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章 过灵人

小说:蓝色行星之爱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草莓糖太甜了 字数:2024

送走父母后,我并没有急回寝室,而是打辆车重新去趟尖峰山。上次尖峰山,我就留下许多疑惑,这次人去也是为解决这些疑惑,顺便找到当初位老道长。

大概小时后,我就尖峰山的道观。这里香火依旧不绝,甚至比我上次时还要热闹。

这时,位年龄看起比我大不多少的道士从我旁边走,我连忙上去,拦住他。

好,师傅,请问们这里有没有白胡子,看上去很老的老道长?”

道士想会,挠会自己的头皮,随后对我抱歉:“对不起啊,我们庙里好像没有说的这人,要不去问些老道士,看施主说的老道士去有没有存。”说罢,边对我鞠躬。

我也连忙向他鞠躬,并且表示感谢。可是让我诧异的是,这位道士居然不认识我上礼拜见到的老道长,老道长看起就好像这寺庙里呆很久的样子,不应该不认识的样子。

于是,我继续这道院里走,又连问三四道士,可他们的回答都是样的不认识,就仿佛这道观里好像根本不存这样的人。

询问无果后,我只好顺上次的记忆,次发生奇妙探险的殿宇。

还是依旧现殿宇门前对几尊神仙虔诚参拜会,随后又走到熟悉的木门前。

打开这扇木门时,我仔细回想礼拜发生的种种事情。这切的切,都是我上次这里打开木门时就变得不

我深吸口气,再打开这扇木门。

依旧还是间很普通的文人墨客书房,熟悉的格子破洞,洋溢文字香味的文房四宝,却又让人感觉到切都没有发生样。

我仔细查看这房间里的切,想从这里找到可以任何助于我解的蛛丝马迹的线索,于是,我这里,待,便就是小时。

可能是找累,我就直接坐这房间的张木凳上,但是眼神依旧还搜寻这房间的每处角落,深怕自己会错什么。

灵人,。”

这时,股老迈的声音我脑海深处想起,我确定这声音不是房间里发出的,而是我的内心,我的脑海散发的,而且这声音我很熟悉,就是次我逃跑到木屋时,就是这声音提示我让我赶紧关门。

“老先生,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看房间,对空气说句。

“小伙计,知道何为灵人吗?”声音再次传

我摇摇头,尴尬:“对不起,先生我并不知道,但是我的师傅,秦朝卫尉汉离告诉我说,灵人,是要保护这星球的。”

“哈哈哈哈!”脑海里,老先生的声音笑,“小子只说直接原因,还有更多的没有告诉,这灵人,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保护这蓝色行星这么简单。”

先生的意思是?”我向他问去。

灵人,是超越万物六界的存,他承载世界,是宇宙和生命之间,不可分割的纽带。简单的说,因为有灵人,才有我们。”

“这灵人这么厉害吗?可是为什么这七十多亿的人群中,我就成为灵人,而且先生我的力量看起也没有像们说的么强大啊。”面对老先生的话语,现的我又开始迷惑

灵人,是这时代,唯领路人的带领,目睹些远离人世的魂魄,前往莲花台的艰辛,并见到鬼界堡的生人。”

“先生,原也知道我去方,原方叫鬼界堡,我记得师傅说,带我飞的是通臂神猿。”看到脑海传的话语下子说到直最想知道的方,此刻我的心有点激动起

“正是所说位神猴,将这件事告诉我我们,自古以,能去方的人,这时代已经不存是第,也是唯,正因为,所以就是我们苦寻已久的灵人。”

听到这句话时,我连忙离开凳子,跪坐面上,低头祈祷,恳请脑海中的老先生能为我接下的路途,做出指点。

大可不必这样,按理说,灵人才是教导我的存。只是现,刚刚被发现而已,想要觉醒这三十多亿年的能力,确实有点困难。”

三…三十…三十多亿年?听到老先生的话,我的心里不禁打寒颤。难道我这超能力,三十多亿年前就有吗?要知道时候,球的第生命诞生也是三十六亿年前的事情。我这年龄的能力,岂不是可以当如今万物的祖宗

的能力复杂,却也很简单,最重要的是,为爱而生,因爱而存。爱是最强大的武器,也是这星球最为宝贵的方。”

当老先生说到这句话时,我又想起我的师傅,和师傅最后次的见面中,他也是这样告诉我,爱,是这世界上最应该去守护的东西。

就如同为什么,府的孤魂,总想千方百计的通人道轮回,重新做人,而不是百兽之王,或是自自由的飞鸟,还是守护环境的树木。因为人类和其他生物不同的是,人类有丰富的情感,而爱是人类最珍贵的财富,与动物的爱不通,人类的爱,即可以是朋友间的关爱,恋人的热爱,家人的疼爱,也可以是爱万物的怜悯,爱世界的包容,爱宇宙的探险。

人类,就是这么代又将成果流传给下代,将爱传递给未。真正的生命,努力活这短短的生,人类也是如此反复慢慢成长,真的很不起。

而这切,都因为爱。

不知道多久,当我离开这座道观时,太阳也马上就要下山。望渐渐落入平线的余晖,金色的日光撒射这片大上,样宁静,也样深远。我也已经开始对新天美好生活的向往。

闭上眼睛,我用意念感受这世间的变化,这日落的规律,如同精神更加充实般,仿佛这万物的规则,都被我窥视下。

再次睁开双眼,我能感受到,现的我,体内留存的力量较之前更为强大,更为沉厚,如有海洋般用之不竭,取之不尽。随后,我这夕阳的陪伴下,走下尖峰山。

可要是这时,我若肯回头再回首座道观,我定会惊讶发现。先前我直寻找的老道士,此刻正道观的门口,正对我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