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章.

小说:国家发的omega,甜! 类别:都市异能 作者:眠眠咩 字数:2293

05

一般发|情|期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一年最少两至三次,一次一到两个月,初期跟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只会散发出少量的信息素味道,随着时间的增长会越来越浓烈,最严重的时候O会丧失理智,如果不做对身体的伤害非常大。

发|情|期也最容易受孕的时期,李寒一想到白月明还个孩的性格,他不舍得让白月明么小怀孕生孩

白月明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亲昵地搂着李寒的脖,刚才他的身体特别不舒服,可挨着李寒近一些,身体特别舒服,心也不慌乱

,”李寒瞟见门口的医生,尴尬的轻咳一声,耳朵都红,“先从身上下样没法打针。”

医生一听还要打针,硬着头皮进他头一次见到李寒露出种慌张的表情,以前李寒一副冷冰冰的表情,脾气也很臭,没有人敢靠近他,再看他怀里那个Omega,又小又弱,还爱撒娇,李寒居然还哄着他,没把人顺窗户扔出!医生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

没想到么强硬的一个人最终还败给柔柔软软的Omega。

不要。”白月明伸出一只手,“样不吗。”

李寒身上出一层的汗,他硬将白月明从自己身上扯下来,见白月明撅着嘴巴又一副要哭的样,硬着头皮哄他,“还没吃饭,拿,乖乖在里打针,马上回来。”

白月明不满的撅着嘴巴看他,眼睛湿漉漉的,担心的问,“不会走不再回来吧?”

“不会。”李寒揉揉他的脑袋,把额头上的汗擦掉,“五分钟会来。”

白月明依旧不依不饶的扯着他的袖,“会抱着,喂给吃吗?”

还得寸进尺……”李寒自己不答应出不个门,硬在牙缝里挤出一个字,“会。”

白月明终于满意,松开手,“吧。”

李寒时把医生叫出,“给他打一支抑制剂。”

“咱们国内打抑制剂可违法的,”医生偷偷瞟一眼房间里的白月明,“放着么一个小可爱不要,还给他打抑制剂,不会真……”

“滚。”李寒脸色阴沉,“打的抑制剂还少吗?买走多少不合法的抑制剂都记着呢,不打直接举报。”

要跟同归于尽?”医生投降,“行行行,多嘴打还不行吗,不过以后抑制剂给算便宜点。”

他说完被李寒冷冷的撇他一眼,把医生吓得一哆嗦,也不敢趁火打劫,进给白月明打针。

他回来的时候白月明比刚才更兴奋,低着头瞪着一双奇的大眼睛盯着扎着点滴的那只手,连李寒回来都没有发现。

他的鼻塞住,粉嫩嫩的小嘴巴一张一合的呼吸着,专注的样比闹人的时候可爱多

李寒站在门口半天才缓过神来,白月明长的过分的看,如果能么一直安安静静的该多

白月明看累,抬头看到李寒,“老攻,回来啦!”

“……”李寒皱着眉过,“让人给粥,喝完赶紧睡,本来傻,再烧坏脑。”

“嗯!”白月明张大嘴巴等着李寒喂,“老攻喂!”

李寒将碗放到桌上,“自己吃。”

又骗,”白月明拿起勺,啪的一下掉进碗里,汤溅在李寒的衬衫上,那个位置还正李寒的肚,白月明想也没想帮他擦,结果碰到一手的腹肌。

他眼睛一亮,兴奋的凑过把李寒的衣服拉起来,对着腹肌吞吞口水,“老公的身材真!”

李寒被他摸得很痒,赶紧把白月明的手拍走,“故意的?”

右手打针,左手没力气,”白月明尝试着重新将勺拿起来,“说吃,结果却让个病号自己吃,果然男人都。”

李寒抽嘴角,无奈的接过他手里的勺,“男人?”

“嘿嘿,人家男孩嘛!”白月明笑嘻嘻的看着他,“说的个孩,孩该任性不对吗?要说不用,但得跟做点成人该做的事。”

李寒后悔自己多余问他么一句,自己说一句白月明得回他十句,他也不再回答,专心的给白月明喂饭。

白月明吃饭吃到一半,厌厌的靠在李寒的身上,因发烧的缘故他出很多的汗,汗水透着一股香气。

李寒味道很陌生,也有可能太淡没闻出来到底什么味,反正很奇怪,闻得他身体很燥热。

现在么一点点淡淡的气味自己已经受不,还抑制剂,不然得出大事。

碗里的粥还剩一个底,白月明已经睡着。他帮着白月明拔针,盖,转身客房。

白月明第二天没有像第一天来时那么精神,一连在房间里躺几天才算

病刚刚,他决定学校上课,一大早上穿校服。

李寒和李舒正在餐厅吃饭,他也凑过,笑嘻嘻的跑到李寒旁面坐下,“外面又下雨可以穿老攻给买的雨衣啦!”

他说话的时候,他明显的看到李舒和李寒的手同时抖一下,他不知道两个男人会不会又像那天一样发疯拿他出气,干脆什么都不说,在一旁坐着。

不一会厨房给白月明端来一份鸡蛋羹,里面放虾仁和豌豆,颜色十分诱人。

昨天说想吃蛋羹,特意叫人给做的,回不用吧?”李寒怕白月明不分场合的跟他撒娇让他喂饭,枪先一步表明自己不会喂他。

白月明撅着嘴巴拿起自己的勺,“老攻几天晚上都哪里?说抱着睡的,又骗一个人睡冷啊。”

一旁的李舒听到话,原本皱紧的眉头瞬间舒展开

因为生病传染给?”白月明舀个虾仁送进嘴巴里,又看一眼李寒里的培根,“老攻想吃肉,喂一口?”

李寒经过几天的折磨,早习惯给白月明喂饭,顺手一块塞进白月明的嘴巴里。

白月明吧嗒吧嗒嘴巴,“吃,还要。”

“想要再见厨房给做一份。”

“不要,的。”

吃饱。”李舒实在忍受不腻腻歪歪的两个人,扔下筷先走一步。

“诶,等一下啊,不认识从家到学校的路,咱们一起……”

李寒把白月明重新按在椅上,“让他吧。病刚,别又受风,一会开车送。”

。”白月明抿着嘴巴想想,“感觉李舒不想让当他爸爸,他讨厌故意躲着,晚上也不会跟一起回来,会来接吗?”

“不确定,如果打电话,让司机接。”

“电话?”白月明为难的从包里掏出一个掉漆的旧手机,“那天雨太大,进水打不开机。”

李寒无奈的叹口气,“疏忽先用的,改天给买个新的。”

“谢谢老攻!”白月明扑过在李寒的脸上吧唧亲一口。李寒当场愣住,没想到躲过一起睡觉,却没躲过突然的强吻。

干什么?”李寒皱着眉捂着脸,“谁让脸的?”

亲自己老攻还不行吗?”白月明歪着头想一下,恍然大悟,“哦想让的嘴巴,老攻讨厌啊,大早上的~等晚上再亲,反正,咱们可以一起睡,等晚上想让亲哪亲哪,?”

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