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草帽船长

小说:在下不过是拥有扫帚的道士 类别:都市豪门 作者:草帽船长 字数:2682

QQ,刘东辉网名迪迦奥特曼与对方草船长聊天。

迪迦奥特曼:窦俊飞么,我觉得太卑鄙了,利用老实,太不是,禽兽不如。

船长:嘿嘿嘿,我还没说完下,医院里,骆波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医生说五脏六腑皆受到了大力撞击,恐怕活不长了,就算侥幸捡了条命,身体也会大不如前。

在窦俊飞眼里,骆波算是彻彻底底没了威胁。

俞清是骄傲,男友为了别而重伤至此,就算骆波没死俞清也不会再回到身边。漂亮且骄傲,容不得爱情里出现半点杂质,对于点窦俊飞坚信不疑。

回到寝室,窦俊飞望着桌上那台电脑轻蔑地笑,草船长啊草船长,无论是是鬼,也照样是我窦俊飞手中棋子。

迪迦奥特曼:活该成了棋子。

船长:啧啧啧,又怎么样,怎么滴!不过电脑就在时自动通电开机了,进入桌面,启动QQ。草船长头像欢快地跳动着。

船长对窦俊飞:以为不碰电脑我就拿没法了吗?

窦俊飞愣在原地,似没料到情况在时出现了诡异转变。恐惧在瞬间从心底里冒了出

船长:我以为真是狗胆包天,竟然不长教训又抖我QQ,没想到,竟然利用我情敌,好窦俊飞,我对越感兴趣了,竟比我想还要胆大不怕死,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杀了

窦俊飞动不动,心思却千变万化。

船长:我迫不及待地想亲眼看看,我想去那里,乖乖等着我吧!

船长头像瞬间变成灰色,电脑也“滴”声,自动关机。

刘东辉觉得对方开玩笑,迪迦奥特曼:杀了?

船长发了狗头表情,又说:窦俊飞满身大汗,在短短时间里,像是在鬼门关转了圈。

然而窦俊飞条命,草船长终是没轻易要了去。

日子似乎突然间平静下,骆波捡回了条命,死死挣扎着不肯么轻易离开世界,而俞清却在骆波醒后再也没去过医院。窦俊飞每日陪着俞清,上课下课,随喊随到,毫无厌烦,窦俊飞觉得俞清应该是有点喜欢了吧。而草船长也再也没出现过。切似乎都往好方向发展。

直到有天,窦俊飞陪着俞清在校园小路上散步,消失了段时间雨突然出现,她脸上再没有了往日泪痕,可眼睛里满满全是悲伤,为何而悲伤,窦俊飞看不懂。

俞清知道孙雨是窦俊飞前女友,也看出了孙雨似乎有话要说,她知趣地找了借口飞快离开。

可窦俊飞却认为孙找茬了。狠狠看着孙雨,说话不留丝毫情面:“干什么!我说还不够清楚吗?或者想让俞清误会我和之间还会藕断丝连?”

雨只是静静地说:“我是想要告诉,要安安分分过日子,不要再做坏事了……”

“坏事?我做了什么坏事?得了,我不想听说那么多废话!”窦俊飞咆哮起

“我要离开了。”

窦俊飞没料到孙雨会样说,骂骂咧咧地转身就走。“要走就走干净些,别动不动就幽灵般出现在我面前,世界上天天死怎么不去死?”

而让窦俊飞意外是,不过短短几天时间,窦俊飞再次约俞清时候,俞清身边多出了清秀,男地打着招呼:“嗨,我叫吴真。”

刚刚才费尽心思干掉了骆波,偏偏现在又莫名其妙冒出吴真。

窦俊飞所有愤怒通通喷向了孙雨!认为孙痴缠让俞清对产生了误会,才让有心钻了空子。孙雨虽然说要离开了,可是丁凯祥仍是不放心。杀意突然爆发出

开始,我便只是想要

窦俊飞其实并非胆大不怕死,只是直觉得自己是赌徒,而魔怔了赌徒通常是不要命

因此,在草船长无形警告下,在劲敌吴真神秘到下,丁凯祥为了夺到,为了摆脱爱而痴缠不放做了重大决定。

那天,窦俊飞远远便看见俞清与吴真两有说有笑地朝,而明明说着要离开雨又再次出现在眼前。只不过次孙雨并没有看着窦俊飞而是望着远处走

窦俊飞无不嘲讽地说:“不是说要走吗?”

雨没理

窦俊飞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看上那了?不如去把勾引过样对对我都好?”

窦俊飞想,如果孙雨答应话,那么那计划,取消了也罢。

可谁知,孙耳光打得窦俊飞耳中“翁翁”响。

雨惨然笑:“直以,我都只是想要告诉,我要离开了,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带起走。”

窦俊飞心中早已燃起熊熊大火,压抑着声音,略带妥协地说:“我们好好聊聊吧,今晚八点我在QQ上等,抖我窗口,记住了。”

当天窦俊飞回到寝室便不要命地开了电脑,开启QQ软件,不过登录是孙QQ号,以前两还在起时,孙雨曾告诉QQ号密码。

窦俊飞用孙QQ号添加了名为“草船长”新网友,并把此网友备注为自己名字,然后窦俊飞把QQ调节为:只显示备注名称而不显示网名。

,窦俊飞会把“草船长”当作窦俊飞抖动窗口。

窦俊飞不怕死地再次利用了草船长。

晚八点时,窦俊飞坐在寝室吸烟,已经吸了很多根了,烟雾熏得眼角有些湿润。与孙雨在点点滴滴在脑海里回现,虽然些回忆对于爱俞清说太微不足道。窦俊飞觉得自己是真爱俞清,不然不会为了她做些祸及事。

小时后,窦俊飞去了孙雨最常去那家网吧,刚进去,丁凯祥便看见孙雨趴在显示器前。

意外是,骆波也坐在里,除此之外网吧几乎没有别,骆波安安静静模样像是特意等待窦俊飞

“我直有疑问,我记得以前没有抖QQ窗口习惯,而且还说过,抖窗口种举动十分惹厌烦。”病恹恹骆波说。

“好像是吧。”

“那是从什么时候才有抖窗口举动呢?”骆波停了下,“我偷偷查过电脑,是在浏览过那贴吧之后才有举动吧?贴吧上说,活喜欢上网,死样喜欢上网,抖QQ窗口如果运气不好抖上了死QQ,那么就会死得很惨。”

“哎呀,原是那帖子啊,我生前特别恼火有些有事没事就抖窗口,所以就胡诌了吓唬,没想到我死后倒验证了我生前说话,哈哈。”门外,吴真戴着头上草走了进

窦俊飞看到了头上草,脑中有什么闪而过,……草船长……,了。

窦俊飞警惕地盯着

骆波叹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话,为了除掉我,于是尝试贴吧上话,疯狂地加陌生QQ好友,又耍泼般抖动QQ窗口,只是为了寻找到像WZ’,转而借之手杀了我吧?”

真是可怕。”

没有错,开始窦俊飞便只是想要骆波死,看得出俞清是真喜欢骆波,尽管骆波在窦俊飞眼里连屁都不是,可在家俞清眼里就是宝。窦俊飞无论如何也不甘心。有天窦俊飞在贴吧上看到了有关抖QQ窗口死亡诅咒,狠心决定以身犯险也要找出那能让死亡QQ号,皇天不负有心找到了草船长。

于是利用草船长杀害骆波就成了精心阴谋计划。

疯子,为了成全自己心中爱,不惜以自己性命为赌注也要铲除情敌,连带孙雨也成了牺牲品。

窦俊飞说:“就算们全知道了那又如何,我不会么轻易就死。”

网吧大厅灯,就在时“啪”声,黑了。

窦俊飞嘴角扬起抹邪恶地笑意。

刘东辉沉默着,又打字,迪迦奥特曼:叫吴真?

船长:不不不,我是第二代。

什么鬼?对了,刘东辉刚刚反应过,迪迦奥特曼:莫非是真鬼?

对方突然没回复了,显示在对方正在输入。

越想越不对劲。

窗外吹进股冷风,吹到刘东辉脖子背后,刘东辉不禁冷战,妈呀,怎么诡异。

门突然推开进黑影。

刘东辉:“啊!”

于海龙开灯,被吓出跳,“啊!喊啥,大晚上不开灯,莫非在看yellow?”

“去去去,话说,幽呢?”

“去操场上扫地了,大晚上扫什么地,脑子有问题。”于海龙无奈脱鞋上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