她自己并觉得有多恶心。

“你说谁呢你。你才恶心呢。这你自己地方啊。”李华说。

“我说你啊。你瞎啊,非要把你脏东西跟毛巾晾在一起啊。”

“你他妈才脏东西呢。你毛巾干净啊。呸。”

“呸。你还有脸。”

你有脸。你脸多大呀。你仅脸大,占空间多,你还想让你破毛巾占那么大地方。你他妈,谁让你毛巾占那么大地方。”

“你他妈。”

当她们两吵架时,也曾劝过架冯蒙蒙和王海英,却在偷偷地笑。

晾衣服时,还会把别衣服往外挪一挪。有怕自己湿衣服把别干衣服弄湿,有想让自己衣服占得空间更大。李更倾向于哪一种,您若让李华说,她肯定说她自私。

这样,李华觉得李自私,李觉得李华自私。李华看李,更多看到缺点;李看李华,也习惯于朝她好那一方面看一看。

在项玉眼里,两其实都有可之处。她这老好,还在李华面前说过李好话哩。她说她其实挺可。李:“可屁。”

她也在李面前说过李好话,说她其实挺善良、挺单纯。李:“她?”

华,心

有一天,她从外面回来,刚一推开宿舍兴冲冲地对项玉说:“小玉,我今天在外面碰到老乡。她说她B市,来这找儿子。儿子没找到,也没钱回家。我她二十五块钱。”

华,家庭条件算好,二十五块钱对于她来说真算少

“啊,她会骗子啊。这样事儿你没听说过吗?”项玉说。

类似案例,项玉还真看过少。她也在路上遇到过。

“我没看出来啊。我觉得她也像骗子。对,她还跟我要电话号码。她说回到家里后再把钱给我寄过来。”

“你先给她钱之后,她才这样说,还给她钱之前?”

“给之前。”

“那她更有可能骗子。”这句话,项玉没说。她只“哦”一声。

当时,只有项玉一在宿舍。

华,真挺单纯。那电话,她一直在等。首先,她愿意相信自己被骗。她也觉得自己被骗

电话,她最终没有等到。

项玉,把这件事说给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