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Dépaysement(4)

小说:[HP]La Douleur Exquise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GinnySue 字数:1271

“闭嘴吧,德拉科。”金妮笑着说,但心仍然像蜂鸟振翅样跳得飞快。松开他手,捧住他脸,吻上嘴唇。对于个男来说,他嘴唇柔软而丰满,惊讶令他没有做出回应。他显然没料到会走出第步,尤其在他发现秘密之后。很喜欢仍然能令他措手及。种令陶醉感觉,种力量;所有安全感都会消失。遍又吻他,轻轻啄他嘴唇,直到德拉科也开始吻,用舌头滑过下唇。

刚尝到他味道,就觉得头晕目眩,暂时忘记呼吸。

今晚成功和彼此令他们沉醉已,两个都没有犹豫。他们多年来直在犹豫和揣测。对他爱和渴望实实在在,像电流样在血管里涌动。

手从手臂直摸到腰部,然后用手指握住柔软臀部。金妮呻吟着,搂住他胳膊,将他抱得更紧,房紧紧贴着他胸膛。在所有幻想中,在他们起编造故事中,没有比更好

德拉科自然亲吻着。自然。他们之间本该直如此。“我几年前就应该样做。”他想法和样。他沙哑声音和他样令颤抖。

“我爱你。”说,“我爱你,德拉科。”可以遍又说,而绝感到厌倦。可以自由说出句话,太让上瘾

“我知道。”他呻吟着,又亲吻,因为他似乎停下来

他们之间原始能量抹去他们直忧心忡忡保持原样那条无形线。他手指伸进发丝,解开复杂发髻时,金妮似乎记得为什么那条线开始那么重要曾经想过,如果他们之间有点什么,定会震动。他们祖先在坟墓里翻身力量足以引起震。更重要将永远失去他。

没关系,因为他爱。他爱句话像咒语样在耳边回响。敢相信。

“Dépaysement。”金妮贴着他喉咙喃喃道,他嘶声,困惑问:“什么?”

德拉科几年前带去过罗马,出于无聊,想逃离巴黎和工作,而且从没见过意大利。他们游览梵蒂冈,像以前许多样,被西斯廷教堂惊呆。金妮并个虔诚,但种艺术所蕴含魔力所打动。它直伴随着

在罗马西斯廷教堂天花板上,米开朗基罗捕捉到创造火花——上帝出于对创造物爱意,伸出指尖触碰亚当。创造行为永垂朽,恰如赋予生命力量转化为血肉之躯。它代表着形而上学转变最高时刻。种真正dépaysemen——种身体和精神状态改变。

德拉科称其为dépaysemen。

“我感觉。”解释道,回想起那刻,指尖几乎触碰到感觉。下德拉科肩颈连接处,然后抬起头。“情绪状态突然改变所导致迷惑解。”

“我知道dépaysement什么意思。”他嘲讽道,深深吻着,让又发出吟。“我在吻你,而你满脑子就法语词汇?”他沮丧取笑。“我定做错什么。”

“没有!”要怎么解释,用法语来想他,因为英语似乎合适呢?他应该已经知道吗?但没关系。等他之后埋在内,他会解和感觉到,他们世界会向同个方向倾斜。

“我知道我们应该理智些,像成熟样讨论些事,然后再进行下步……”说,抚摸着他胸膛。

“对,我们或许应该样。”德拉科赞同道,但他还弯下腰,张嘴吻着锁骨。

“但样。”喃喃道。“去他吧。”

金妮觉得他贴着起来。他抬头看着。他灰眼睛充满渴望,闪闪发亮。热情吻着他嘴唇,然后狡猾笑,跳起来用双腿缠住腰。他晃晃。他贴在股下面。蹭。

“该死,金妮。”他喘着气说。“我差点把你掉下去。”

“那我们就去床上吧,法国男孩。”

“都听你,我漂亮女孩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