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

小说:国家发的omega,甜! 类别:都市异能 作者:眠眠咩 字数:2367

21

白月假已经过了十天了,每天都在家里看书看电视,很无聊,偏偏李泽要班,李舒倒经常来找玩,但觉得跟李起玩更有意思。

可李泽最近挺忙的样子,每天晚十点多才回家,有时候回来,眼底经常片乌青,看起来非常疲惫。

这天好容易看泽八点就回来了,赶紧扑过去缠泽,“老攻,人家放假了,陪人家出去玩好好?你回说要带去度蜜月的,你会忘记了吧?”

泽疲惫的扯了扯领带,衣服也来及脱就靠在了沙发,“今天有点累,改天再说。”

“又说改天,要改天啊?”白月蹲在地可怜巴巴的看,就差摇尾巴了,“要们去近点的地方吧,去爬山好好?看同学前几天去了,还拍了照片,有梅花,就算看梅花看看雪花也好啊。”

泽本来就很累,听叽叽喳喳说个停,太阳穴突突直跳,烦的得了,“改天再说,很累。”

“就累才要放松放松啊。”白月趴在的膝盖,用手扯泽的袖子来回晃,两只大大的眼睛像有星星在闪,“去嘛去嘛,去户外呼吸写新鲜空气吧,走吧走吧,帮你找天要穿的衣服好好?”

泽揉额头,根本听在说什么,只觉得有只蜜蜂直在自己耳朵边嗡嗡嗡的叫个停,下意识的就甩开了白月的手,“你好烦。”

的声音有些高,把白月吓得屁股坐在了地,愣愣的看泽,李泽也没想自己会失控吼,也愣住了。

白月,非常懊恼,自己该把工作的负面情绪带回家,更该发泄在白月的身

张了张嘴,想要要道歉,或者说什么话哄哄白月,再发个百三十万四千五百二十的红包过去。

两个人这么互望了两分钟,白月快速的从地爬了起来,跑了。

泽皱眉看逃跑的背影,胸口微微发疼,这小家伙哪个角落偷偷哭去了。

Omega就这么脆弱,刚才用那么大的声音去吼,肯定伤了白月的心。

揉了揉眉心,起身出去找人。

找了圈,最后在浴室里找了人。

白月并没有哭,反而笑过去,“给你放了热水澡,你快去泡泡解解乏,帮你捏肩膀。”

泽见仅没生气,反而还对自己笑,怀疑的盯浴缸里的水,里面会放了硫酸吧?

“快点。泡完澡就去睡觉。”

白月难得的轻声细语,非常的温柔,李泽哪里见过这副样子,晕晕乎乎的就脱了衣服泡进了浴缸里,白月还真的帮捏起肩膀。

的力气很小,但很舒服,李泽眼皮发沉,差点就眼睛合睡过去。

“你刚才吃过饭吗?”白月擦干头发,还帮穿睡衣,特别的有耐心。

“吃过了。”刚才随便吃了口,就算没吃,现在也没有吃饭的欲望。

白月的手让,自己则去书架翻出了本童话书,拿了个垫子坐床头,只手握泽的手,只手捧书,“睡吧。给你读睡前故事。”

白月的声音轻轻柔柔,像首催眠曲,李泽从没这么快入睡过。

觉睡的很香,像回了以前,十几岁时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

第二天清早醒来,白月趴在被子,清晨的阳光洒在的身,给白皙的皮肤染层金色,像个天使。

泽凑过去碰了碰的鼻子,“口水都流出来了,梦什么了。”

白月哼唧了声,迷茫的睁开眼睛,望泽,迷糊的问了句,“什么?”

“起来,去爬山。”

“啊?”白月拉过被子将自己过成蚕蛹,“好冷,想动。”

泽:“……”

“你想去就去班。”

“别!”白月瞬间就清醒了,试探的将自己的小脚丫从被子里伸出来,接触冷空气又缩回去了,“被子外面好冷鸭,能裹被子出门吗?”

“你觉得呢?”李泽摇摇头,去柜子里拿了双毛茸茸的白袜子,抓白月的脚给穿,“昨天,生气没?”

“嗯?”白月脚被抓得痒痒,笑在床打了个滚,“老攻,饿了。你会会做饭?”

泽想昨天白月手讲故事的样子,手掌心仿佛还留那股温度,心也跟变得柔软,“想吃做的饭?”

白月摇头,“猜你肯定会做,所以学了,要要吃做的爱心早餐?”

说这话时李泽想次白月误以为会做数学题的事,忍住皱眉,如果现在澄清,白月肯定就认定了会做饭,“谁说会,等。”

白月:“?”

白月还真没想泽会做饭,穿睡衣裹自己的小被子,踩毛茸茸的兔兔棉拖鞋跟泽进了厨房,就看泽从柜子里拿出了麦片熟练地撕开了包装,泡了酸奶,又给切了些猕猴桃放了些蓝莓和草莓,“给。”

白月这碗李大厨做的早饭,抽了抽嘴角,“你好会做饭哦。”

泽扬了扬眉角,“你嘲讽?”

敢,真心地。”白月喝了口,夸张的哇了声,“果然老攻做的味道就样呢,碗里好像冒金光呢,你看看身后有两个美女在跳舞。”

泽在脑袋敲了下,“以为没看动画?”

“你也看过?以为你从出生起看的就新闻联播呢。”

“陪儿子看的。”李泽说完又给自己做了碗,“会叫人给你准备件厚的羽绒服,今天风小适合爬山。”

白月碗里的颗蓝莓,“那个,你跟李舒的妈妈怎么认识的?”

泽没想的话题会突然跳李舒的母亲身,“问这个做什么?”

“就随口问问。”白月心里都要好奇死了,那个能让李惜任何代价也要跟起的人个多么优秀的人。

们从小就认识,个很特别的omega,跟林少艾差多,很高很强壮脑子也很聪。”李泽说这无奈的笑了,“只可惜命好。”

白月回忆李舒的妈妈时脸满满的都欣赏,这种表情从来都没有给过的,这让心里起了股酸酸的感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知道这种感情什么。

“算了,提这个了,”李泽抹掉粘在嘴角的酸奶,“叫人买好了门票,走吧。”

“嗯。”白月用力点头,泽带出去玩挺开心的件事,可却开心起来,胸口像压了块石头,难受的快喘样。

泽也看出的反常,见换衣服的时候噘嘴,穿鞋的时候噘嘴,出门的时候也嘴,忍住在脑袋揉了把,“又怎么了?”

“你,你以后心里许想别人。”白月气呼呼的踢了脚路边的雪,“就算已经死了也行,谁也行。”

没想你提才想起来。”李泽知道这孩子脾气来了时半会气消了,只好哄,“你这么闹腾,装你个就够了,心里还能装得下谁?”

“那因为死了。”白月嘴巴,并没有因为李泽的这句只装你个就够了而开心,反而越来越嫉妒那个人,“如果死了,别人问你个怎么样的人,你肯定会像夸那样夸,因为很烦。算了去了。”

泽被吵得脑袋疼,没忍住说了句,“你跟比什么?你老婆吗?”

你孩子的妈呢!”白月眼盯,“你要再说了,听!”

“孩子又的,你底在介意什么?”

听,你……”白月愣了下,“你说什么?孩子你的?你被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