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把遮雨的伞

小说:不会倒流的旧时光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我叫周小远 字数:1738

宿舍还剩个下铺和两个上铺。项选了个挨着窗户的上铺。

竟然,她连抹布都带了。铺床之前,她先在抹布上沾了点点水,仔细地把床板擦了擦。

她刚把床板擦完,又个室友进了。她叫李爱华,是跟老乡的,家人没送她。她也是本省的。

接下,项还主动地帮她擦起了床板。擦完后,还嘱咐她先晾晾,哪怕床板看起点都湿。

往外掏被子的时候,项赫然发现:啊,被子的角湿了,还有点污渍——

“但是没关系啊,脏了可以洗。洗了也没关系。”项有点舒服,但她很快地劝了自己句。

那种释怀的感觉,仿佛,心头有轮太阳在闪现。

东西归置得差错了,床也铺好了,项才想起,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父女俩连饭还没有吃。

“在火车上,倒是吃了点饼干和面包。还好了。肯定没吃饱吧。”项心想了。

:“,咱去吃点饭吧。”

项修贤却:“要走了。你待会跟室友起去食堂吃吧。”

“走这么早干嘛呀。”

“想早点去买票。去晚了再买着了。”

“你在这玩两天啊?”

有著名的L山。

玩了。”

“可是,了。”

她真希望能在这玩两天。

“有机会再吧。想早点回去了。”项修贤

看得出想玩。早在之前,跟她探讨过L山了。

想多花钱吧。连住旅馆的钱都想省省。”项是这么认为的。

有人可能了:“个副校长,还能寒碜到连个宾馆都住起?”

副校长嘛,方面,也是念着家和学校的事情多。家的事情,她尽量让李爱云操心;学校的事情,总是亲力亲为。知道偷懒,更懂得享受。在带头捐款时,倒是没想着省省。

像李爱云的:“是这种人。”

穿着打扮也很朴素,亦没什么官架子。在外人眼是个老农。在自己以及闺女眼也是农民的儿子。项好像更了解了

“火车票,为什么早点买?”知道会会有人这样问。

“因为还没把闺女安顿好。”或许,咱可以这样理解。

火车票即使提前买了,八九离十也买着坐票。

闺女知道,有些事,也劝。当执意要走,只好让走了。”项无奈地想了想。

假如她换种方式呢?她拽着的胳膊撒手。她撒娇。她甚至撒泼。她走这么快。她还想让去L山转转。要是去,她法。她撒着娇:“可是很想去。你得带着去啊。你要是带着去,自己又忍住要去,人生地熟的,万走丢了怎么办呀。可是你的宝贝女儿。”

像是这样的闺女。

这会儿,窗外又下起了小雨。项拿起那把伞,送出门。走到宿舍楼下,项修贤让她送了。

“快回去吧。”

送送你。”

“送干啥,认识路。”

送你到学校门口。”

“你还得回,整这么麻烦干啥。走吧,快回宿舍吧。”着,转身要走。

“那你把伞带上。”项把伞递给了

要。这么小的雨,用着打伞。”

“哎呀,你拿着吧,会儿下大了怎么办。”项的手拽过,把伞塞给了

“下大了,会躲啊。带着它,路上也碍事。”

“可是,即便是小雨,时间久了也会淋湿啊。你还是带上吧。”

又把伞塞给了

接下二话,把伞往项怀塞,撒腿往前跑了。跑了两步,又扭头句:“走了,你快回去吧。”然后,接着跑了起

打伞的人,只好用跑的方式减少和雨接触的频率,这还是怕挨淋么。

终于知道自己的犟脾气随(像)谁了。”项盯着的背影,无奈地想了想。

3栋和4栋挨着。两栋宿舍楼有围墙,也有院门。院门朝西。进门,右手边是3栋,左手边是4栋。

撑起伞,走到院门口,没再接着往下走。

她站在院门口,盯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十分渴望能返回

可是,连头都没回。

能再回头看眼么。刚才,能多句话么。‘其实,是舍得你,才想让你走这么快’。”

已经长大了,要学着更加独立了。却变老了。”

盯着离开的方向,突然,还有了种心酸的感觉。

的身影已彻底消失在了她的视线,无论她再怎么张望,都望到了。

她刚转身,眼泪住地流了下

知道,要学着坚强,能永远地躺在妈的怀抱。可是现在,却很脆弱。只想哭。”

有点多愁善感的项,先前的兴奋感也被失落感代替了。

她低着头到宿舍,试图用刘海遮住眼睛。她默默地爬上床,把被单往身上盖,直盖到脸的位置。她这当紧,眼泪又哗哗地流了下

习惯了也好,好意思也罢,她尽量地发出声音。她怕被室友们察觉到。

宿舍没有空调,只有台会扭头的风扇挂在了天花板上。伴着风扇的嗡嗡声,她的思绪沿着滚烫的泪水,冲破热浪,飞向了千之外的家乡。

学校之前,是如此地期待即将到的大学生活,期待另个城市的模样,现在,却那么想家。想,想妈,想妹,想家乡的切。”

离别的忧愁萦绕在心间,她好想,能突然返回。泪眼朦胧中,她还想起了当初气时的情景以及叛逆的时光。

边回忆边流泪,同时还在心暗暗地发誓:“从今往后,再也生气了。保证再也生气了。到,要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