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小说:国家发的omega,甜! 类别:都市异能 作者:眠眠咩 字数:2091

27

“我最讨厌别人说o就该有个o样子,o什样凭什们a来决定。”林少艾手指轻轻撵着李舒练习题书角,李舒不舒服哼了一声,强硬挣扎,心里无法接受自己居然没有一个o力气大事实,“给我松手!”

“不松又能怎样?”林少艾勾着嘴角,一只手按在练习题上,压着它撑开,手指轻轻触碰着书中线,手指在装电线上摸索。

变态!”李舒气急了,还从没有人敢碰自己练习题!气急之下他一口咬在了林少艾胳膊上,“拿来脏手!”

林少艾被他咬了也不生气,松开被他揉皱皱巴巴练习题,抽回手,抽了几张纸擦干净手上汗。

李舒屈辱将书皮包好,回身给了林少艾一拳。

但他这拳没什力道,又因为宿醉腿发软,不仅没打到人,自己反而差点摔倒。

跟我撒娇?故意往我怀里扑?”林少艾扶住他,能听得出来他声音因为刚才事十分愉悦。

!”李舒咬着牙推开他,“一会我就跟我爸说搬出去,别以为跟我结婚了就我什人,根本什都不。”

“也行,尽管搬出去。”林少艾勾了勾嘴角,拿出手机,“刚才录了点东西,听?”

李舒不用想也知道林少艾录,气眼睛瞪溜圆,“个变态!给我删了!”

“那得看我心情。”林少艾把手机塞进口袋里,抬手勾了勾李舒下巴,“看表现。”

说完这话,林少艾转身出了房间。

李舒气牙痒痒,抄起桌上东西就扔,刚扬起手,就看到门又开了,林少艾笑着眯起了那双漂亮眼睛,“记得晚上回房间睡,不然我就发给一份。”

……

教李一上午抓娃娃技巧,最终李总结出一个方法,就钱多。

“也不知道李舒酒醒了没有,昨天看他哭挺伤心,去劝劝他?”有点担心,这俩人在校就经常打架,在家会不会更严重。

“刚才我去倒水时看到小舒了,他说他跟林少艾一块写作业,不用管他们,”李将抓出来娃娃重新放回机器里,“今天想去哪玩?”

“嗯。”想到外面还下着雪,就不想动,但错过这次机会,可能等一个多月才能等到李有空陪他,“不陪我去书店吧,我有好几本书想买。”

“复习资料?”

“不。”挑了挑眉,给他了一份书单,“就这些。网上已经卖断货了,需去店里才能买到。”

接过书单瞟了两眼,脑壳疼。

书单:《如何让老攻对刮目相看一百种姿势》

《还没看过这本书,老攻早晚厌倦

《撒娇正确语气》

《如何保养让小受更紧致》

……

“这都乱七八糟东西?”李默默记下出版社名字,决定隔天就举报了他们,“快高考了,能不能买点有用书。”

“这些对我来说才最有用!”见他把自己书单撕成碎片,气乱跳,“能扼杀我兴趣!说让我做自己吗?不说不为了爱情迷失自我吗?这哪我不想做自己,阻止我做自己!”

“够了。”李捂住他嘴巴把人拖走,带着去书店买了几本高考模拟题,“开之前做完。”

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看到这些书,简直气炸了,“说好带我出来玩,结果全都按照喜好来,个骗子!”

“我做这些不好?不笨,以前还能考第一名,可最近几次成绩一直在第五名往后,一次比一次差,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还看那些闲书……”

“我一个omega习那好有什用?”

书店店员听到他们在门口吵架,也劝了一句,“一个o就不对他太严格了,反正之后嫁出去,长好看,还怕他以后过不幸福吗?”

听出来了,店员这把他当成爸爸了,脸色更差了。

他拉着手回车上,“今天先放松一天,天再想去哪玩?”

甩开李手,越想越气,觉得李一点都不理解自己,“期末考试成绩发下来时候老师跟我说,就算现在习好,脑子也不如a聪,等到了大以后脑子不够用,上了也浪费时间,不如赶紧生个孩子。”

越听脸色越差,“把们老师手机号给我。”

干什?”以为李会继续教育他,没想到却把话题转移到了考试头上,“跟老师吵架,万一他报复我怎办?”

“算了。”李揉了揉眉心,“直接给们校长打电话,给换个老师。”

“换了又能怎样?o考大本来就在抢a名额,老师当然不愿意了。换几个都一样。”

都已经拿出手机了,听到话愣了一下,“听谁说这些话?”

“我……”低着头不说话了。前些日子他跟李说过自己会考第一名,试了几次,都在两三名徘徊,有一次又考了第二名,就被老师当着全班同面教训了。

那次考试很重从名次靠前生里选保送人选,但这个人选绝对不能o,因为让班级里名额浪费了,所以老师十分生气,质问他为什做。

a每周比o上课时间多一天,校也不认为o会考好成绩,所以在没有课那天通知,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还傻傻问了句,“为什o不能有保送名额。”

这句话一出口班级a都来骂他。

太敏感了?天天觉得别人歧视们o,怎不看看们o除了生孩子还会做什。”

“人家校给名额,想招什人当然由他们自己决定,真宽。”

“不有专门招o,教们怎照顾家庭孩子,那些校也不招a啊,照说,他们也歧视a啊?”

“对呀,我一个o都觉得他们这样做正常就事多。”

……

最后李舒帮他骂回去了,他们怕被李舒揍,都闭嘴了。但老师还让他去教室后面站了一上午,一想到那天经历,就不想去校,更不想考试。

但若他像以前那样考最后一名,回家又被李念叨,他只能找了个折中办法,考前十。

见他什都不说,但眼圈却红了,睫毛湿漉漉只受伤小动物,让人忍不住心疼。

他没再追问,语气也柔软了下来,手掌揉着毛茸茸脑袋,“咱们不去校了,最后一期我给找老师在家上课,只分数够,想上哪里就报哪里。”

“可……”

“没什,成年人自然有成年人手段。没人敢不收。”

说这话时表情还挺可怕,但却让无比安心,“对哦,皇子。”

继续揉着他脑袋,“放心,这个时代早晚会过去。”