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章 消逝的时间

小说:蓝色行星之爱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草莓糖太甜了 字数:2614

虽然我们行有六个人,但在探险者够大,我们六个人坐不觉得拥挤。再加现在车都拥有L2辅助驾驶系统,我们很快便到达了巴西烤肉店。

毛卫康这个家伙,可真为了吃想疯了去,我甚至还有完全把车子停稳,他就已经奔向了餐厅。

当我停车进入餐厅候,除了服务员热情招呼,还有股浓烈烤肉香味。

我们选这家巴西烤肉实际家自助餐厅,但其他烤肉餐厅不同,这里烤肉都已经有专门厨师帮,然后再由服务员将烤肉放在顾客,为顾客主动切肉。与此同,不仅仅烤肉,这家餐厅还有拉面披萨炒饭饮料等系列自助小吃在餐台等着顾客领取。

位服务员为我们切大块羊排,我室友们开始主动对我举起可乐和啤酒,他们欢呼着

“恭喜田总喜提福特车辆,感谢田总请我们大餐!干杯!”

“干杯!”我笑着被室友们热情打动。

入口烤肉候,那肉味道果然排挡和餐厅所不能比拟,不仅富有嚼劲,更将入口即化感受融合在了起,再加之烤肉特有香味,哪怕怕吃肉女生,会因此停不下吃肉步伐。

越多肉在服务生帮助下装到了我盘子。可在这当我看向这家餐厅玻璃透明厨房阵熟悉感觉顿油然而生。

我仿佛在以前做梦中梦过这个场景。但很久以前了,我说不出梦见,但梦到此刻,此地此景。

次遇到过这种情况了,先前多次梦中情景在现实中重现,可每次都我无意要做成了某件事情我才会想起这在梦中发现过,而且,突然知道,并不因为做过梦而提前知道要发生。

切,都看起那么随机,但又如同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室友们现在已经吃嗨了起有发觉现在我异常,我抬头看了下餐厅墙挂着闹钟。

闹钟像坏了,怎么这秒钟都有动静,而这又刚显示正确间,真,我看就坏了。

正当我打算低头继续吃肉,闹钟秒钟突然动了。

“什么鬼?不动吗?”我看着眼前闹钟,疑惑着。

可那闹钟秒钟已经在保持不变地速度在动着,仿佛根本有坏样。

我立马拿起手机,想核实下准确间,可当我精确到秒候,闹钟只和手机差了秒钟而已,似乎根本有坏样,我家闹钟还比北京间快了十多秒。

“田哥,可惜了不能喝酒,这酒挺。”王然举着酒杯对我感慨道。

因为王然话语,才将我对这个莫名事情思索中打断了出。这些天,自从登尖峰山以切事情都太意外太不可思议了。

莫名到了处冰湖,又碰到了师傅所说通臂神猿,这神猿我听过,在《封神演义》中梅山七怪之首,确实和大家所认知孙悟空般,手里有和金箍棒武器擎天柱。但传说中,它比孙悟空更加厉害,甚至混世四猿之首,绝对有像《封神演义》那样弱。

,碰见了我师傅,他位秦朝人,还有我师姐,他们告诉了我过灵人身份,除了激发我能力,还给我丰富财富,甚至还跟我说未会发生类似星际战争事情,要我做准备。随后他们就消失不见,再有音讯。

“对了,毛卫康,们昨天在尖峰山等了我多久啊?”我拿起块烤肉,问起了毛卫康。

很久,我看到往别殿宇走了,然后下分钟,吴霖侨就找到餐厅,我们就找了。大概找到就三分钟以内吧。”毛卫康边吃烤肉边口齿不清地说着。

“什么,确定就三分钟?”我原本要进入我口中烤肉停了下,我清楚地记着,那,我光在冰湖逃跑,都跑了不仅仅三分钟。

间消失了?”我低头想着。

“干嘛?这三分钟我们都能把田总搞丢吗?太看不起我们了吧,田总。”毛卫康玩笑着。

们先吃,我去趟厕所。”说罢,我便起身向厕所走去。

到了厕所,我先用冷水洗了把脸。看着水龙头静静地流淌着水流,又想起师傅先前对我说操控力。

,我暂且放下了对间消失事情,伸出右手,确认旁边人后,企图用意念切断水流。

仅仅过了两秒,原本顺势流下水流被个无形看不见东西切开,似乎真有什么东西堵在了水流中间。

随后,我用意念企图控制住水流运转方向。很快,水流成功地按照我脑海里想着方向流去,有任何滴水摆脱我控制,如同真有别重心样,奇怪又正常流着。

“我能控制间吗?”脑海里,我突然又想起新方法,于我拿去手机,打开了钟,想用意念让间停止下

,无论我如何努力,手机间还在不停地跳动,哪怕绞尽脑汁,无法让间停止秒,甚至还差点让我手机死机了次。

看到自己无法操控间,我小小失落,但很满足,至少我有着比别人所能力,有这点便足够了,随后我收拾了下走出看厕所。

随后,我们六个人对这家自助餐厅征战了两个小半,要不就到寝室关门间,我们绝对还能再吃个小

我开着车在路,途中接了女朋友电话,差点让在车室友对我动手,我本不想撒狗粮,可听到她声音,我就无意之中想和她甜蜜下去,这我根本无法控制事情。而且先前我有什么多余零花钱给她买礼物,她问我要,但她室友都有男朋友给她,所以我很愧疚,所以我想用师傅给我钱,给她情侣间最奢侈浪漫。

回到了寝室,我先跟我爸说,我有了亿元事情,我爸还装作很惊讶样子,还问我被骗局套路,要我去做什么违法事情。直到我把银行卡余额给他看,我爸才发现这事情

“这钱,不要让别人知道,大了,别去赌博干坏事,自己管理吧。”我爸在电话里头说道。

“爸,过几天我回去趟吧,拿点钱买两套房子,套给们,套给我,然后让妈把家里车换了,我这里有辆福特探险者给她,顺便用这钱给她还债,然后再拿出千万分成两半,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养下老。剩余不要拿投资还啥帮我保管,我们买点国债,最后把家门口超市买了,不用出差,在超市当老板,就算不赚钱,剩余钱利息够我们家花了。”

我说完这话后,电话那头父亲有点硬咽。

“对不起哇,儿子,家庭环境,甚至家里连给以后办酒席钱都很难拿出,对不起了。”

我不知道父亲怎么了,感觉他似乎哭了,可在我印象里父亲从有哭过。

事呐,老爸,这不,儿子有了亿,虽然不自己赚,但我可以用这钱报答们啊,我小差什么,我想要什么,给我什么,我很开心呀。啊。”对我而言,父亲对我爱,足以胜过世界切由金钱构成物质,或者说,这父爱,这世界最宝贵事物之

“唉,真很抱歉,对不起了儿子。”父亲在电话那头说着,“说,这间过真快,以前感觉很小,老照顾,我都想着怎么还不长大,不容易长大了,结果都成年了,马就要毕业找工作,说,长大后怎么间都消失了啊,我还说话,都已经顶天立地男子汉了,这间都去哪儿了?”父亲感慨着。

了,父亲,别管间了,这段间不出差话帮我看看家那边有花园小洋房,别墅我不想住,们买别墅吧,我主要花园小洋房,最连地下车库三四层哦。”我第次安慰着父亲说着。

不知聊了多久,我和父亲挂了电话,我躺在床,沉思了许久。

确实,间过得很快,但有些候很怪异,更准确说,间有候,究竟去了哪里,那我在冰湖消失间究竟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